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网配」王孙,别退圈好么 04

旧文搬运系列。

第四章 佞幸千秋
  星期一早晨还是大课,韩砚这次没迟到,不过上课听得实在有点半梦半醒,好不容易熬到下课还被段君扯住,“你又怎么了?”

  “还债。还完了几个现代剧。”韩砚皱眉,“你师兄什么时候发剧本过来?”

  段君一摊手,“别问我,我就给他唱个ED,剧本不关我事。”他把书收拾了一下,扯着韩砚往外走,“正好,你跟我去一下宿舍楼,他们研一宿舍跟咱不在一边。”

  “我只是求他接个剧顺便接个他的剧,你这是准备面基?”韩砚看着段君,实在有点无语。

  段君把包一甩,“反正是同校,见见也无所谓。哎,阿砚你别说,我第一次见他‘临渊’那个身份就是面基!你还记得去年那个网配圈大面基不?我当时一进去居然看到某人特眼熟,结果他看着我就来了一句‘这不是段隽家那弟弟么?’,我瞬间就囧了好么!”

  “噗,好巧。”韩砚配合的笑了笑,跟着段君往研究生宿舍走。

  穿过长长的林荫道,绕过校园中心的人工湖静湖,看到树林后面那排灰色的研究生宿舍楼,段君走的异常熟练,连宿管员看到他也只是笑眯眯的招呼一声连登记都不用,“小君,又来找你哥哥啊?”

  “呃……嗯,大妈,这是我同学,我带他找302的白泽,一会就下来。”

  韩砚一看宿管大妈朝他看过来,下意识张嘴,“老师好。”

  “你好你好。你看这孩子长得俊嘴也甜,不像某个小子就知道扒着哥哥,成天见我光叫大妈。”宿管员随口抱怨着,却递了个苹果给段君,“快上去吧,你哥刚回来。”

  “成,谢谢大妈!”

  “还叫大妈!”

  段君拉着韩砚就往楼上窜,把宿管员最后一句话扔在楼下,沿着楼梯上到三楼,段君直奔走廊最头,敲了敲302的房门,又回头指了下对面的301,“我哥住这,一会你们聊,我找哥蹭吃的去。”

  说着话的时候门被人拉开,“小君?”

  门后站着个高个子青年,长相温和俊朗,眉眼轮廓很是明晰,他随意套了一件白色T-shirt,下面穿着黑色休闲裤,拉开门的时候冲他们笑了笑,让人觉得十分温柔。

  “人我带过来了你们随意,我去找老哥蹭饭了嗷~”段君把韩砚往前推了一步,转身就去敲301的门,“哥!芝~麻~开~门~”

  “嗯……先进来吧。”白泽往后退了一步让韩砚进去,然后随手关了门,即便如此韩砚还是听到对面的咆哮,“别往我身上扑!”

  ——好像信息量有点……大?

  默默吐着槽,韩砚把目光转回来,看到对方在找纸杯给他倒水,赶紧站起来,“那个……临渊傻妈,不用了。”

  白泽把一杯牛奶递过来,“抱歉,这儿东西不太全,一会我去底下打开水,先喝牛奶可以么?不用叫我傻妈,叫临渊或者白泽都行。”他替韩砚搬了把凳子,两个人都坐在电脑桌前面,“锦衣……名字对吧?我一直听他们叫你王孙,当时还想圈子里面哪个CV叫王孙来着。”

  他看到那个少年坐在桌前,五官精致,略有点纤细,似乎是地处陌生而有些不太习惯的垂眼看着地面,蝶翼般睫羽半掩着眸子。

  韩砚的确是不太会交际的类型,接了白泽递过来的杯子后低抿了一口,低低嗯了一声就不知道怎么开口,见白泽坐在对面笑着打量他,终只是抬眼看了对方一眼道,“嗯,我是锦衣。”

  他不解释为什么熟悉他的人都叫他王孙,白泽也没再问。

  那少年抬眼看过来的时候眸子是浓重的墨色,很是漂亮,白泽开了电脑,在等电脑启动的时候对韩砚笑说,“昨天我在车上听有人一口专业名词就觉得是圈里人,没想到今天就见到了。”

  这句话让韩砚怔了一下,突然想起昨天下车时指了指他电话的那人。

  电脑已经启动完毕,韩砚看了一眼桌面,是一张水墨古风海报,白衣公子临风而立,身旁墨色巨龙蜿蜒飞翔,其上墨色淋漓的三个竖向排版大字“御龙劫”。

  是几年前的剧,不过CAST和STAFF都很棒,一直是经典。

  白泽见他盯着海报看,主动解释道,“挺早的剧,不过果子的海报我一直很喜欢。”

  果子是个商业插画画手,商业圈ID叫果吱太祟(国之太岁),在网配圈也有熟人,觉得合适了就会接剧的海报,画风是非常美腻的水墨古风。

  韩砚嗯了一声,看到桌面上散放的两个文件,《佞幸千秋》by铁笔君、【锦衣】佞幸千秋剧本。

  “原文我补完了,剧本也看的差不多。”白泽新建了文件夹“佞幸千秋”把两个文件拖进去,然后开了QQ,“嗯,你号多少?我加一下,晚上把《冠盖京华》发给你。”

  韩砚自己敲了号,看临渊输验证去加好友,赶紧上了手机QQ点通过,正看着屏幕,又接到一条验证消息,原来是被拉进了临渊的剧组。他在剧组里面发了个表情,却突然发现他说是要和临渊合作,却连剧组群都没拉对方,默默囧了一下,“临渊傻妈,你加下剧组吧,这个号。”

  他开到群资料界面递过去,白泽很快加了剧组,通过验证的时候看到白泽开了AA,拿出录音的东西,“要试音么?”

  “就……不用了吧。”韩砚有些不自在的转开视线,“你的剧我听过了……声音很合适。其实之前想过去画声找攻音,但有策划说画声那边你们那一时期的CV都不接新,所以……还是找的熟人。”

  白泽笑出来,“我是不接新啊。”

  他的确是属于不接新的,但听到那句“你们那一时期的CV”还是很想问一句……莫非你们眼里我们这种进圈六七年的都是老人家了?

  “不接新……是不接新人吧?我就知道。”韩砚了然道,鄙视的瞥了对方一眼,又猛然惊觉自己跟临渊没那么熟,然而临渊仍是笑容温和毫不介意的模样,韩砚顿了顿没有再说。

  白泽点开他的剧本微笑看他,“要么对一下戏,看看CP感?”

  “嗯。”韩砚不动声色的按了一下胃,淡淡点头。

  从临渊的宿舍出来,韩砚冲进厕所就开始干呕,不过早晨中午都没吃东西,就算吐也什么都吐不出来,他凑到龙头下年用手捧着水漱了漱口,口中那股子牛奶味半天才涮掉,腹中仍是一阵一阵的恶心。

  明明喝了牛奶就反胃,怎么刚在临渊递过来的时候就忘了拒绝……

  他擦掉嘴角的水捂着胃往回走,颇有点自嘲的想,正好还欠的一个现代剧,那受君绝症死了,现在这种有气无力的状态正好回去录音。

  ……

  晚上接到段君电话,劈头就是一句“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韩砚把那个现代剧录完了,正在看《冠盖京华》的原文,此时点了文档最小化,揉揉眼睛有些疑惑的问段君。

  “你和我~师~兄~啊。有木有觉得师兄很不错?”那边一阵奸笑。

  段君那边不知道在干嘛声音挺嘈杂,韩砚皱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下午我和他对戏了,觉得画声的CV果然戏感太美。这两天我把预告要录出来,给他说《冠盖京华》可能会押后他也没说什么。对了,你记得别欠我音……预告里有你两句词。”

  “等等!什么时候有我两句词!”段君一拍桌子,把烤肉震的在桌子上蹦了一蹦,结果被段隽瞪了一眼,赶紧老老实实的坐下去,“我难道不是接ED而是接角色么?!”

  韩砚戳开邮箱看了一眼,“对,你是角色,韩说,18岁少年音,台词一共两句。我发给你了。”他停顿一下,补充说,“刚才。”

  “等等我麦僵啊别这样!!!”段君又一次从凳子上站起来,不过韩砚已经挂了电话,他默默看着手机上那个新邮件提示哭丧着脸看段隽,“哥TAT你说我拒了阿砚会不会死……”

  段隽舀了一勺麻什送进口中,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唔,大概吧。”

  “哥!我是你弟啊!你忍心见死不救么!”段君悲愤脸。

  段隽慢悠悠的吃着他的麻什,“不作死就不会死。”他看了段君一眼,“如果小砚灭了你我会记得把你的尸体缝好打包邮寄给妈妈的。”

  “……你真的是我哥么QAQ”段君无语凝噎。

  ——TBC——

  作者有话要说:  

嘛,说明一下,断君不完全是CV,这孩子主要是个翻唱。
  其实我最开始对A大和冷杉的感觉就是……艾玛你们是翻唱不是CV吧23333
  大叔那个四个速度语气声音大小一模一样的“我爱你啊”让我第一次听《差劲X2》的时候默默一口血= =
  不过冷杉嗓音真心没美,《梦望断》那种空灵感点赞啊!


时隔两年的作者君:
原来我当年……写现代文是这个文风【微妙。

评论 ( 2 )
热度 ( 4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