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融松」君子之泽 第五章

君子之泽 
cp-祝融x赤松子
by-薪九
其他-神话体系含私设,参考上古神话和山海经,大鱼众打酱油,一个从相识到终焉的故事,关于火神与雨师,如果可以,请继续|・ω・`)

【其之五】
不多时,果然传来共工部包藏祸心,意图以“少昊已衰,九黎乱德”之名与颛顼争位,战火顿起。

昆仑君果然一语成谶。

临别那日,赤松子送重黎离开,甫离大海之所,两只嗅到重黎气息的风兽便咆哮而来,一路呼号,四爪翻卷起泥土,直直冲到重黎身边。

分明是青面獠牙,鬃毛艳烈如火的猛兽,见到重黎的瞬间却成了撒欢邀宠的毛团子,蹭着他的腿,发出亲昵的低吼。

赤松子安安静静站在他身旁,俯下身摸了一把风兽厚实的鬃毛,火色的毛拂过掌心,却是温暖而柔软。

风兽正不满无端被陌生人摸了毛,张口露出一口狰狞的獠牙,一声咆哮还没出口,被火神不轻不重在鼻子上拍了一把,顿时老实了,哼哼唧唧的缩成一团。

重黎看着身边那人,赤松子还是悠闲自得的老样子,青色飘带在他身后无风自动,端是飘然仙气,只是他看着那人一派冷淡自持,莫名便想看到对方于此不同的样子,像是把那层如水般干净清冷的外壳剥去,又会是怎样的模样。

正想着,赤松子抬眸看他,眸如青玉,映着澄静天光,那人温言道,“我虽厌恶杀伐,但既然兵戈未止,只得以杀止杀。助你武运昌隆,以救颛顼之民。”

他的嗓音微有些偏凉,却极温润,正是如水亦如玉。

这句话落在重黎耳中,只觉得之前的杂念似是被清水涤荡了个干净,只余一片清明,他看着赤松子干净的双眼,忽而伸手碰了一下对方的脸颊,指尖一路滑至下颌,赤松子皱了眉,却不曾避开,依旧专注的看着他。

“轻狂。”他低声说。

重黎轻笑了一声,放开手,打了个呼哨,那两只风兽以首触地,张口低吼起来,浑身绽出夺目的金光来。只见原本半人高的风兽迅速化出原身,竟是身高两丈有余,更显狰狞了些。

而后风兽低下头来,重黎纵身一跃,坐在了风兽头顶,张狂笑道,“别了,松子。待我大胜而归,找你来喝酒!”

赤松子站在大海之滨,目送两只风兽昂首而立脚踏狂风,载着重黎渐行渐远,直至他一人,形单影。

修行之路素来清苦,他当年孑然一身,得证大道之时只觉畅快,而今习惯了一人玩闹调笑,再是一人之时,竟少见的觉出几分孤寂来。

他又站了片刻,重黎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了,唯剩海天一色,朗日昭昭,赤松子终于阖眼,轻叹一声,而后一卷风雨,向北冥而去。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

赤松子为待天劫,不殃及大海之下一方净土,只身向北冥而去。而重黎驾驭风兽,为抗共工以救空桑之民,回了北帝颛顼座前。

而后,颛顼出将令,以重黎为火正官,封祝融,正式向共工部宣战。

共工首领康回,乃是狡诈小人,发色火红,人面蛇身,性情凶残。却是重黎先祖,祝融部离朱所生,因此两部之间颇有些尴尬。

此时共工部下的九头大蛇相柳已被禹斩杀,七十二座烽火台依次点燃,长耀不熄。

被新封祝融火正之职的重黎肃色站在大军之前,只看到一片暮色茫茫,忽听一声震雷远远传来,
隆隆作响,他神色一凛,抬头看向天幕。

然而天色仍是浓郁的深紫,身后飞廉低声叹道,“这雷离此甚远,仍是声势赫赫,大约是有上仙要历劫啊。”

再说北冥之畔。

北冥之地,大海如镜,赤松子阖目静坐,五气朝天,他身边猎猎寒风,吹得他衣袂飘飞。

天道昭彰。

这是他的万年之劫,雷劫八十一道自九天劈下,诸般法器尽皆无用,只有靠己身修为一一抵挡。

赤松子本是不惧,奈何百年前他为换赤帝女一命,以双瞳与昆仑君换他施以援手。

他与昆仑君多年相交,原是不至于此,但昆仑君继承盘古遗志,本身便只能遵循天道。

然而世间万物皆有价,何况一条性命?他天生目生重瞳,能见邪肆,本身有着他一半灵力,与昆仑君换了赤帝女一命,看那少女死而复苏,化青鸟而去,也不曾后悔。

只是这一半灵力,便未必能安然渡过雷劫了。

天色渐黑,狂风愈大,盘坐于海边的赤松子缓缓睁眼,从袖中拿出了琅玕木所雕的小球。

那小球雕工极细,上面刻着昆仑群山与十二琼楼,在愈黑的天色中竟隐隐发亮,透出温暖的火光,却并不燃烧。隐隐让他想起重黎身边温暖的颜色。

他站起身,仰脸静静注视着高阔苍穹,而后把那颗琅玕木球收回了袖中。

雷声隆隆,而后一道闪电划过夜空,第一道雷劫来了。

赤松子神色冷凝,周身笼起一道灵力屏障,然而天雷触之即溃,只为他抵挡了一瞬,便溃散无踪。

随之天雷再下,赤松子御风而起再立灵封,闪电耀目之中,青色的灵力亦不逊分毫。

天雷声声中,赤松子神色紧绷,硬抗着天雷之威,不知是多少声天雷之后,他身前的灵力屏障彻底溃散,赤松子灵力后继无源,御风之力顿止,勉强挡住下一道雷劫,唇边便挂了血痕。

眼见下一道天雷凌空而下,身后却突然亮起一道耀眼的灵力,昆仑君挡住天雷,狂怒道,“我说了会来助你!”

赤松子抬袖掩口,下一瞬便是一口血咳了出来。

身后雷声依旧震耳欲聋,但昆仑君乃是盘古之后与三皇同立的圣人,有他为辅,余下的雷劫便不足为虑。

待最后一声天雷消弭,天色转为清明,北冥依旧平静如镜,倒映满天星斗。

昆仑君回身扶起赤松子,看着少年近乎惨淡的脸色,哑声道,“你为什么不肯用琅玕木?”

赤松子坐起身,抬手抹掉了唇边残血,轻笑道,“你要护佑昆仑,琅玕木里是昆仑圣火,我如何敢用。”

昆仑君站起身,半晌无言,赤松子仰首看着那人长可曳地的白发,觉得他的背影无端有种清寂。

片刻后,昆仑君转过身来,似是想说什么,然而刚刚张口,便是一口血猛呕出来,颓然跪在了地上。

——待续——

PS:风兽是我杜撰的没有这玩意,如果说样子的话就是大鱼动画里跟在祝融身边那两只。

然后开始考据时间hhhhh

1.共工。

共工氏的首领叫康回,髦身朱发,铁臂虬筋,身高一丈有余,力大无穷。而他是祝融的先祖离朱的后代。

“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袄生炎居,炎居生节并,节并生戏器,戏器生祝融,祝融降处于江水,生共工。”——《山海经·海内经》

*请注意这个祝融不是重黎,而是祝融部落的意思,指的是离朱。

另外共工是水神,江水之帝,又称帝江(jiang)。

*大鱼里面见到的没有面目长翅膀满地乱跑那个叫帝江(hong),江字通“鸿”,传说是黄帝的化身。嗯⋯⋯讲道理满地跑的黄帝我有点怕_(:з)∠)_

而最后,关于这场争斗,有很多种说法,有说是为了争权跟颛顼打,还有说是水火之争跟祝融打,还有说是因为治水跟大禹打⋯⋯咦共工这个人啊你怎么这么爱打架!

*本文糅合了一下三中说法,大禹灭了相柳,而颛顼派出祝融为将,与共工争斗。

2.赤帝女。

就是《列仙传》中对赤松子那句记载,“炎帝少女追之,亦得仙,俱去”。因为这个少女并没有记载名字,所以文中写为赤帝女。赤帝是炎帝的别称。

炎帝的几个女儿都挺有名,一个就是之前所说的赤帝女,跟着赤松子修炼然后一起成仙而去。另一个化身喜鹊修炼,结果喜鹊巢被烧,在烈火中居然也浴火成仙。三女儿瑶姬就是著名的“巫山神女”,没错就是巫山云雨那个巫山。而小女儿在大海中丧生,化作小鸟衔枝填海,就是精卫。

*赤帝女还稍有补充,后文再写。

3.飞廉。

是传说中的风伯,掌管风,正所谓“火借风势,风助火威”嘛,所以来打共工是飞廉和重黎搭档。

飞廉的样子是鸟身鹿头,有角而蛇尾。

谢谢看到这里的妹纸们(⺣◡⺣)♡






评论 ( 14 )
热度 ( 65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