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融松」君子之泽 第二十一章

君子之泽
cp-祝融x赤松子
by-薪九
其他-神话体系含私设,参考上古神话和山海经,大鱼众打酱油,一个从相识到终焉的故事,关于火神与雨师,如果可以,请继续|・ω・`)

【其之二十一】
从竹舍往貔貅崖的路,赤松子走了无数回,初时是因貔貅崖上开阔,能览无限风月,后来是因为重黎嗜酒,沿着竹林小径去寻时总能看到那人手捧酒坛悠然而来,薄雾轻笼,竹叶沙沙,自有一番不须归的意境。

却从未有这一次,走的刻骨铭心。

他初上貔貅崖,便见云海翻涌,隐有灵气自北而来。

大海之下素来平静,这灵气浩大磅礴,居然有不可轻犯的威严之意,赤松子立于崖畔貔貅兽之侧,目中隐含戒备之色。

一声马嘶之声,有通体乌黑四蹄如雪的骏马踏云而来,一团火光缀在骏马之后,一路向着貔貅崖奔来。

“驭!”勒马之声传来,赤松子抬眼正与那人对视,青衣高冠的年轻人单手提缰,手的线条优雅美好,宛如上好白玉,而那人目光流转,唇角噙笑道,“不想在此地遇了左圣,吾还想是否要三叩三请才能得见尊颜。”

他口中称着“左圣”,便当真翻身下马赶上几步向着赤松子躬身一礼,抬首时凤眸潋滟,竟是一双漆黑如夜的重瞳。

赤松子下意识回了礼,眉间微微蹙起。

那人面如冠玉,长眉如剑,当真生了一副好相貌,唇角温文的三分笑意又让人难起恶感,而年轻人一整袍袖,微笑道,“吾乃蟜极之后,新帝姬夋。闻三皇帝师之名赫赫,吾特往海下一寻。当年左圣答黄帝之问而佐神农,而今先生可愿为王佐助吾穷桑天下?”

当年黄帝心怀天下,与赤松子对坐,九问九答,问尽人间至妙之道,而后坐地大悟,终成圣人之名。而纵使神农一族渐归式微,却也承赤松子水玉延寿之恩。

却听有人轻笑一声,慢悠悠道,“帝君,这传说中的左圣与我想的⋯⋯却不甚相像。”

赤松子闻声愕然去看,只见那人双手抱臂立于姬夋身后,脸上带着轻佻悠闲的笑容,续道,“若说左圣,总以为是伏羲神农那般中规中矩的老头子,张口苍生仁德,闭口天命定数,无聊得很。”

那人与重黎容貌太似,本该是个火焰般的夺目人物,可他站在姬夋身边时若非他开口,赤松子竟一时不曾注意他。

连说的话也与重黎初见他时说的别无二致。

而下一刻,赤松子瞳孔骤缩,右手背于身后,指间已拈了剑诀,冷声道,“万山骨怎会在你这里?”

一对火红的镯子便在那褐衣少年的腕间。

吴回眯起眼笑了,他的嗓音很是柔软,却如毒蛇吐芯一般,只听他缓缓道,“怎么,左圣竟是不知道我的么?也罢,兄长那般瞧不上我,又怎肯说给他心尖子上的人污了耳朵呢。”

而后他带着恶意的笑容道,“晚辈吴回见过左圣,先火正祝融重黎伏诛,不才正是新任祝融。”

赤松子怔道,“你说什么⋯⋯”

“我说,”吴回笑着,装模作样的理了理衣袖,稽首道,“不才正是新任祝融,见过左圣。”

压着他的嗓音,赤松子已腾身而起,手中挟一道淡青剑芒直刺吴回而去。

那把剑,名字无甚花巧,便叫做「剑」,长二尺五寸,剑身极秀气,锋芒却不逊分毫,后来赤松子雪下舞剑,剑锋流华映照昆仑天阙,于是昆仑君予名“覆华”。

现在那把覆华便迅疾如电的削向吴回口中,赤松子冷道,“闭嘴。”

然而下一刻一泓银色的刀光如水截断了迅捷的剑芒,辟月与覆华相击,吴回之前的伤未好本就不敢硬拼,咬牙还了一刀,迅速避开,笑道,“左圣大人生什么气?”

看到那把弯刀的瞬间,赤松子如遭雷击,共工封地之事重现眼前,仿佛有一根线串起了零散的珠串,他哑声道,“原来是你。”

吴回笑道,“自然是我,奉令截杀重黎的⋯⋯也是我。”

回应他的是一道沉默的剑芒,赤松子蓦然出剑,这一次覆华出手再不容情,所有他一直以来坚持的“仁德”都被彻底抛开,剑锋所指便是吴回喉头,带着一往无回的气势指向了对方项上人头。

覆华之势太快,吴回顿时色变,矮身一躲横刀相迎,寒铁所铸的辟月在赤松子怒极一剑之下竟也成了废铁,弯刀迎上覆华之处一道裂纹,刀刃瞬间崩碎,而覆华却因这一挡而失了准头,狠狠划过吴回左臂。

而赤松子神色不变,或者说那双水青的眸子已经彻底空了,眼中只有了吴回一人,持剑而出便是要让此人立毙剑下。

覆华剑尖已经染血,吴回额上疼出一头冷汗,眼见赤松子再次持剑逼来,覆华剑芒大盛几是避无可避。

他忽而咬紧牙关抬手去挡。

如此犯险之举自然不是因为吴回疯了,而是他全身上下唯一能与覆华相抗的,便只剩下腕间的万山骨。

其色嫣然,便如烈火,依稀还带着血痕。

一声脆响,万山骨不敌覆华全力一击,玉镯已断,坠向地面。

赤松子迅速收剑欲要抢回下坠的玉镯,而他剑势一缓,吴回便得喘息之机,迅速自赤松子剑下避开,为防赤松子追击手腕一转,袖下的小弩连出九箭,射空了整个箭盒。

出乎他预料的是,赤松子不闪不避,那九枚小箭尽数没入了对方体内。

赤松子跪在地上,沾着血的手心紧紧攥着断裂的万山骨,仿佛眼中只剩了这双镯子。

姬夋和吴回究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已经顾不上了,射入体内的九枚小箭逐渐带走了他的血液与体温,他终于撑不住倒向地面,身边是一片殷红血泊。

喉头泛起一股腥味,赤松子抬手掩口,却是一口血猛的呕了出来。

眼角的泪无声落下来,赤松子攥着手中的万山骨,他曾经挺拔如山岳的背脊弓了起来,越伏越低,终于发出一声困兽般的哀嚎。

身边常年静默的貔貅兽突然睁开了双眼,眼中射出两道澄黄的光。

一个他颇为熟悉的声音自石兽口中传来。

“欲救重黎,今夜子时,来此寻我。”

赤松子本已涣散的目光勉强凝了一下,他轻声道,“昆仑⋯⋯”

——待续——

PS:其实算上帝喾,松子才是“三皇帝师”,但是被我提前用了【捂脸

1.赤松子(补充)

帝喾(姬夋)要来请赤松子的原因,请看赤松子介绍中的最后一句,他在高辛时为雨师⋯⋯高辛时期,就是帝喾当权的时期。

而帝喾是一个当我非常纠结的人物,他确实杀了重黎,可是他也当真是一代圣君,而且是货真价实的赤松子的徒弟。

最后说一下赤松子与黄帝的问答出自《赤松子中诫经》,原文太长,不准备贴了,如果有兴趣的妹子可以自己查一下。另外,赤松子的仙位真的是极高的,黄帝见他要“稽首”,也是中华帝师,单单说是雨师简直屈才了_(:з)∠)_

①赤松子者,神农时雨师也,服冰玉散,以教神农,能入火不烧。至昆仑山,常入西王母石室中,随风雨上下。炎帝少女追之,亦得仙,具去。【至高辛时,复为雨师,】游人间。今之雨师本是焉。

——《搜神记》

②赤松子者,神农时雨师也。服水玉以教神农。

——[唐]李善注引《列仙传》

评论 ( 15 )
热度 ( 43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