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融松」君子之泽 第十二章

君子之泽
cp-祝融x赤松子
by-薪九
其他-神话体系含私设,参考上古神话和山海经,大鱼众打酱油,一个从相识到终焉的故事,关于火神与雨师,如果可以,请继续|・ω・`)

【其之十二】
告辞鹿神三人,重黎与赤松子寻着烛龙残迹向章尾山而去。

临行前,滕六自袖中取出一物递与赤松子,道,“此去迢迢,再见无期,等我杀了那比肩兽再与你们畅饮美酒。若有事找我,用它唤我就是。”

赤松子抬手,将那白玉玦推回滕六手中,淡淡道,“不敢多劳,他日有缘再聚不迟。”

他忍不住想起昆仑君笑着递出琅玕木球的模样,还有最后山门合拢时黑衣白发的青年苍白的笑容。

因助他渡天劫,才使共工有机会偷上昆仑,灭了十二阙内不熄之火,若非还有琅玕火种残存,昆仑君便可能要湮魂长逝了。他实已欠昆仑一脉颇多,再不想劳烦滕六什么了。

然而滕六却盯着他腕上,那双色泽通透颜色青碧的玉镯,而后笑了一声,嗓音竟有些沙哑,他微微闭眼稳定了一下情绪,才道,“果是不用。他连万山之骨都肯给你,我这块玉玦可真算不上什么。你可知道,就算天路崩绝,天地分离,你依然能靠这双镯子从你的来处直上昆仑。”

他叹道,“通天彻地的万山骨,他竟当个玩物就送你了。”

说完,他向重黎与赤松子一辑,依旧背负古琴,白衣轻履,向着玄瞳与鹿神离开的方向去了。

章尾山在西北海外,赤水之北,乃是烛龙长栖之地,当年仙人镇压烛龙于空桑,却不想不周崩后天火降地,不仅惊醒了烛龙,还让烛龙补充了新得的能量,伺机破开空桑重封,更让烛龙一路制造地裂与地火,逃回了章尾山。

九州大地仍是地火不熄,不论是重黎吸取地火之力或是赤松子拿滔天之水强淹地火,都仅能使地火暂时衰竭,并非长久之计。

过冀州时,听当地人说,女娲在此斩了作恶的黑龙,正四处奔波寻找能够补天的五彩石。

他们并未看到传说中三圣之一的女娲,只看到女娲斩苍龙后的遗迹,龙血泼溅在山石上,像是荆棘中开出的花。

而后他们继续前行,向西北而去。

两人停停走走,遇到人族便尽力施予援手,然而一路行来,所见仍是九黎之民艰难求生的样子,他们在共工降水之时已经历过一次惨变,再逢地火,更是损失惨重,所有的幸存者都有一双死去的眼睛,木然的看着降临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他们的生气是那么单薄,仿佛即使睁着眼睛喘着气,也与路旁的一具尸体无甚两样。

过赤水时他们救了一个孩子,是个瘦骨嶙峋的小姑娘,她个子很矮,却要强渡赤水,未至河心便已被水冲的站立不稳,重黎方要出声示警,却见那孩子已脚下一滑,被湍急的河水瞬间冲走,而后仓促的抱住了河心的若慧树。

那三棵若慧树交缠生于赤水中,其树如柏,其叶为珠,横栏在湍急深赤的河水中,也勉强拦住了正在水中挣扎的小姑娘。

“抓住它!”赤松子轻叱一声,手中飘带暴长,那女孩用力抓住飘带,被赤松子带到了岸边。

等她抬头,两人都是一怔,那女孩极瘦,大约七八岁年纪,肤色苍黑,很是粗糙,额头印着的火纹微微发亮,而她喘息之时鼻息间竟带着细弱火光。

“你是厌火国人?”赤松子皱眉道。

女孩浑身是水,正冻得发抖,赤松子有些不忍,刚皱起眉,却见重黎拈指间弹出两朵火焰,跳跃着燃烧在女孩身边。

而后不由分说的拉住了赤松子的手,一股柔和而温暖的灵力顺着冻得有些青白的指尖传来,赤松子似是怔了一下,仿佛被那温柔的火烫到了一般,下意识要把手抽开。

可他仓促转头,目光便猝不及防落入对方浅金的瞳中,重黎看他的目光很郑重,就像是——

就像是,这九州天地,万物翻覆他都不管了,此时此刻,他眼里心里就剩了眼前这一个人。

赤松子忽而震了一下,缓缓垂下眼帘,在睫羽所投下的浅淡阴影中,他的脸色似乎更苍白了一些,连带唇上最后一丝血色都褪尽了。

然而他没有松手。

他甚至没有抬眼去看重黎,就保持着那样僵硬如雕塑的姿势,静静把手放入了对方掌心。

在火焰的温暖下,女孩子稍微缓过些许,颤声道,“没有什么厌火国了,我是最后一个。”

她的眼睛原本是一种很漂亮的深褐色,但现在却像干涸的枯木,没有半分生机。

“洪水冲下昆仑,厌火国避无可避,有仙人阻了洪水数日,力竭而亡,而后⋯⋯便再无厌火国了。”

“人,哪里跑得过洪流呢?”

片刻后,她嘶哑的大笑起来,笑着笑着便流出了泪,像个无助的疯子。

赤松子蹙眉,带着怜悯的神色,叹息着问道,“那你现在要去哪?”

女孩擦了擦眼泪,冷漠道,“招瑶。长老说,招瑶山是个好地方,若我能活下去,就去那里吧。”

说着她爬起身,抓起那两把火苗吞到了嘴里,从身上拿出黑黝黝的岩石,就着火苗吃了下去,仿佛只是吃了一顿干粮。

重黎看着她,开口道,“那你知道烛龙吗?”

女孩子奇怪的笑了一声,“烛龙?”

她枯木般的眼珠死死盯着重黎,半晌才道,“我希望我这辈子都没见过烛龙,不然长老就不会死了。”

言下之意昭然,她必是见过烛龙的。

可她却不再提,反而冷笑道,“我见过你,那时你与昆仑君在一起。我们既算他的子民,洪水来时,他为何不肯施救?”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就走,很快便消失在两人视线之中。

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方八百里,高万仞。上有木禾,面有九井,门有开明兽,百神之所在。

赤水行其东北,西南流注南海厌火东。南海之中,有氾天之山,赤水穷焉。

当年昆仑君曾与他同游厌火,笑称是“行至水穷处”。

可他自共工一役后封山修养,竟连子民丧于水火都无力相救了么⋯⋯

赤松子的脸色更加苍白了,苍白得近乎透明,连带放在重黎手心的那只手也颤抖起来。

重黎叹口气,用另一只手覆住了他颤抖的指尖,安抚道,“别担心,会没事的。”

半空中忽有鹤唳传来,赤松子闻声抬首,空中孤鹤展翼,声声哀鸣。

其上空无一人。

——待续——

PS:避不开的昆仑君_(:з)∠)_

1.赤水。

关于赤水的说法,《山海经》和《大荒经》之间互有冲突,所以文中用的有删改,不过总的来说就是,赤水发源(或者流经)昆仑,旁边有一个国家,叫做厌火国。而厌火国中的国人肤色黝黑,能喷火,以岩石为食。

“海内昆仑”那一段,古文原文见下↓

①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上有木禾,长五寻,大五围。面有九井,以玉为槛。面有九门,门有开明兽守之,百神之所在。在八隅之岩,赤水之际,非仁羿莫能上冈之岩。
赤水出东南隅,以行其东北,西南流注南海厌火东。

——《山海经·海内南经》

②有阿山者。南海之中,有氾天之山,赤水穷焉。赤水之东,有苍梧之野,舜与叔均之所葬也。

——《山海经·海内西经》

③有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乡。

——《大荒西经》

2.若慧树

①厌火北,生赤水上,其为树如柏,叶皆为珠。一曰其为树若彗。

——《山海经》

②竹南有赤泽水,名曰封渊。有三桑无枝,皆高百仞。丘西有沈渊,颛顼所浴。

——《大荒西经》










评论 ( 6 )
热度 ( 44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