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刀剑安清】叛骨(第十一章)

cp-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
by-薪九
其他:赤心冲光私设有,玩梗有,无责任考据有,以及本章的打戏真是写得我心力憔悴⋯⋯祝食用愉快|・ω・`)

第十一章

加州清光持刀对着来者,刀尖带着凛冽银芒,然而他无论如何都砍不下去。


脑中乱糟糟的一片混沌,一时是初见大和守安定时对方骄傲而秀致的眉眼,一时是从斋藤手中拿了和果子留给他时唇角微笑的弧度,一时又是那年衹园宵山祭上炫丽烟花下的澄澈眸子,还有道场里略胜一筹时大和守安定扬眉的得意神色,不论他想不想看,都在脑海中不停歇的翻滚着。

可这一切的情感都似隔着一层水,看得透彻分明,却再掀不起曾经的欢愉与喜悦。

他只觉得冷。

鸭川的层层水汽裹成了厚重的雾,把他定在五条大桥上动弹不得。

直到对面银光如练乍破寒雾,加州清光几乎是本能的挥刀去挡,双刃交错时的金属声在夜色中凄厉而分明,紧随而来的是第二斩,大和守安定招式未老,已是手腕微转执刀斜劈而来,风声戾戾,加州清光来不及变招,一时被压制了,只好咬紧牙关回手相抗,却不防那一刀的力度大得惊人根本防不住,虎口处瞬间便绽了一道血口。

然而他下定心思死扛一般,不但不肯撤刀,反而刀锋一转,游鱼般轻巧切过一个奇异角度,不与对方以力量相抗,走了取巧的路子,右肩几乎撞上对方的刀,自己手中的刀锋却直冲着大和守安定的手腕而去。

大和守安定的刀势一滞,不与他争那两败俱伤的打法,在被触及的前一秒撤刀而走,退了两步,左脚前踏,重新摆出了平青眼的起手势。

然而加州清光却在这一瞬间感到了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要说的话——大约是大和守安定向来不肯走这种讨巧的方法,一直都是宁肯拼个两败俱伤也要把敌人立毙刀下的性子。

思忖之下反倒存了两分试探心思,他持刀在手,刀尖略向下偏,脚下步子交错,刀尖虚晃,抢先攻出一式。

只见大和守安定本就偏向右侧的刀尖一旋一按,水到渠成的接下了他的喂招,随即电光石火般挥刀上挑,裹挟千钧之力劈头斩下。那样子仿佛不是他斩向来敌,而是加州清光自己送到了刀下一般,正是冲田总司常用的招数。

他与大和守安定本就同属冲田总司,剑术同出一辙,这一势尚未用老,加州清光已知后手,知他要顺势引刀,因此借了大和守安定的刀势,手中打刀几乎是贴着对方刀锋直劈而下,却在这一刻,大和守安定刀锋一转,猛然发力,几乎将加州清光的刀脱手震了出去。

他猝然踉跄了一步,然而对方没有趁势猛攻,反而横刀于胸,转换自如的取了守势。

心底那股违和感愈发强了些,加州清光咬牙把几近冲到胸口的一股腥甜咽下去,一抬手以突刺姿态连抢三招,大和守安定游刃有余的接连格挡,敛息凝神,意旨合一,甚至觑了他举刀的空隙当胸突刺而来。

然而那不是天然理心流,那样将刀法锻造成艺术,瞬息心气力三者合一,在攻防之中飘逸如演武的花巧招式⋯⋯分明是北辰一刀流。

大和守安定不是不会北辰一刀流,然而他硬是能把华丽如艺术的北辰一刀流都使出义无反顾的凛冽气势,方才那一刀却更多攻于技法,比加州清光常在出招时使讨巧的假动作攻击更加花俏了些。

加州清光神色一冷,终于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如果大和守安定还清醒着,他大概能记得山南敬助脱队的那天晚上最后对冲田总司说的那句话。

「总司,你的剑尖还是太向下了,容易成为你的破绽。」

刚才那一招正是取了加州清光出招的空当,几乎要一刀刺进他胸膛。

然而刀势硬生生被遏住了,大和守安定眸中金色退了片刻,极尽温柔的蓝色渐渐涌了上来,原本竖立当中的猫瞳也逐渐拉圆,化作人类模样,他偏了偏头,带着不确定的口吻轻声道,“⋯⋯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闻言一震,手中的刀颤了一下,却不敢掉以轻心,斟酌着摆出了防备的架势。

但下一刻,汹涌的金色便取代了微不足道的一点浅蓝,对面那人冷笑一声,抽刀便抢攻过来,嗓音喑哑如旧剑铁锈厮磨,“今日便让你折断于此!”

加州清光猛的退开数步,不与他锋芒相争,他纵身攀上桥梁避开迎面而来的刀,半空中一扭身形,借着冲力一刀砍下,怒道,“你给我清醒点——大!和!守!安!定!”

双刃砰然相击。

攻守之势瞬转,大和守安定被他一击之力迫得退了一步,喉中滚出一声低沉咆哮,一瞬间眸中竟有青紫之色一闪而过。

森然蛇骨顺着他的肩背猝然增长出来,加州清光脚腕被一道蛇骨缠住,防备不及之下几乎被打下五条大桥,只能一躬身挥刀疾斩仓皇避过,下一刻蛇骨如恶毒的灵蛇上扬袭来,锋利的蛇骨抽中了他的胸口,一股巨力直接将加州清光横扫出去,狠狠摔在桥面上。

胸口痛得他喘不过气,之前被强压下的一口心头血压制不住的涌上来,呛得他满口腥甜,加州清光伏在地上,手指狠狠攥着自己的刀,他抬眼看着对面那人,不禁惨笑道,“⋯⋯你可真是了不得啊,大和守安定!暗堕难道是什么好骄傲的事吗!”

口中的血让他嘶哑的咳嗽起来,他只觉得视线被那人身上的青紫色磷火烧得一片模糊,加州清光有些委屈的想,很疼的啊,混蛋安定!

真的⋯⋯很疼啊⋯⋯

然而对面的人停下动作,披着一身黑白羽织缄默着站在桥头,回应给他的不过是一身扭曲缠绕的森白蛇骨,和一双无知无觉的金色妖瞳。

看起来那么陌生。

怎么会是他的大和守安定呢?

加州清光又是难过又是委屈,他蜷了一下身子,被疼的猛然抽了口凉气,而后咬牙站起来,握紧了手中的刀不依不饶的攻了上去。

清越的铁器相击声中,加州清光刻薄道,“既然你都忘干净了,那我就好好再教你一遍——丑八怪!”

他口中说得恶毒,刻意无视了心底泛起的密密匝匝的痛楚,手中攻势不停,双手持刀自头顶用力挥下,在大和守安定持刀格挡之际飞快道,“山纹所效,赤穗四十七士,誓死不改志!”

蛇骨绕过一个刁钻角度直袭后心,加州清光不闪不避右手刀锋一转,直接将来袭的蛇骨砍碎,溅落满地骨渣,刀锋回转迎面遇上是大和守安定的刀。

他一矮身,仓促躲过兜头斩落的打刀,然而大和守安定不待他有所反应,心随意转,打刀略向后一收,随即再度突刺而出,毫不留情的指向了加州清光的胸口。

纵然竭力闪避,那把打刀仍是凶悍的自他胸口到肩头撕裂开一条血口,加州清光踉跄了一步,似是没想到终有一日伤他如此的人会是大和守安定,一时怔住了,本就赤红的眸子被逼出了殷红血色。

对方刀势不停,挟以裂石之力横斩而来,加州清光不得已挥刀硬抗,下一刻,一股剧痛自骨子里泛出来,他身子一晃险些跪倒在地,霎时已疼得满头冷汗——本体刀切刃处受不过这千钧之力,崩裂开了一条细纹。

⋯⋯好疼,要在这里再次折断了么?

他满心恐惧的想,却毕竟不甘心,拼着玉石俱焚的力道回敬过去,近乎声嘶力竭的喊,“浅葱意为心怀死志,效忠幕府!这些你都忘了么!”

或是此时心境使然,加州清光只觉眼前一片清明,大和守安定的动作在眼中分毫毕现,他扬刀而起,如浮鸟疾飞浪涌一般迅疾斩下,阻了大和守安定紧随而来的一刀,旋即腕上一松,顺着对方刀势绕了半圈,猛然发力,竟将大和守安定的刀挑飞出去。

加州清光红着眼试图伸手去拉他,不防大和守安定一挣扎,两个人都翻倒在地,加州清光跨坐在安定身上禁锢住他的动作,手中的刀抵在对方修长的脖颈上,口中不留情道,“看看你如今有多丑陋!大和守安定!”

他猩红的眸底映照出大和守安定现在的模样,曾经秀致的容貌如今带着不详的青紫冷光,蛛丝一样的龟裂痕迹自胸口一直蔓延到脸颊,圆润的湖色眸子异化为妖异的浅金,而惨白的蛇骨嶙峋又锋利,将他半个身子都缠绕其中。

“⋯⋯安定。”加州清光哽咽了一声,温热的泪水自他眼中落尽那双金色的眸子,而后顺着大和守安定的眼角流入鬓间。

原本无知无觉的妖瞳眨了眨,轻轻转向了他,定定的看了他片刻,温润如水的笑意渐次从眼底泛起。





大和守安定低笑了一声,“⋯⋯加州清光。”

“爱哭鬼。”他轻声说。

被加州清光钳制住的手轻轻挣扎了一下,似是想替他把脸颊上的泪擦掉。

然而加州清光背上猛的激起一股寒意,下一刻,一道蛇骨挟着一尺来长的断刃猛的没入了他的身体,雪亮的刃尖带着血迹从他胸口透了出来。

可那把刀不是大和守安定。

鲜血顺着刀口无声无息的涌出来,将他的前襟染成一片深色,加州清光想再喊一声安定的名字,可他已经痛得没力气了,张口时只有混浊的血沫涌上喉头。

眼前一片模糊,他觉得有些看不清安定的模样了⋯⋯再丑陋也好,即使不是安定本来的模样,他也想最后再看他一眼⋯⋯

最后一眼。

耳中传来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加州清光晃了晃,终于脱力的倒在大和守安定身上,熟悉的春樱气息影影绰绰又萦绕鼻尖,在浓烈的血腥气中明显到不容忽视。

他牵起唇角笑了笑,耳语一般唤道,“安定。”

眼前已经彻底暗了下去,耳中唯剩尖锐的嗡鸣,他握刀的手痉挛般收紧了,刀锋在大和守安定的脖子上留下一条细细的血痕,然后他松了手,指尖渐起消散的萤火。

带着裂纹的打刀终于呛啷一声落在地上。

刀鞘下绪曾经被大和守安定亲手打的绳结莫名散开了。

五条大桥之下,鸭川依旧静静流淌。

空气中渐渐飘来浅淡的菖蒲香,大和守安定身上忽而显出数条如红线,随即那些紧紧缠绕着他的牵线猝然断裂,红衣银发的付丧神站在桥头,好整以暇的撑着三十二骨的绘伞,柔声道,“梦醒了么,安定?”

层层蛇骨自大和守安定身上剥落下去,夜色浸染的羽织也逐渐恢复成浅葱颜色,最后是那天高海阔的湖色眸子。

他颤抖着伸出手,拥抱住那个付丧神消散后所剩的洋装,畏冷般蜷缩起来,洋装中有什么沉甸甸的,硌得他彻心彻肺的疼。

加州清光⋯⋯他的唇动了动,终究发不出一个音节。

他想加州清光明明最怕疼,刚才他砍下去的那一刀会不会让他没出息的掉眼泪?

可是他不在的话,加州清光又能去找谁抱怨“好疼”呢?

他自以为能替加州清光承受碎刃之痛,到头来不过是一场最无用的虚妄。

赤心冲光自桥头一步步走来,鸭川的层层雾气随着他的脚步散开,又在他身后收拢,他在大和守安定身边坐下,唇角带着悠然笑意,极其温柔的将伞倾向安定,替他遮挡了这一片更深露重。

“我很高兴,安定。”他轻笑着说,眉眼舒展开,似乎在说什么有趣的事一般,笑道,“这个结局如何,是不是很有意思?”

大和守安定抬眸看着他,眼底赤红一片,良久才哑声道,“是我有负所托⋯⋯与加州清光毫无干系。”

赤心冲光温文尔雅的笑了笑,口中的话却森冷无匹,“那又如何?总归,你们都是他的刀啊——这不是你一直以来最为骄傲的事么?”

——冲田总司的爱刀。

他一振衣袖,白色山纹在血色衣摆上展开,赤心冲光抬手摸了摸大和守安定柔软的发尾,神色平淡而温和,这个动作甚至与多年前还在壬生寺八木家时一般无二,如今却只让人心底发寒,“我等了很久,安定。”他说。

赤心冲光扬起脸看着黯淡夜色,讲故事般以娓娓道来的口吻,“那年是文久三年,旧历七月……你看我记得多清楚,毕竟是我折断的时间不是么。近藤先生将我连同升屋一战中折断的两把刀一同送回多摩,临行前山南先生告诉我他会回来。”

“⋯⋯够了,赤心冲光。”大和守安定颤声打断他。

“这就听不下去了?”赤心冲光嘲讽的笑了一声,自顾自的讲了下去,“是⋯⋯我确实不择手段,为了活下去吞噬了那两把刀残余的灵力,一日日缩在鞘中苟延残喘。我总觉得我能等到⋯⋯我求的不多,等他回来看他一眼就足够。可我这么痛苦又等来了什么?”

「山南敬助脱队,于二月二十三日切腹」。

「介错人,冲田总司」。

他尖锐的笑起来,之前所有温柔面具仿佛在这一刻被他不加掩饰的统统撕碎,缠绕在他身上的蛇骨不安分的扭动着,啪的一声在空中抽响。

“拜托你照顾好山南先生这句话,是跟着你鞘上的铁锈一起被遗忘了么?”赤心冲光神色狠戾,“山南先生不责怪冲田是他的选择,而我⋯⋯绝不会对你选择原谅。”

“⋯⋯所以啊,失去自己最最珍而重之的人,这种滋味若不让你感同身受一番,我又如何甘心呢。”他说着从袖中扯出一个已经碎裂的御守,狠狠摔在大和守安定脚下,唇角却再次带上了温和笑意,“小安定,我原想送你一场美梦,让你如愿以偿的代替「加州清光」折断,可惜被你的御守坏了事⋯⋯只好换一场噩梦送你。”

那半个御守上带着血迹,深蓝锦缎上织就的咒文加持已被某种力量彻底扯碎,大和守安定依稀记得是出阵前加州清光硬塞进他衣服里的。

“池田屋我所见的加州清光……”他阖了眼阖,沉声问。

“呵,不过是我借着半片残刃做的一场幻象。”赤心冲光一针见血道,“那是你堪不破的心魔。”

大和守安定沉默良久,摸索着拿起了手边的刀,属于加州清光的本体刀上仍然带着奋力一击时龟裂的痕迹,握在手中时却沉重到他几乎拿不起刀。

他抱着那把打刀惨笑了一声,抹掉唇角的血站起身来,持刀端端正正的摆出了北辰一刀流的起手势,“⋯⋯请指教。”

赤心冲光眯起眼没有开口,下一刻,一道赤色自大和守安定身边飞速游走,转眼便结成了六芒星的模样。

一个陌生而低沉的少年声线破空传来。

「临」。


——待续——


PS:它真的是HE你们信我!不要给我寄刀片啊嘤(;´༎ຶД༎ຶ`) 然后底下释梗。

1.关于几个剑术流派我在YouTube上找视频看了,然而一个门外汉实在看不出啥,所以打戏部分我就那么一写你就那么一看,千万别当真⋯⋯毕竟我以前是写古风的,这次边写变改已经快把自己笑哭了【比如⋯⋯剑气你妹啊又不是藏剑快删了,诶不对啊哪来的轻功赶紧给我从天上下来,等等灵台清明是个什么鬼,丹田丹你妹只是把刀好吗←之类的用词已经删改了hhhhh

2.虽然我写打戏比较扯但资料还是找过一些,不太严谨,你们随便看着玩。

幕末四大剑术流派:北辰一刀流,神道无念流,镜心明智流和飞天御剑流,而新选组的天然理心流被称为农民剑法,不是近藤和总司他们的话可能根本不出名,而被人斩常用的剑法叫做示现流也称自显流←这些有兴趣的话请自己翻一下日站,我自己理解的不怎么好就不误人子弟的瞎讲了_(:3」∠)_

关于天然理心流,讲究的是“跟与力”,极意在和歌「荒海 の 水 につれ そう 浮岛 の 冲 の 岚 に 心动 か ず 」中表达的比较彻底,粗暴翻译过来大概是说荒海波涛汹涌,风雪疾作,浮鸟冲浪高飞。

比较出名的剑术流派还有心形刀流←没错就是伊庭八郎的那个,跟总司命运轨迹微妙重合的美男子,之前讲三把安定的时候顺手扒了扒他。然后居合拔刀术,柳生新阴流,小野派一刀流←据说斋藤一学过这个。

3.大和守安定会北辰一刀流,参见跟陆奥的手合台词。山南敬助是北辰一刀流出身,后自千叶道场转投试卫馆。个人感觉北辰一刀流特别出郭嘉⋯⋯划掉,出谋士。不论是促成萨长同盟的坂本龙马还是新选组担任军师的伊东和山南都出自北辰一刀流,还有早年被杀的清河八郎。

北辰一刀流又名北辰梦想流,是典型的现代意义的剑术流派,极具艺术性。

4.关于赤心冲光。山南的佩刀,之前的lof我放过他的资料,有兴趣可以翻一下~据说是从一尺左右的地方折断的,所以从清光背后透心而过的是赤心冲光的断刃没错_(:3」∠)_

一出场就是黑化角色,虽然很心疼但我不准备改大纲⋯⋯这里插入一个个人私设,关于暗堕。已暗堕的刀剑会迷失本心,暗堕时间越久就越强大,所以赤心冲光看着很正常其实已经在沉默中变态了⋯⋯没错人设就是温柔的变态。在他暗堕前倒是真的很温柔,跟山南先生一样的好性子。

关于为什么冲光会恨安定甚至设计这个局,因为不论安定多么无能为力或者总司有多痛苦,对于赤心冲光而言,大和守安定就是斩杀了他主人的刀,没有第二个理由←况且他暗堕了就一根筋的轴着了……

那句「你的剑尖还是太向下了」,是大河剧《新选组》的梗,只想说雅人叔太帅啊!山南你不要死好不好QAQ

5.最后只开口一个「临」字的你猜是谁?

看到这里的话多谢了~打滚求个评⁽⁽◝( ˙ ꒳ ˙ )◜⁾⁾

评论 ( 8 )
热度 ( 72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