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融松」君子之泽 第二十二章

君子之泽
cp-祝融x赤松子
by-薪九
其他-神话体系含私设,参考上古神话和山海经,大鱼众打酱油,一个从相识到终焉的故事,关于火神与雨师,如果可以,请继续|・ω・`)

*这章用来解谜,私设极多,我流神话架构,可能跟大鱼有部分冲突。是的,这章又名「听灵婆讲那过去的故事」_(:з)∠)_

【其之二十二】
从竹舍往貔貅崖共石阶一千四百五十七级,赤松子那日共走了三遍,第一遍是初遇姬夋心灰如死,第二遍是他披着一身血迹走回竹舍,洗去一身残血,摘一叶再化一身青衣,第三遍便是自竹舍再上貔貅崖,向鹿神讨杯酒,借以作别。

他向竹舍告别,心底初时存的便是以命换命的死志,而这一去果然便是数十载不再归。

此生寥落,到最后能告别的人竟只剩了鹿神一人,赤松子披一身细雨站在酒铺外,细雨微寒,他与吴回相斗时整个貔貅崖被帝喾的结界隔开,而生死相搏之后,酒铺依旧是他平日熟悉的安稳模样。

他原是来告别的,却忽然间很想喝酒。

重黎嗜酒,也嗜辛辣,他活着的时候最是恣意,从不肯委屈自己的口腹之欲,赤松子乃是修仙得道,与天生神祇并不相同,鸱吻嘴馋好吃,能吞万物,因他是天神之躯,自然不愿守修道者的“克己”苦修。但于赤松子而言,“克己”两个字几乎是他一直在恪守的东西,人间饮食使五脏生浊气,于修道者大不利。

可那又如何呢?

那一杯浅红胭脂烧,纵然鹿神后来隐而不说,他也知那是昆仑雪为水,酿的邓林桃花,鹿神也不过就剩几坛子,轻易不肯予人的。

桃花酿酒,听来极是风雅,入口却炽烈,仿佛生生吞下一团火,让他几乎冻住的肺腑都感到了些微暖意,赤松子眼尾愈红,被浓重的酒意几乎逼出了泪,他咳了两声,终于道,“我要启程,去寻昆仑君。”

那夜冷月如钩,赤松子站在云海断桥的尽头,上了名为“三手”的妖族所撑的渡船。

云浪翻涌,似云下真有万顷波涛,月色披映天地银霜,他袖手站在船头,看着天尽头隐现的群山之形,那山离的太过遥远,似是永不可及。

脚下微微一颤,却是三手在岸边轻点竹篙,将船停了下来。

赤纹独眼的妖族躬身送他上岸,而后撑起船转身消失在了云海之中。

沿小径而行,却是一栋赤红建筑,门口阴阳鱼之锁已开,四只黑猫抬一顶红帘小轿,于其后相迎。

“上来吧。”轿中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那声音轻软甜糯,大约是个半大少年。

这声音实在陌生,赤松子不由一怔,回道,“昆仑君让我来此,不知阁下是何人?”

轿中人沉默片刻,缓缓道,“你不是想救祝融么,上轿吧,我带你去见阿玊。”

赤松子终于挑帘入轿,抬眼时却是一怔,只见对面一人抱膝蜷坐在厚重的皮毛中,黑衣白发,容颜素净,那分明是昆仑君的容貌,却有着一双全然不同的妖异金瞳。

四只黑猫抬起轿子向建筑深处走去,绕过影壁,却一路向着地下行去,赤松子坐在微有些颠簸的轿中,身上被吴回射穿的伤还在隐隐作痛,他该要警惕的,对面之人却与昆仑君太像,很难做出真正的戒备。

可那人却不开口,抱着膝盖蜷在角落里,秀巧的下颌搁在膝头,眸子半开半阖,要睡不睡的困倦模样。

轿子终于停了,黑猫放下轿子,喵呜着散去,赤松子正要开口,那人已睁眼,轻声道,“这幅皮相骗不过你的,我不是阿玊,我也没有名字,他往日都是「猫」啊「猫」啊叫我。”他顿了顿,唇边浮起昙花一现的笑意,道,“他要叫昆仑君,那⋯⋯你叫我灵君罢。”

他说话时口吻很是奇妙,嗓音柔软,语调却像是在撒娇,甜甜糯糯的,像是当年昆仑君喜欢的梅花糕。

说着,灵君抬手掀了轿帘,先下了轿子,赤松子紧随其后。

而轿子所停之处是一件石室,石室不大,摆着一张冰棺,旁边却是一张石桌,还有两只石凳。

见到冰棺的瞬间,赤松子觉得浑身血液似都被冻住,他隔着一层冰,抬手试图去描摹对方的眉眼,然而触及冰面的刹那,看到对方胸口早已干涸的血洞,赤松子哑声道,“昆仑⋯⋯”

灵君偏过头,软软道,“后来我后悔了,可当初⋯⋯是我杀了昆仑君。”

覆华几乎是下一瞬就压到了他的喉头,赤松子右手持剑,却在抬眼看到那张如出一辙的容貌时忍不住落了泪,持剑的手微微抖了起来。

灵君睁着一双妖异的金瞳,分毫不眨的看着赤松子,片刻后道,“我方学会化形不久,朝夕相处的唯有阿玊一人,若是像他些也无可厚非。若你见不得这张脸,我换一张好么?”

他仍是那种柔软得简直像撒娇似的口吻,说着也当真换了一张脸,却是长须老者的模样——那是昆仑山上服常树三头人的容貌。而后他眨眨眼,容貌再变,变为猫首独目的妖物,而后喵呜一声再转,容貌竟与赤松子如出一辙。

赤松子默然撤了剑,阖目静立,片刻后呛啷一声,却是覆华脱手,重重落在了地面上。

赤须子力竭身死,滕六玄瞳湮魂而逝,重黎丧于吴回之手,而连万山之宗的昆仑君也终归沉寂。

他是真的孑然一身了。

灵君与赤松子对立片刻,又变为了昆仑君的容貌,身后露出三条摇曳的尾巴。

他坐在石桌边上,仰首望着赤松子道,“我拿昆仑君的名头诓你来不假,但我是真的能救祝融的。”灵君看到赤松子骤然睁眼,目光如炬的看着他,终于忍不住笑起来,软软道,“我没骗你嘛⋯⋯”

赤松子叹口气,也在石桌边坐下,疲惫道,“你有什么条件?”

灵君撑着下巴,慢慢道,“我知道你现在想杀了我,但我想告诉你一些事⋯⋯嗯,听我把故事讲完再说吧。”

他抬手一拂,倒了杯雪水递给赤松子,而后叹息道,“那真是好久好久之前的事了,那时我还是一只小猫,而昆山雪大人那时尚未离开昆仑,他说我是一只讙,卑劣妖族不配长居昆仑,阿玊⋯⋯是了,你们都喊他昆仑君。昆仑君说,昆仑寂寞,不妨让它陪我罢。”

昆仑君本是集万山之灵而出的天神,无名亦无姓,后来伏羲氏予他姓名,从伏羲之姓为「风」,又得名「玊」。

玊者,朽玉也。

小昆仑君皱皱鼻子,噘嘴道,“这个名字不好听。”

伏羲摸了摸他的头,目光深沉又纵容,他望着昆仑君,笑了声道,“这是个好名字,以后你便明白了。”

昆仑山寂寞高寒,雪神昆山雪伴昆仑山而生,风玊年纪尚小,偏生昆山雪性子古怪桀骜,能常伴身边的就只剩随手捡来的一只小妖。

那只妖兽毛发雪白,宛如野猫,却生独目三尾,乃是一只讙。

——待续——

PS:是的,讙就是灵婆,就是杀了昆仑君的人,下一章继续讲故事。

1.伏羲。

风姓,以木德为王,又称宓羲、庖牺、包牺、牺皇、皇羲及太昊等,《史记》中称伏牺,传说中的中国古代君主。

华夏太古三皇之天皇,与女娲同被尊为人类始祖,中国神话中与女娲一样,有龙身人首、蛇身人首的特征,因而被后人称之为龙祖。

评论 ( 11 )
热度 ( 33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