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刀剑】オレンジ (上章)

  「刀剑」オレンジ  
※ about-冲田总司,斋藤一,

             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
※ by-薪九

※ 其他-LOFTER 400fo点文,是个短篇,我流斋藤一+鬼神丸国重私设注意。

※ 推荐用BGM《オレンジ 》←orange,唱见佑可猫,地址请戳: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5086/

01.

冲田总司说,我死的时候,只要一把刀,一面旗。

刀是自武乡多摩起便跟随了他多年的加州清光,旗是当年京都樱花如雨中土方先生亲口定下的诚字旗。

他说这话的时候,千驮谷已是仲夏之末,熏风习习,树影森森,廊下的风铃敲出清脆声响,隔扇大开,自远方带入几声蝉鸣。大和守安定悄无声息的坐在一旁,怀中抱着自己的本体刀,他说不出话,只好专注的看着冲田日渐消瘦的侧脸,看到那人不好意思般摸了摸鼻子,扭头低低咳了一声。

"这些话,可不能告诉土方先生啊。"他这样叮嘱着,有些狡黠的眨眨眼,而后对着为三郎展露出一如既往温和笑容。

其实那时候已经没人再敢去逼冲田喝药了,不为其他,只是看着难受。冲田并不怕苦,为三郎端来的药也从不避开,那日复一日的汤药吊着他的命,也吊着所有人颤巍巍的一颗心。

可是没用的。

他捏着鼻子强吞下去的药不多久就会再被呕出来,带着混浊的血块,和声声撕裂的咳声。初时他还想着瞒过平五郎,就像当年他笑着说没事无数次瞒了土方岁三一样,但榻榻米上残余的血迹没能瞒过日日前来照料整理的为八郎,那孩子拿着抹布小心翼翼的擦着榻榻米草编之间的陈血,忍了半晌,终究还是抬起头抖着声音问他,"会死吗……冲田君?"

眼里竟带了泪。

那时冲田没说话,自顾自转过身去,为爱刀上油打粉,即使他已经无力再握刀了,对于刀剑的养护缺依旧不曾少过——这大概是当初和斋藤一学的,那人在心绪不宁时总会沉默擦刀,以此平复心绪。大和守安定感到握着自己的那双手指尖冰冷,比身为刃物的自己都多不了几分温度。

到后来毕竟瞒不过,平五郎家照顾冲田的婆婆在洗衣时看到了袖上残血,她心疼总司,即使那人本该是人人畏惧的壬生狼。关于冲田的种种她毫不知情,只知道这个名为"井上宗次郎"的年轻人是林次郎的内弟,爱笑又温柔,况且他还病了,那可是是要命的病。

冲田总司终究没能跟着土方岁三前往甲府城,自病重离队疗养之后,他再也没能挥动他的刀,只有偶尔,他的目光随着手中的打粉棒一起落在大和守安定身上,像一声虚无缥缈的叹息。

婆婆总要他多休息,冲田从善如流的应了,抬手递给身边的为三郎一小袋干果子,随后将刀收入了鞘,放在自己手边。

或许是这样的时日太过无聊,大和守安定有了大把的时间用来回忆,在冲田总司离队静养的那些时日,他抱膝坐在总司身边,做了一场大梦,梦中京华依旧,樱花如霞。


02.

六月五日的池田屋事变之后,第一个发现冲田身体有异的,不是曾与他同赴战场的永仓新八,也不是素来于他亲厚的山南敬助,却是向来冷漠寡言的斋藤一。

当斋藤一强拖着他站到医馆门口的时候,沉默了一路冲田总司终于开了口,"……是痨咳。"

比他还小两岁,与藤堂平助同年的年轻男人怔了一下,随后咬紧了牙关,他的额角绽出青筋,像是在强忍着什么一般,斋藤一的目光锐利如刀,剥皮削骨般从头到脚一寸寸死死打量了一遍冲田,目光落回到冲田无甚血色的唇上,最终近乎恳求的低声开口,"怎么会呢,再去看一遍吧?"

医馆的孝庵医师正出门取回晾晒在门口药架上的药材,打眼看到了他,爱答不理招呼了一声,"你来了啊。"

这样令人心凉的熟稔口吻,斋藤一的心顿时就沉下去了。

长得干干瘪瘪的小老头孝庵其实是个不错的医师,正是他在冲田就诊时明确给出了"痨咳"的诊断,并要他静养身体。

可惜冲田实在不是个乖巧的病人,看他每次来取药时每况日下的身子,老医师不免有些一腔心血皆空付的恨铁不成钢,因此哪怕是见他来了,孝庵医师也仍是爱答不理恨不得拿眼角瞄人的模样,鼻不是鼻眼不是眼的哼了一声,"进来吧。" 


冲田并不在乎医师的态度,哪怕孝庵师傅都快要鼻孔朝天了,他依旧是笑嘻嘻的,蹭到老医师的身边,"孝庵师傅,我过来取药的。"

他自顾自的坐到榻上,看着孝庵在药材中摸摸索索,和服解开了,露出明显清减的身子。孝庵气不过,抬手敲了敲他肩头,又狠狠在他背上拍了一下,"我说的话你为什么不听?给我把剑扔了好好静养去,不然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你。"

冲田沉默片刻,突然轻声笑了,他弯了眉眼,漫不经心道,"静养……您这是叫我等死么。"

孝庵明显被噎着了,老头子气哼哼的放下手中的药枰,回头狠狠瞪他,"整天打打杀杀有什么意思,好好静养去才能让你活多几年。"

"总司。"一直不言不语站在门口的斋藤一开口喊他,冲田愣了一下——毕竟斋藤一以往都是喊他"冲田"的,哪怕所有从江户过来的助勤都喊他"总司",斋藤却始终固执而生疏的喊他的姓。那个年轻人短暂的停顿了一下,抬眸直视过来,"你该休息一阵。"

他觉得嗓子有些痒,拢起了和服前襟,抬手掩口低低咳了两声,嗓子里泛起一阵令人作呕的腥甜,被他硬生生吞回去了,抬头望进对方纯黑的眸子,冲田抹抹嘴角,摇头道,"阿一,这可不行。只要还活着一天,我的剑总是为了土方先生而挥的。"

说着他付了钱,从孝庵医师手中接过药包,小心的藏在了自己的袖袋中,穿好衣服出了门,还不忘跟回身笑眯眯的说,"麻烦您了,孝庵师傅。"

斋藤一被他硬拖出来,只好沉默的跟在他身后走,前面那人突然停下来,斋藤一猝不及防几乎要撞将上去,却听冲田沉了嗓子,以少有的郑重口吻说,"请不要告诉近藤老师和土方先生,拜托你了,斋藤君。"

其实冲田总司并不像他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么镇定,在初时被孝庵医师确诊为肺痨时,冲田也曾抖着声音问他,"你是京都的名医,怎么会没有对症的药呢?",可是面对斋藤时,他却冷静得像那个身患绝症的人不是自己。

大和守安定站在他身后,难受得几乎想哭出来,然而加州清光已经不在了,所有的难受只能他自己一个人扛着,握紧成拳的手忽而被什么人托起,身为斋藤一佩刀的鬼神丸国重在他面前现出身形,一根根掰开了他的手指,黑衣的付丧神把他的手托在自己掌心,两人的温度却同是身为刃物的冰凉,鬼神丸国重叹了口气,"安定,你冷静点。"

大和守安定扭曲的笑了一声,啪的一声打开了鬼神丸国重的手,他抬眼看着鬼神丸,湖蓝的眸底空空洞洞,片刻后他极嘲讽道,"我简直不能更冷静了。"

——冷静到浑身的血仿佛都被冲田总司的一句话彻底冻结。

压着他的声音,斋藤一缓缓吐出一口气,低声道,"我答应你。"

随着这句承诺,冲田似乎放下心来,他满不在乎的拍拍斋藤的肩,信口道,"前面那家和果子,要不要陪我去尝尝?"


03.

在土方岁三终于决定将冲田送离的前一日,他推开冲田房间的拉门,看到自小在他眼皮底下长大的青年背对着他,手中那把二尺二寸的打刀,他正一丝不苟的用打粉棒替那把刀上粉,其实那把刀已经多日不曾出鞘见血,刀刃在月光下仍带着耀眼的寒光,仿佛锐利到可以劈开寒风,斩断阻挡在新选组前路之上的一切来敌。

可惜斩不断病厄,也斩不断缠绵病榻的命运。 


他也再挥不动刀了。

就如同那把仍被他摆在刀架上的朱鞘打刀一样,即使当时他坚持将加州清光从那批要处理掉的断刀中要回来,折断刀尖的刀也再没了实战的可能。

听到声音的冲田回头看了看土方,放下刀,笑起来说,"土方先生。"

即使他在笑,身上的衰弱却怎么也掩饰不掉了,之前他无数次瞒过了土方岁三,直到土方将山崎呈上来的调查结果摆在他面前,终于躲不过去的时候他才对土方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我休息一阵就会好的。"顿了顿,他说,"我的刀可要为你挥一辈子呢。"

土方岁三在矮榻边坐下来,就着昏黄的烛光铺开了信纸,"你睡你的。"他生硬的说,有些刻意的避开眼不去看冲田,信纸铺在面前看了半天,却是一个字也落不下去,他微微侧了头,看到冲田披着被子坐起身注视着他,那个年轻人的眼睛还是那么干净,京都曾经溅落的血花不曾浸染他分毫一般,土方不忍再看,只好扭过头命令道,"快睡,明早就要走了,你身体吃不消的。"

"好好,土方先生。"冲田好脾气的应着,裹了被子背对土方躺下,片刻后他突兀开口,"以后……再也见不到了吧。"

他等了很久都没等到对方的回答,土方抬手将蜡烛灭了,在一片沉寂的黑暗中,冲田无奈的笑了笑,而后合上了眼睛。

有着"鬼副长"之名的土方岁三最后看了他一眼便背过身去,肩头耸动,无声间已是泪流满面,或是为了这个再无力抗衡的时局,或者仅仅是为了冲田的告别。


04.

后来斋藤一对土方岁三说,"副长,您以后就叫我诺斋吧。"

他年纪还很轻,这种时候土方看着对方那张年轻的脸,才会极突兀想起看着稳重妥帖的斋藤其实是比冲田还小上两岁的。

土方皱了皱眉问他,"为什么要取这样一个雅号?"他想了想补充说,"听起来不像个武士,更像是个……隐者什么的。"

斋藤沉默片刻,平平淡淡道,"因为只要是土方副长的命令,不论什么我都会遵守的。"

土方那时已经剪短了头发,穿上了法式的士官制服,他垂眸打量了斋藤片刻,目光落在斋藤士官制服下仍然坚持戴着的那副笼手上。

笼手是那时已经离队的冲田临走前留下的。

于是他什么也没说,重新回到甲板上与榎本武扬探讨行军事宜。

直到很久之后,活过了那个硝烟四起的明治,并娶妻生子过了堪称传奇一生的斋藤一,衣柜下仍摆着一件老旧褪色的羽织和一副破旧不堪的笼手。


——待续——


PS:说白了貌似不算纯安清……应该算是新选组各个人物的回忆片段。

“诺斋”出自司马辽太郎的《燃烧吧!剑》,这个梗在后面还会用到,孝庵老爷子是看大河剧《新选组》里面最初做出病情诊断的町医者←感觉这个意思应该算是自己开医庐的大夫。

还有个下篇,等我考完试之后撸出来√下篇的安清应该比较多……

好喜欢断章的形式hhhhh之前为了一个片段开篇文什么的也是虐虐的,最近重新看新选组的资料,以前没注意的东西这次重看感觉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_(:зゝ∠)_


继续打滚求个评(づ。◕‿‿◕。)づ

评论 ( 19 )
热度 ( 72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