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古风原耽」饮锋-大纲存梗(两代师徒)

#又一个大纲?
#大概是两代师徒之间的故事。
#什么时候写?我不知道_(:з)∠)_

by薪九。

唐饮烽在六岁那年遇到了传说中的刀神顾喑,当时他正追了半条巷子跟野狗抢一只早就冷掉的脏馒头,等他撵跑了狗狼吞虎咽的把馒头塞进嘴时,一抬头就看到墙上坐了个人,晃着脚托着下巴看他,那个白发黑衣的少年看起来也不过弱冠,极悠闲的说,“要么你做我徒弟吧?”]

唐饮烽说,“我为什么要做你徒弟?”他被馒头噎得痛不欲生,但又舍不得往外吐,于是短短一句话说的肝肠寸断。

顾喑说,“因为我是顾喑啊⋯⋯好吧,因为我可以给你买一份热汤,然后带你去吃好吃的。”

于是六岁的唐饮烽就为了一碗汤,把自己的后半辈子卖给了完全不靠谱的顾喑。哦对,那时的唐饮烽还没有这个漂亮名字,只是身上带着一只木牌,上面刻了“唐”这个姓。

后来唐饮烽问顾喑,为什么会深更半夜出现在那种贫民巷,顾喑想了想说,“我出身极差,被师父收留才有了现在的成就。不过后来山珍海味吃多了,有时候还是会怀念一下小时候两文钱的冷馒头。那天我就是去买个馒头,看到这小孩被狗追的满地跑挺好玩的,顺便收了个徒。”

唐饮烽说,“呸”。

因为他知道,顾喑是天下出名的刀中圣手,被称为“刀神”,却无人知其师承,只隐晦的说顾喑出身极高,甚至可能出身宫中。

没有人在看到那张脸时觉得顾喑是用刀的,因为那张脸太有欺骗性,根本不向他刀势那般带着凶戾霸道的意味,反而总是懒洋洋笑嘻嘻的,像个出身极佳的大少爷。或者说,大小姐?

后来唐饮烽渐渐长大了,有点郁闷的发现顾喑还是初遇时那张嫩得能掐出水的少年脸,就吐槽说,师父你的长相根本不带变的,我六岁那年你看着像十七岁,我十六岁了你看着还像十七岁,那再过几年,不就看着我像师父你像徒弟了么?

顾喑故作忧伤的叹口气说,“是啊,人帅就是没办法。”说完被唐饮烽一刀砍了过来,顾喑刀都懒得出鞘接住了徒弟气势汹汹的一刀,笑眯眯的问,“小唐,你行不行啊?”

一个男人⋯⋯即使还是个少年,被怀疑“行不行”也是很掉面子的,于是唐饮烽咬牙切齿的跟顾喑乒乒乓乓的打了半个下午,顾喑的刀始终没有出过鞘,最后把徒弟糊到了地上,叹口气说,“小唐啊小唐,你什么时候才能打败我呢?”

唐饮烽脸贴地的咆哮,老子总会打败你的!总有一天!

顾喑点点头说,“哦,好。”然后背过身拿起了一串糖葫芦,咬得喀嚓响,完全没把这句话上过心的样子。

唐饮烽二十岁那年顾喑给他行了冠礼,拍拍肩说,你已经长大了,滚去江湖历练一下吧,说着就把他踹下了山。

后来唐饮烽结识了更多的朋友,很少会想起自家那个不靠谱的师父了,但一日朋友重伤,带着朋友回山求救的时候突然觉得,顾喑虽然还是那张不变的少年脸,背影却极萧索,连着白发都似枯萎许多,忍不住在顾喑出手相助后说,“师父,你不要那么厌世,我陪你下山看看吧?”

顾喑回过头一笑,顿时什么萧索假象都没了,那人还跟个锦衣玉食的大少爷似的,漫不经心吊儿郎当的说,“我有喜欢的人,有想要的东西,厌的哪门子世。”

唐饮烽心里一紧,问,“你喜欢谁?”

顾喑说,小孩子少管那么多。

唐饮烽争辩道,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现在看起来是我比你年长!你既然心底有事,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顾喑带着一脸恶意的嘲讽,说,你在我心里永远就是那个被狗撵着跑的小屁孩,什么长大了,能在我手底走完十招再说吧。

于是两人又乒乒乓乓的干了一架,结果依然是唐饮烽被毫不留情的糊在了地上,顾喑踩过他的背,走回了院子,留下一句“带着你的朋友滚吧,以后别再回来了”。

后来朋友追查的事线索牵进了宫里,唐饮烽为护朋友就跟着查了过去,在宫中遇上高手时被人所救,虽然逃出宫,但救人者也是重伤——救人的是顾喑。

顾喑把一身功力传给了唐饮烽,笑笑说,“哭什么,师父的作用不就是给徒弟当垫脚石的吗?”

然后特洒脱的走了,说这事别查了,我进宫帮你们抹平吧。

唐饮烽想,师父果然是出身宫中的,这样牵扯极深的事都可随意抹平⋯⋯至于功力,等顾喑回来再还给他就是了,实在不行,再练就是。

可是顾喑死在宫里了——和当初伤了唐饮烽的那位高手同归于尽。

唐饮烽拔刀想去复仇,却连仇人都死了,一时茫然,此时带着顾喑内力的气息传入刀脉,那把他用了十五年的刀——毫无花俏破铜烂铁甚至像把砍柴刀的无名刀——突然起了变化,刀光流转极其绮丽,其上刻着两个字“饮烽”。

那是极出名的神兵,出自前朝名匠冶山子之手。

——其实顾喑真的没骗人,他的出身极差,不过是贫民巷里的弃儿,自小便在巷子里长大,只要能活下去,他能做所有的事,因为他还有个小他一岁的哑巴弟弟要养活。

那时他不叫顾喑,他做娼妓的娘叫十三娘,巷子里的人就管他喊小十三。

他会买晚上要扔掉前的冷馒头,这样的冷馒头比新鲜馒头便宜一文钱,回去与弟弟分着吃,这样的生活虽然艰难,却也足够满足了。

可惜后来弟弟死了,那个与他容貌九分相似却安静而乖巧的少年死在等他回家的一个雨夜,因为想要留下白日里一个好心姑娘送的一只豆包,从来不反抗的孩子在有人试图抢走豆包时咬了对方一口,被巷子里流氓混混失手打死了。

顾喑收殓了弟弟的尸身后,从肉铺中偷了一把剔骨刀,夜中杀了所有伤过弟弟的人,等他浑身是血的走出桥洞后,看到外面站着个白衣的年轻人,看着极秀气,像个书生,然而却看着满地血污而面不改色。

那个年轻人倾过伞遮住了他头顶的雨,弯腰握住了他沾满血的手,“做我徒弟吧,以后再不会有人能欺负到你了。”

那把剔骨刀在他指尖转了一圈,刀刃崩碎,落在地上时像淅淅沥沥的雨。

书生模样的年轻人其实是宫中专司情报的“春雨”统领,而春雨掌管皇家阴私之事,统领自然也是出身极高。

书生姓顾,叫做顾少怀,他把浑身是血的小孩子抱在怀里,笑眯眯的说,“你跟着我姓,以后就叫饮烽吧。”

十三说,“我配不上。”

于是顾少怀点点头,说,“那好,你那弟弟是个哑巴,若想顾念他,你就叫顾‘喑’好了。”

顾喑的拜师礼是一把刀,名刀“饮烽”,顾少怀把刀给他的时候神色平淡,像平时给他什么小玩意似的毫不挂怀,可那把刀顾喑没敢用,在顾少怀问起的时候,他说,“我不配师父用过的刀。”

顾少怀心道什么玩意,一把破铜烂铁怎么就配不上了,面上却不显,点点头说,“那好吧,以后你收徒了再传给你徒弟用”,之后亲手为顾喑打了把刀,唤作“求瑕”。

后来几多牵涉,终有一日顾喑对顾少怀说,“师父,既然你也不喜欢宫中,那我们找个地方,一起归隐不行么?”

顾少怀问,“你不喜欢宫中?”,见顾喑点头,沉默片刻后说了好。

然而“春雨”从来没有退隐的先例,身为统领的顾少怀又身掌机要,顾少怀跪在皇帝面前,听对方慢悠悠的说,“也可,你喝了这杯牵肠,若能仍能脱身,从此海阔天空再也没人管你了。”

顾少怀想了想,洒然喝了药,“牵肠”的事他没跟顾喑提过,终究在脱围时战死,临死前护顾喑逃生,笑着对他说,“哭什么,师父不就是给徒弟当垫脚石的么,好啦好啦⋯⋯小十三,别哭啦,去过你自己想要的日子吧。”

后来顾喑继承了顾少怀的功体,刀技突破,却也一夜白头,在江湖上拿着求瑕闯出刀神名声,却再也寻不得说要一同退隐的人,见到唐饮烽时仿佛见到昔年的自己,心思一动收了徒,而那把传自顾少怀的“饮烽”刀也被他满不在乎的塞进了徒弟手中。

饮烽刀的主人从顾少怀到顾喑,最后传给了唐饮烽,而顾喑也终究走上了自己师父的老路,冒死入宫既是为了给自己的徒弟一条生路,也是以命换当年顾少怀的一刀之仇。


【人设】
❀ 顾喑
眉目秀丽阴柔偏于女子,少年时困于生计神色常带戾气,后来被顾少怀宠出来一点任性,不过所有漫不经心的纨绔做派都是跟师父学的,假得一戳就破,其实最缺安全感,希望有个人能依赖。
然而顾喑依赖人的方式很奇特,他需要别人认为他有用,能够认可他的存在,而不是单纯的依靠他人,这才是顾喑依赖人的方式。
使刀,刀法和那张带着两分媚意的脸全然不同,走的是又凶又狠的路子,爱刀求瑕长二尺四寸,无刀纹,刀锋如雪,是师父顾少怀亲锻。
最后一战中刀刃折断,刀断人亡。

❀ 唐饮烽
贫民巷出身,被别人骂是“陆上慈航”出身的小崽,被顾喑捡回去从此打开了新世界大门,因为他师父顾喑简直是个不靠谱的蛇精病_(:з)∠)_
狼崽子一样的狠戾,行事有点冲动,下意识依赖顾喑,被传到他手中的破铜烂铁其实是名刀“饮烽”,在顾喑死后才成长起来。

❀ 顾少怀/顾行之
唯一真正能算上有“出身”的人,宫内“春雨”统领,通晓一切阴私掌故,顾喑的师父。

评论 ( 1 )
热度 ( 7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