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融松」君子之泽 第二十章

君子之泽
cp-祝融x赤松子
by-薪九
其他-神话体系含私设,参考上古神话和山海经,大鱼众打酱油,一个从相识到终焉的故事,关于火神与雨师,如果可以,请继续|・ω・`)

【其之二十】
自寒潭通北冥,复向南往长石之山而行,过洛水而入共谷。

共工封地原是多竹多金玉之地,如今满眼残墟,不免有些唏嘘之感。

重黎踏上共谷之地时,便感受到了一丝微妙的不协调,此地太静,连鸟雀虫鸣都不闻,两侧高耸的石壁像是大张的巨口,正等待猎物进入其中。

他不免冷笑了一声,沉声喝道,“还不给我滚出来!”

被火焚烤得只剩枯枝残叶的青竹后亮起一阵火纹波动,有人现出身形,笑吟吟道,“兄长,好久不见。”他随即顿了顿,续道,“你对我还是一般的不待见。”

那是个与重黎容貌七分相像的青年,轮廓深邃,鼻根挺拔,褐衣浅瞳,赤发如火,只是他脸上带着轻佻随意的笑容,与飞扬如锋的重黎全不相同。

重黎深吸一口气,勉强压下怒意,咬牙道,“小回⋯⋯你杀共工余部,用的是那般下作手段,我替你瞒了君上。如今我已辞北帝,你自做你的祝融,还有什么不满足?”

“我下作?”吴回挑眉一笑,他笑时眼瞳如渊,一层薄薄的笑意仿佛不过是脸上的一层画皮,随时都能轻易撕掉,露出其后的面目狰狞,然而他依旧摆出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语气极柔软,笑道,“兄长真是冤枉我了,共工部既然终归要死,怎么杀不行?至于姜姬⋯⋯她不肯告诉我后土的下落,说不得要使些手段,不对么?”

他这句话出来,重黎的心顿时沉下去了,他道,“你在寻后土?”

吴回唇边的笑意扩大了,眉眼间带着恶意的轻佻道,“怎么是我在寻后土,承北帝命诛共工的是您啊,我的——祝融大人?”

他笑的极畅快,似在说什么有趣的事,几乎要笑出了眼泪,而后笑容骤然一收,冷声道,“共工余孽,其子后土心怀反意,意图行刺帝喾,已被收押。先火正祝融氏重黎除恶未尽⋯⋯”

——“奉令,诛!”

说到“奉令”二字时,吴回手上火纹涌动,已自火焰中抽出一把银亮锋利的弯刀,猱身向重黎攻来,而“诛”字一出,他手中的弯刀砰然撞上了重黎仓促间抽出的玄火槊。

重黎看着那张近在咫尺与他颇为酷似的面孔,那张脸因为杀意而变得狰狞凶狠,原本如浅黄焰芯的瞳色几乎充血赤红,两人之间隔着锋锐刀兵,再也不是昔年竹剑相试的少年光景了。

他双手横槊而推,架住吴回劈面而来的刀光,喝道,“你真要杀我?”

吴回并不回答,眉眼间戾气十足,弯刀一转向重黎颈项削去,那一式用足十分力道毫不容情。

重黎眉心紧皱,槊尖点地,整个人腾跃而起,身在空中时提槊而刺,直向吴回面门。

弯刀横斜,引着玄火槊泄去两分力道,吴回避之不及只好狼狈一滚,而后手掌覆地一按,原本重黎落地之处顿时腾起火苗,却被重黎挥槊一扫,尽数吸收,玄火槊锋芒愈亮。

所谓兵者,寸长寸强,寸短寸险。

重黎的兵刃玄火槊,以桑柘木为杆,长一丈八尺,破甲棱为八刃,寒光熠熠。而吴回所持弯刀名辟月,寒铁所铸,刃背厚约一指,而刀锋极薄,宛如弯月,亦是难得的好兵。

而此时,这柄刃如弯月,颜色如霜的弯刀便直指重黎胸口,其势险恶,这时玄火槊回护胸口,正与辟月相击。

吴回迅速撤刀,不待招式用老便换招再上,寒刃交错间,两人手下已过百余招,而重黎觑得吴回换招之机,辟月不及回护之际,手中长槊一摆,槊锋直入,顿时捅穿了吴回小腹。

鲜血迸溅,重黎抽回玄火槊,以槊锋指着委顿于地的吴回,低喝道,“打够了?”

吴回弓身捂着小腹,指间满是温热的血,破甲棱上犹自滴血的玄火槊就直直戳在他眼前,似乎稍有异动重黎便会毫不留情的捅他个对穿。他忽而惨笑道,“你凭什么啊?”

重黎一怔。

只听吴回掩面大笑,半晌才从近乎窒息的笑声中挤出几个支离破碎的字,“我说,你凭什么啊⋯⋯”,他仰脸逼视重黎,恨声道,“同样是颛顼后裔,旁人知道的永远只有你!北帝寄予厚望的也只有你,堂堂祝融之位,你说不当就不当了,好生快活潇洒是不是?你运气多好啊,连隐世不出的左圣都能为你所用,别人连肖想都不敢的万山骨被昆仑君亲手予你。而我呢?”

他的声音低下来,笑声中掺了低沉的泣音,吴回从衣上撕下布条,缠绕在小腹的血洞上,低声道,“那我呢⋯⋯幼时比试打不过你,北帝眼中从不肯分我一点注意,连我拼了命想要夺的祝融之位都被他随口许了你,而你⋯⋯弃如敝履啊。”

他惨笑道,“我的祝融位当的简直像个笑话!因为你不要了,北帝才终于想起我——想起我是你的胞弟,想起,我大约,也能担火正之职的!”

那人的面色因失血而惨白,重黎默然看着,恍然想起少时那个倔强不肯认输的少年,小吴回拍拍身上的土,又把竹剑拿起来,扬声喊道,“我不服!兄长,再来比过!”,那个少年吴回的面孔与此时吴回惨白的面孔重合,不免有些心生不忍。

而此时,吴回正咬牙想要站起,带着厌恶神色偏脸避开了玄火槊滴血的槊锋,脚下一晃几乎摔倒。重黎叹口气,终于收回玄火槊,伸手欲扶,“小回,你——”

却是这时,变故陡生。

原本因伤重几乎站立不稳的人蓦地冷笑,手腕一翻,广袖之下竟藏了一柄小弩,闪着寒芒的弩箭直向重黎丹田元珠之处而去。

重黎瞬间变色,抬掌一道火光射向吴回,同时抽身一跃,正要避开吴回后发的两箭。

身后却另有一股极浑厚的灵力如山压来。

此时重黎身在半空无处借力,正是新力未生而旧力将竭之时,简直不无可避,他咬牙以全力支撑起一道灵屏,火色的灵屏却在与那道灵力相撞时瞬间碎裂。

浑厚如山的灵力彻底击中了重黎,一瞬间他觉得胸腔之骨俱折,眼前已是一片血红。

而后丹田内因穷蝉一掌之威而早有损伤的元丹被这一掌彻底击碎,他能感到腕上的万山骨灼灼亮起来,却分毫挽救不了灵力流逝的速度。

「松子,抱歉⋯⋯我大概要食言了。」他恍惚间想到。

余光中最后可见的是一角青衣,而后,彻底堕入阒寂无声的黑暗。

吴回勒紧小腹的绷带,弯下身从重黎腕间强摘下一双火玉镯子藏入袖底,随即跪倒,恭声道,“见过帝君。”

姬夋一身交领青衣,乌发束冠,容色秀雅,看起来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然而这个年轻人却是帝颛顼大薨之后被推举的新君帝喾,号为高辛氏。

他微颔首,开口道,“重黎既诛,便与我通往大海,拜会一下所谓的⋯⋯三皇帝师。”

——待续——

PS:重黎身死的锅我不背!你们去怪帝喾好吗⋯⋯今天请看一眼考据啊妹纸们QAQ

另外前文有个bug当时没注意,句芒离开时说回「帝喾」处,但是当时姬夋还未称帝,那时候只是「高辛侯」。

然后开始今天超重要的考据时间√

1.帝喾(ku)

帝喾名为姬俊(qun),也说姬夋(“俊”字古通“夋”),号高辛氏,(某个版本的)五帝之一,黄帝的曾孙,祖父是玄嚣(咦w突然好想艾特一下假相大大,“苍天负我,吾宁成魔”什么的)。他是颛顼的侄子,也是商周两朝的先祖。在《山海经》中的帝俊(qun)据传也是帝喾。

而因为重黎诛杀共工氏有余孽未尽,帝喾便杀了重黎,用他的弟弟吴回来做火正官,仍号祝融。

*关于跟共工打仗这个说法各古书记载都有相悖,有说共工跟禹打,跟祝融打,跟颛顼打,跟神农打,跟女娲打,原来他也跟帝喾打过吗⋯⋯

因此文中做了更改演绎,水火之战发生在高阳氏(颛顼)时期,而颛顼死后高辛氏(帝喾)登位,因为共工余孽行刺而惹帝喾大怒,命令吴回诛杀重黎,并新任祝融为吴回。

*帝喾实在是个名人,他儿子叫姬弃,姬弃的后裔⋯⋯嗯没错,就是姬发,灭商的那个。

*有首耽美剧情歌叫《姬弃·莲说》,做的挺早的,但是CV很赞,是兄弟cp,有兴趣的妹纸可以去搜一下。

然后古文资料原文如下↓

①重黎为帝喾高辛居火正,甚有功,能光融天下,帝喾命曰祝融。共工氏作乱,帝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帝乃以庚寅日诛重黎,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後,复居火正,为祝融。】←重点看这儿!

——《史记·楚世家》

②帝喾高辛者,黄帝之曾孙也。高辛父曰蟜极,蟜极父曰玄嚣,玄嚣父曰黄帝。自玄嚣与蟜极皆不得在位,至高辛即帝位。高辛於颛顼为族子。高辛生而神灵,自言其名。普施利物,不於其身。聪以知远,明以察微。顺天之义,知民之急。仁而威,惠而信,脩身而天下服。取地之财而节用之,抚教万民而利诲之,历日月而迎送之,明鬼神而敬事之。其色郁郁,其德嶷嶷。其动也时,其服也士。帝喾溉执中而遍天下,日月所照,风雨所至,莫不从服。帝喾娶陈锋氏女,生放勋。娶娵訾氏女,生挚。帝喾崩,而挚代立。帝挚立,不善,而弟放勋立,是为帝尧。

——《史记·五帝本纪》

③祖自轩辕,玄嚣之裔,生言其名。木德治世。抚宁天地,神圣灵宾,教讫四海,明并日明。

——曹植《帝喾赞》

2.关于吴回与重黎

吴回,又称“回禄”,同为火正之职。这俩真的是兄弟⋯⋯不是亲的就是表的。之前没查到,以为重黎之父为穷蝉,是错的,我的锅⋯⋯吴回的爹是老童,但重黎的爹是谁居然还不定⋯⋯查资料不仔细前文bug没法改简直想哭。

还看到一种迷之说法,是说“重”和”黎”是两个人,是一对兄弟大力士,重与黎分开天地,重司天,而黎司火(请看我黑人问号脸???),撑开天地什么的你是在说盘古吗?!

但是大部分的说法里还是认为火神名“重黎”这是「一个」人的⋯⋯所以坚持名为“重黎”的说法√

而吴回真的是被兄长的光芒压的毫不出名,重黎死后才继承祝融位,在高辛氏时期为官。

*所以文中吴回是个病娇是我私设,但是他被兄长什么都压过一头基本是真的。

古文资料见下↓

①高阳者,黄帝之孙,昌意之子也。高阳生称,称生卷章,卷章生重黎。

——《史记·楚世家》

②颛顼娶於滕氏,滕氏奔之子谓之女禄,产老童。 老童生重黎及吴回。

——《帝本·世系》

*这就是重黎的爹的两个说法,一说卷章,一说老童。

③南方祝融,兽身人面,乘两龙。

——《山海经·海外南经》

*我知道这个记载跟大鱼动画里的祝融一点都不一样⋯⋯

④祝融 , 颛顼氏 后, 老童 之子, 吴回 也,为高辛氏火正,死为火官之神。

——高诱写在《吕氏春秋·孟春》“其神祝融”后的补注

⑤夫黎为高辛氏火正,以淳燿敦大,天明地德,光照四海,故命之曰‘祝融’,其功大矣。

——《国语·郑语》

评论 ( 12 )
热度 ( 34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