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融松」君子之泽 第十八章

君子之泽
cp-祝融x赤松子
by-薪九
其他-神话体系含私设,参考上古神话和山海经,大鱼众打酱油,一个从相识到终焉的故事,关于火神与雨师,如果可以,请继续|・ω・`)

【其之十八】
重黎推门而入时,正看到午睡未醒的赤松子,那人闭目倚着青竹躺椅,一身青衣松松垮垮披在肩头,而未束好的长发便如一笔浓墨,在青衣之上绽开。

他放轻了动作,坐到对面的石床上全心全意的看着那人,只觉对方虽然依旧是皎皎仙人之姿,却似乎与初见之时有了些许不同。

或许是逐渐被时日消磨掉的轻狂戏谑,又或者是对方日渐苍白的容色。

那正是他们辞别颛顼的第三年,天下名山大川壮阔景象,一一历遍之后也终归无趣。

两人初遇之地在大海之下,不周山崩塌之后,天路与人间断绝,而人间与海底之路也随之消失,却因昆仑君所赠万山骨之故,从北冥处得一水路,直往海底而去,而两人所出之处,竟是竹舍后的寒潭。

曾经头生龙角的少年趴在潭边,一掀鱼尾便淋了重黎一身水,然后乖巧又讨好的笑着喊,“松子哥”,如今也不知身在何处了。

一晃经年,物是人非,竟有些难言之感。

九州河山壮丽,两人曾一同往招瑶山而去,不想他乡遇故人,非指那孤身而去的厌火国少女,而是依旧白衣负琴的滕六,与重伤将死的玄瞳。

那日赤松子说起厌火国旧闻,重黎便提议同往招瑶,看一眼那少女口中向往的招瑶山。

招瑶山立于西海,与长冬无夏的空桑不同,乃是一座四季皆春的宝山,其上多桂多金玉,又有奇树曰“迷榖”,其枝可辨方向,不至迷失。

两人便是在连天蔽日,枝叶相抱的重重桂花后,嗅到了不合时宜的血腥气,而循迹前往,便在招瑶山巅的迷榖树下,寻到了滕六与玄瞳。

昔日那个戾气横生又颇爱炸毛的少年早已没了跟人吵架的力气,连头顶的猫耳也毫无精神的垂了下来,滕六将伏羲琴放在身边,让玄瞳躺在他腿上,少年已控制不好化身的形态,连猫尾都露了出来,不安的摆动着。

见到赤松子的刹那,滕六微微一怔,而后笑了起来,低哑道,“上仙如何知了消息⋯⋯是来送吾等最后一程的么?”

他原本披于身后的乌黑长发仿佛霜色浸染,已是一片霜白,而玄瞳的状态看起来更糟糕一些,黑衣下看不分明,但他腹部一片血腥气,应是无可挽回的重伤,而原本漆黑如夜的眸子也少了一只,左眼处只余带着残血的溃烂血洞,竟有几分可怖了。

玄瞳就以那样诡异的“一双”眸子看着来人,片刻后闭上眼睛,紧紧攥着滕六的手,扭过头有些费力的呼吸着。

重黎愕然道,“你们怎么会这样?”

“你们⋯⋯并不知道么?那来此也算缘分。”滕六笑了一声,抬手揉了揉玄瞳柔软的长发,开口道,“小家伙受人暗算,我舍不得他死,只好做了点交易。苟延残喘也罢,痛苦不堪也罢,他既然想活,总要想想办法的。”

重黎冷道,“夫诸呢?”

“不是他,鹿神做不出这等事。”赤松子截断道,他看着滕六的白发,终究不忍道,“雪神大人,你可是⋯⋯也快要神寂了?”

“不错。”滕六淡然道,“鹿神心软,见不得生离死别,我就把玉玦给他,让他去大海之下寻个安生地。至于我⋯⋯这么多年过去,才觉得他的说的甚是有理。”

这个“他”,自然是指昆仑君,然而为什么“有理”,滕六却不肯开口了。

静默半晌,重黎勉强道,“你不必太过⋯⋯挂怀。神祇也未必能逃开宿命,颛顼贵为北帝,献元珠而补天,也快到时日了。”

滕六一怔,失笑道,“他那是奉三无私的圣人之举,我不过是为了自己一点私心,哪敢跟北帝同日而语。”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雨露无私泽,故能体万物而不遗,生万物而不匮。

北帝颛顼献元珠舍已寿泽而补苍天,为的是他九黎万民毫无私心。至于他滕六,初时是一点不甘心不愿毫无所为便屈从天命,因而与昆仑君分道扬镳。后来是为帮玄瞳续命而分了元珠,与那少年同生同死,无论如何⋯⋯都不过是他一点私心罢了。

在两人到达招瑶山的第二日破晓,玄瞳躺在滕六怀中再无声息。

他死之前约是疼极了,在滕六膝头不住挣扎,原本细长干净的手指化为爪形,挣扎间抓了滕六数道血痕,然而滕六只是微微皱眉,而后把疼的发抖的少年抱进了怀里,低声哼起了歌。

玄瞳已有些神智不清,偶尔叫着“妹妹”,有时又满是无措的喊“阿雪”,他把脸埋在滕六怀里,带着浓重的哭腔喃喃的说,“阿雪,我好怕⋯⋯”,却终究在滕六的歌声中安静下来。

滕六口中已泛出血腥气,嗓子有些沙哑,然而他的歌声却依旧低沉好听,有种安然静谧的味道,仿佛在歌声中能看到雪漫万山,流水潺潺,重楼广阙中有桃花如霞,恍如仙境。

——那是昆仑十二阙,本就该算真正的仙境。

他怀中的玄瞳终于彻底安静下来,连带稀薄的体温也渐冷,滕六终于停了歌声,抬袖擦掉了唇角无声而下的血。

重黎与赤松子始终坐在他对面,面色略带悲切。

他的白衣早被血染的斑斑驳驳,滕六微微喘了口气,而后抬袖一拂,身边的伏羲琴顿时铮然连响,琴弦断绝,他伸手轻柔的抚摸着玄瞳眼下干涸的血,又顺着少年瘦削的轮廓一直抚到他唇边,终于抬首道,“他的左眼和内丹都是被他妹妹夺走的,若你们遇到一只黑色的猫鬼,她食蚩尤血,早已妖化,定当小心。”他似是气力不继,停顿喘息片刻又道,“大海下是个避世的好地方,你拿着万山骨去北冥,它自会指引你回去。”

赤松子看着腕见一双玉镯,只觉得原本轻巧的小物件似乎真有了万山之重,沉默良久方道,“你原是在追杀一只妖化比肩兽,若是仍未成功,我愿代劳。”

滕六笑了一声,脸色愈见惨淡,他冷笑道,“不必。那畜生与猫鬼同流,逃至北海,终究被我杀了⋯⋯却可惜了小瞳。”

他仰首看着头顶的迷榖树,叹息般道,“其树曰迷榖,其华四照,佩之不迷。他想回家,然而物是人非,便是寻了迷榖之木,也再回不去了⋯⋯”

远远现出的一线天光愈亮,滕六——更该说是雪神昆山雪——俯身,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极温柔的吻上了玄瞳带着血迹的面颊,原本刀刻斧凿般冷硬的眉眼倏忽间柔和了,他阖了眼,微微一笑。

在初升太阳暖金的光芒下,滕六化为万千雪花,彻底消散无踪。

那是四季皆春的招瑶山下过的第一场雪,皓雪覆了满山葱翠,留下一片苍莽。

赤松子缓缓捧起一把冰冷的雪,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被山风从指尖吹落,他忽而转向重黎,畏冷般裹紧了本就有些单薄的青衣,低声道,“阿黎,我们回去吧。”

——回去?

重黎尚未开口,便见赤松子退下手腕上的镯子,哑声道,“去北冥⋯⋯然后,回竹舍吧。”

他握住赤松子的手,只觉得对方指尖冰冷,似也被这苍茫的大雪冻住了,不由心底一酸,道,“好,我都陪你。”

大海之下的竹舍,却也是两人的初遇之地。

——待续——

PS:终于把所有的伏笔埋完了!埋伏笔人物已经全部出现可以顺利接大鱼了!

1.招瑶山。

是《山海经》中记载的第一座山,又叫鹊山,具体古文见下↓

“南山经之首曰鹊山。其首曰招摇之山,临于西海之上。多桂多金玉。有草焉,其状如韭而青华,其名曰祝馀,食之不饥。有木焉,其状如榖而黑理,其华四照。其名曰迷榖,佩之不迷。”

——《山海经·南山经》

2.迷榖树。

据说长得像构树,有黑色的纹理,光华能照耀四方,而佩戴它的枝干就能不会迷路。

所以玄瞳最后的愿望是想回家,滕六只能带他来找迷榖树,希望能够指引方向⋯⋯然而他是真的回不去了_(:з)∠)_

“爰有奇树,产自招摇。厥华流光,上映垂霄。佩之不惑,潜有灵标。”

——晋·郭璞《山海经图讃·迷榖》

3.奉三无私。

比喻帝王就像日月一样大公无私。

“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 私照,雨露无私泽,故能体万物而不遗,生万物而不匮。圣人体之, 与天地同其无私,不以身先天下而后其身,不以私重天下而外其身。 天地成万物之私而无私,圣人成百姓之私而无私。故孔子曰:“大道 之行也,天下为公。”圣人效法天地,与天地同道,故观天地可以知圣 人,观圣人可以知天地。”

——《道德经·参证章旨第二》

评论 ( 13 )
热度 ( 44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