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融松」君子之泽 第七章

「融松」君子之泽  第七章

cp-祝融x赤松子

by-薪九

其他-神话体系含私设,参考上古神话和山海经,大鱼众打酱油,一个从相识到终焉的故事,关于火神与雨师,如果可以,请继续|・ω・`)


【其之七】明月山河照我

听到身后有人喊他名字时,重黎正避过共工氏首领康回聚水为刀的一击,赤焰在他身前骤然而起,破去那柄水之锋刃,而后势如流星直向康回扑去。


他听到有人声嘶力竭的喊他的名字,那声音太过凄厉,直如泣血,他怔了一下,驾驭火龙骤然回转,正看到青衣如叶直坠云端,简直是肝胆欲裂,一拍火龙之首便迎向那人,堪堪接住了对方的下坠之势。


赤松子几乎是撞在了龙背上,一只手还死死扣着昆仑君的腕子,丹田之内再也抽不出一丝灵力,下一秒便被人一把拥进了怀里,重黎灼热的鼻息吐在他颈侧,气息急促而震颤,叫了他一声“松子”,顿了顿,却只道,“无事便好。” 


迎面而来又是水刃,赤松子勉强抬手,指尖颤抖,却只剩些微水汽,连一击都无能为力。重黎把他护在身后,一声怒吼而后指掌平推,熊熊赤焰如一道厚重的墙围住了康回,共工氏驾着水龙嘶吼咆哮,在火墙之内拼命挣扎,不多时,便冲出一道豁口,然而刚要向豁口奔出,便又有灼热的红莲不依不饶增补上来,两人势均力敌,所谓的水火不容成了各拼灵力的一场生死之争。 


赤松子扶着昆仑君倚在自己身上,那人气息微弱,唇色惨淡,他把琅玕木球放回昆仑君袖中,勉强控制住自己的声音,哑声道,“昆仑,你醒醒!我们……回来了。” 


昆仑君安静的靠在他身上,他闭眼时睫羽极长,像是一把倒悬的扇子,又或者蝴蝶静栖的翅膀,在赤松子不安的注视中,他的眼睫轻轻动了一下,像是蝴蝶颤颤巍巍扇起了翅膀,而后缓缓睁开,垂下眼看着火龙身下已成汪洋的昆仑。 


曾经的重阙玉宇琼枝绮华在洪水中损毁殆尽,只剩高大的琅玕树在水中巍然伫立,不夜天早已不复,暮云重重,笼罩着整个昆仑山。而山下浊流滚滚,曾经栖息于此的灵兽飞鸟不见踪迹,只剩下污浊的水不息翻涌着。 


沉默之后,昆仑君蹭掉唇角的血,突然道,“我的猫……” 


——那只白色的独眼猫妖。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重黎站在火龙头顶,操控火势正与康回拼斗,哪里分得出心,而赤松子不知如何回答,便只能沉默以对。 


康回一边驾驭水龙冲击着火墙,一边嚣张大笑,天地间响彻着他的笑声,“九黎失德!尽丧民心!什么触怒上天,只要我共工不死,便屠尽空桑之民!” 


压着他的狂言,有一人冷笑道,“好大口气,我倒看看今日你如何水淹空桑!” 


却是飞廉安顿好兵卒只身而来,那少年背生双翼,头生鹿角,脸颊旁带着斜飞而起的妖纹,展翅飞到重黎身边张口吐出一道飓风,向着共工而去。 


正所谓火借风势,风助火威。原本康回与重黎还是僵持之势,待有风相助,便如泼油如火一般,火势更烈。 


炽烈的火墙之中康回的挣扎愈发剧烈,几次都让他强冲出一个口子,虽然被两人合力迅速补全,但是重黎灵力消耗颇大,也并非长久之计。


时间一久,重黎已是牙关紧咬,虽然火势不减,但双方都是心知肚明,强弩之末而已,只看谁先落败的一方。 


果然火势稍减,便见水龙龙口大张喷出水流强冲退路,载着康回破火而出,水神须发烧灼狼狈不堪,立于龙身上狠狠看了他们一眼,一纵水龙,径向西北逃去。


昆仑君骤然站起身,急道,“拦住他!” 不待他说完,便有鲜血争先恐后从他口中涌出,他抬手一挥,昆仑残雪纷纷而起,像一只巨手冲着康回当头拍下! 


轰然巨响,恍如昆仑山崩。


康回一按龙首,从雪掌下穿过,而后急昂龙首要避过漫天雪粉,这时只见一道火光直逼而来,却是重黎纵火龙直追过来,愤而须张,火光熊熊。


“昆仑!”赤松子一惊,试图扶住对方摇摇欲坠的身子,却被昆仑君一手挥开,只觉对方手指如雪,没半分温度。


昆仑君力竭,跪在龙背上低声喘息,周围雪粉飘飞,他抬头时那双眼如被冻住一般,再不含任何感情,黑得有些渗人。他看着手中的琅玕木球,五指用力,只听喀拉一声脆响,精致的小球碎成数瓣,而后一点颤巍巍的火光从中飘出来,被他伸手抓住,而后吞下腹中。 


那是最后的不熄火火种。


“火神。”昆仑君冷声道,“他要往不周而去,把他在天路之前拦下!” 


重黎不曾言语,只是挥掌而出,几道火焰如灵蛇般缠向康回,然而已是来不及了,前方便间一座高山巍峨耸立直插入云,却是轮廓残缺,仿佛未成山形。


昆仑西北,有山名不周,乃是通天之路。


骤见一道火柱猛地击中康回,水神痛吼一声掉下水龙,手中水刃却毫不留情插入龙颈,巨龙受痛在空中奋力挣扎。


昆仑君冷笑一声,从火龙上跃下,他的黑衣上燃着火光,凌空踏向水龙之首,偌大的水龙不敌昆仑君威势,一路哀嚎着坠下天际。


便在此时,水龙摆尾,狠狠扫在了不周山上,石块纷落中龙首狂摆,一头向不周山撞去。 


最后一声龙吟响彻天空,巨龙陨落,而不周山禁不住这一撞之威,摇摇晃晃断裂开来,将巨龙埋在其下。


昆仑君已是抽身而退,再次腾身坐上火龙,见飞廉以捆仙索绑缚着康回在漫天掉落的石块中扇翅狼狈闪避,那少年扬声喊道,“喂!祝融!我先带着这家伙向天帝复命去了!”


“你先走。”重黎沉声道,而后压低火龙,载着身后两人向昆仑山而去。


共工既已降服,洪流早向山下而去,昆仑山巅在洪水退后依旧露出了残破的雪封与宫阙,火龙盘旋下降,在山巅落下,就地一滚变回风兽,倨立在重黎身边。


忽听一声尖利猫叫,原本缩在琅玕树上的猫妖向三人疯狂跑来,一头撞进昆仑君怀里。


昆仑君抱着浑身湿透的猫,神色有片刻茫然,而后摸了摸那小家伙的头,微笑道,“你回来了。”他一身狼狈处处血迹,可当他悠然微笑的时候, 重黎觉得自己所见还是当初那个十二琼楼桃花树下举杯微笑的仙人。


“昆仑,你……”赤松子迟疑开口。


“我没事。”昆仑君淡然笑笑,道,“对不起,没能拦住共工。”他说着站起身,带着一身灿烈又温暖的火光,步履平稳的走向山门,而后道,“往后我要封山修养,怕是不能再帮你们了。”


那身火光在昆仑寒风中逐渐弱了,待三人走到山门时已彻底熄灭,昆仑君面色苍白,双眼仍是含笑,他极其郑重的注视着赤松子,而后目光又转向重黎,轻笑道,“走之前,我送你们一份礼物。” 


他伸手按住胸口,似是有些疼,额上见汗,微微皱了眉,片刻之后手中现出两对镯子,一对色如苍苔,一对色如烈火,玉质极透,昆仑君将镯子递给两人,在赤松子欲推拒之时抬手覆上了对方的手掌,他道,“当个念想吧。往后不周已断,天路将塌,还不知多久以后我才会再开山门。” 


而后他正色道,“祝融,答应我一事。”


重黎一怔,道,“请说。” 


昆仑君沉默片刻,极轻极轻的笑了一声,“我做不到了,但我希望你以后守卫天道。要知道,天命……才是真正不可违抗的东西。” 


赤松子忽然插口道,“我还会见到你么?”


昆仑君用那双黑到有些诡异的重瞳盯着他,片刻后,点了点头,“我们会再见的,一定会。”


“走罢,我要封山了。”昆仑君说着,山门旁的巨岩渐渐扣拢,这一次,再也不是一道透明的山门了,厚重的岩石彻底阻住了昆仑山门,而其后的黑衣身影再也不见。


昆仑君安安静静的站在山门前,不远处有火龙龙吟之声,而后渐渐远了,他知是重黎带着赤松子走了,心底一安。


他本是强弩之末,只剩一点火种维持着他的生命,又分出一半灵力强支着不周天柱,此刻终是坚持不住,无声仰面倒在了厚重的雪粉上。


他睁大眼,看着昆仑之上的苍穹,猫妖蜷在他身边,无助的喵呜叫着,他勉强抬手抚摸着三尾猫依然湿漉漉的皮毛,低声道,“伏羲,女娲,神农,现在终于轮到我了……你很高兴对不对?”


三皇已经归湮于天地,便是天神也终要迎来陨落的结局,更何况他身含盘古一魂,原本便不能违背天道,如今抽骨化玉,终是轮到他了。


原本还神色无助的猫妖突然不再撒娇,倏忽站起身,蹲在昆仑君胸口,金色的瞳子冷冷注视着他。 


已经闭合的山岩外忽然传来稚嫩的龙吟,而后是焦急的呼喊,“昆仑君!你放我进去!你放我进去!!!” 


那个声音是鸱吻。


而后一声化龙之声,山岩剧颤,竟是鸱吻化出原型,在半空中以龙首撞击着岩壁,他试图飞越山门,却屡屡被透明的屏障拦住,便只好折回身来,以全身力气一下一下撞击山岩,妄图撞裂岩壁,见到里面那个人。


昆仑君想起许久之前的事,那日鸱吻就站在山门外,仰起脸来看他,少年的脸色格外苍白,也不见昔日嬉笑的神色,他哀求道,“昆仑君,我错了,我来向你道歉。”


昆仑君抱着受惊的幼猫垂眼看着少年年轻的脸,他阖目片刻,终于用最平淡的口吻道,“不必道歉。”


鸱吻一下子屏住了呼吸,忍不住要笑起来的模样,金碧的瞳子简直灿然有光。


然而他继续说,“你往后,莫要再上昆仑了。”


他眼看那个少年眼中的光瞬间熄灭,鸱吻红着眼眶站了一夜,还是没等到他开山门,最终孑然离开了。


那个孩子啊⋯⋯


昆仑君无声叹息着,又一次加固了山门。


“你陪了我很久,我不怪你。”他轻声道,他看着那只白色的猫妖,尽管唇角带血,神色依然是带笑的,寒风凛冽,有碧桃花随风而散,而后他微微阖眼,叹道,“可惜死后便再见不到这么美的桃花了。” 


不远处的山岩颤颤巍巍,却被昆仑君灵力所控,不曾坠落分毫,鸱吻头上已撞出淋漓的鲜血仍不肯停,最初的呼喊已变成绝望的大哭,他一边以龙首拼命撞向山岩,一边崩溃哭道,“昆仑君!让我见你一面!” 


昆仑君似是不曾听闻,依旧安静的看着猫妖,而后笑了笑,道,“我这辈子被天道所拘,没能肆意活过一天,若有来生,愿能为自己活一次。” 


白猫喵呜了一声,唇边的猫须颤了颤,而后却毫不犹豫的一爪抓向了昆仑君胸口。


鸱吻的龙角已被撞断一支,额上鲜血满布,仍不肯放弃,咬牙再次发力向山岩撞去时,只听轰然声响,之前坚硬无比的岩石竟被他彻底撞碎,破开一个巨大洞口,可他盘踞云端,竟是僵在了那里。


灵封破了,唯一的可能,便是施法的人已经不在了。 


可那人……是昆仑君啊,高高在上的昆仑君啊!


“你骗我……”鸱吻不可置信的喃喃了一句,而后冲向昆仑山内,半途化了人形,极狼狈的摔在雪粉上,连滚带爬的站起来,扑向厚重雪粉中半掩的一袭黑衣。 


昆仑君安静的闭着眼睛,依旧是仙人之姿容颜如雪,这一次却成了真的雪,触手冰凉,没有丝毫温度,鸱吻不顾自己额上疼痛的断角,只是有些茫然的伸出手,想把对方唇边的血迹擦干净,可血迹早已干涸,他哪里擦得掉。


少年抱着昆仑君冰凉的身体,伸手颤巍巍的触到对方胸口,曾经温暖的胸膛如今只剩一个冰冷的血洞,鸱吻顿了片刻,呆愣愣的看着那个血洞,近乎崩溃道,“昆仑君!说你骗我的……说啊!你说句话!” 


长风卷过,昆仑之雪无声飘落,无人回答。 


鸱吻满头满脸都是血,在狰狞中却显出一种慑人的秀丽,他眸子明亮,金碧的瞳子满是泪水,咬牙把昆仑君背起来,逆着风向原本的昆仑十二阙而去,分明嗓音嘶哑,还拼命想挤出一点笑容,他颤声道,“我带你回去……你一定想回昆仑的,怎么能让你睡在山门下啊……” 


“昆仑君,你别生我气好不好。”鸱吻一边向昆仑山上走去,一边低声道,“我吞了你的猫,是因为它舔过蚩尤血,会害死你的……可你坚持要把它留在身边,它真的会害死你的……你为什么不信我,为什么不肯信我啊……” 


他哽咽着,泪流满面,可是再也不会有人笑着去擦掉他脸颊边的泪了。 


他恍然想起很多很多年前,那时他还是一条小鱼,化形都不利索,顶着冒出个尖的龙角,被兄长嘲风欺负之后坐在渭水边放声大哭,突然有人言笑晏晏道,“小东西,你哭什么?”


于是鸱吻泪眼朦胧的转过头去,看到黑衣白发的少年怀中抱着一只猫笑吟吟的弯下腰看着他,抬手拭掉了他腮边的泪,那人背着光看不清面目,却无端觉得温柔,小鸱吻嘴一扁,抽噎道,“哥哥欺负我,我不回去了!”


于是那少年唇角一弯笑起来,道,“那你要不要跟我走?” 


当年的他是怎么做的呢?鸱吻有些想不起来了,不过照他一贯的性子,大约是猛地跳入水中,一摆鱼尾掀对方一身水花吧。 


失去了昆仑君灵力支撑,被共工纵水龙撞断的不周山彻底断裂,天幕沉沉,向着地面压下来。 


鸱吻抱着昆仑君的尸体蜷坐在往日他喝酒的桃树下,木然看着向下砸落的天幕,唇边挂着艳丽的笑意,轻声道,“我跟你走。” 


天真的塌了。


——待续—— 


PS:这章是有标题的,标题写给昆仑君。


以及真的是HE你们信我! 


1.关于昆仑君。 


这个人物没有神话原型,完全是被我捏造的,最开始写大纲的时候为了推进剧情,毫不犹豫的写“昆仑鸱吻身死”,因为他最大的意义就是“伏笔”,而且是一个贯穿全文延伸连接大鱼海棠动画情节的伏笔。结果真的等这个人物写出来,感觉就是他在自己笔下一点点活了起来,真的等到要写他死的时候,超级舍不得!我心疼我家昆仑QAQ


关于为什么要有昆仑君,首先因为写祝融避不开的就是水火之战,在哪里打的呢,应该是昆仑山下,因为有种说法是共工集水淹了昆仑圣火(另一张说法是淹了火神宫殿),然后祝融驾火龙来迎战。而被共工撞塌的不周山在哪呢,昆仑西北。所以个人觉得昆仑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最初定的角色是“昆仑山主”,在查完资料之后,发现昆仑不但是盘古所化(之一),而且有万山之宗的说法,不单单只是一个“山主”(这听起来像个山大王),最后听姬友的建议,起名“昆仑君”。


*关于昆仑君还有伏笔,未免剧透,后文写到再解释。 


2.不周山。


“不周,山名,在昆仑西北”,而《山海经·西山经》也记载,“又西北三百七十里曰不周之山”。据传终年飘雪,是人间与天上的唯一同路。


3.嘲风,龙生九子之一,据传是老三,形如鸟类,也有说像凤凰,另一说是长得像狗,喜欢冒险,能够瞭望,也是脊兽之一。


*关于为什么水火之战为什么赤松子基本没出力⋯⋯因为水火之战按理说其实没赤松子什么事而且他也刚历天劫没灵力了不是么【捂脸。 


谢谢看到这里的妹纸们(⺣◡⺣)♡

评论 ( 21 )
热度 ( 68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