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刀剑安清】叛骨(第十章)

cp-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
by-薪九
其他:本章有暗堕注意,史梗捏他有。
七夕快乐,祝食用愉快。

第十章

次日出阵,被磨短的三把原太刀已被遣人送回,除却本体刀略有改短之外看不出太大差别。

刚刚成为打刀的和泉守兼定从堀川国广那里拿了投石刀装,正兴致勃勃的研究着这之前从未有过的装备。

审神者站在廊下,就着长谷部手中的出阵板写了已定的三个名字。

加州清光,和泉守兼定,堀川国广。

短刀们围在他身边,准备看今日的出阵安排。

小夜左文字,爱染国俊。

他停着笔,正在考虑最后一人的人选,身后有人喊道,“头领!”

审神者应了一声,看到厚藤四郎从一众短刀中挤出来,大声道,“头领,让我去吧。”他顿了顿,又说,“毕竟是宗次郎的事啊。”

听到某个名字时,一旁的加州清光挑了挑眉,并没吭声。

厚藤四郎口中的“宗次郎”指的是大和守安定,他知道的。

大和守安定来本丸的时间虽然较晚,但却几乎是除了一期一振和岩融外,与短刀们相处的最好的一把刀。

他仿佛是学冲田总司就要学个十成十,连带总司喜欢孩子这个习惯都要笨拙的模仿过来——即使有着“五胴”记录,被时人称赞“有虎徹风”的大和守安定本其实是没有那么好耐性的。

作为来的最晚的一把短刀,厚藤四郎来本丸时,其他的短刀早就跟大和守安定混的相熟,那日他被加州清光领着穿过庭院前往短刀部屋的时候,正看到一把打刀带着他同宗的兄弟们玩歌留多,五虎退举着一张歌牌笑得眉眼弯弯,一只幼虎跌跌撞撞扑进他怀里,于是那把身披蓝色羽织的打刀低头挠了挠幼虎的下巴,抱着小老虎放回了五虎退身边。

“厚哥哥!”五虎退一抬头看到了他,笑着招了招手,而另一人回过身打量着他,温柔的笑起来,“厚⋯⋯藤四郎么?我的话⋯⋯叫我宗次郎就好。”

尽管后来平野试图纠正了多次,厚藤四郎却记得总是那日笑眯眯回过身来的“宗次郎”。

加州清光后来挤兑过大和守安定,他说,宗次郎的名字你也好意思说。然而大和守安定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笑着看他,眼睛碧空如洗般清澈漂亮,于是加州清光只好耸耸肩说,好吧好吧,都随你。

这个名字此刻被提起来,竟夹杂了几分不足为外人道的隐秘欣喜,加州清光看着审神者首肯了厚藤四郎的请战,在出阵板上加了最后一个名字。

前往池田屋的队伍正式出发。

出了时之门的传送,前往池田屋的路上,属于新选组的三把刀保持缄默,似乎并没有交谈之意,小夜本就寡言,因此六人之间反而有些尴尬的沉默。

“侦查,我不擅长啊⋯⋯”加州清光轻声抱怨着,此时夜阑人静,前往池田屋的道路上一片寂静,他的反手握在刀柄上随时做好了拔刀准备,身居队长之职而走在众人之前。

前方的空气忽而扭曲,随着一声刀鸣,身为脇差的堀川国广最先发现了敌人,“注意敌袭!”

“逆行阵排开,准备攻击!”加州清光扬声下令,手中二尺四寸的打刀寒光乍现,直向对面袭来的蛇骨砍去。

刀锋劈开森白蛇骨时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被砍中的脇差周身散发红光,早已失去了人类的模样,因暗堕而异化的身形较之正常脇差显得扭曲而臃肿,随着最后一声尖利嘶嚎而倒了下去,化为一地碎骨。

“做的不错嘛!”和泉守兼定称赞了一声,手上动作毫不客气,即使被磨短为打刀,出刀时仍有太刀般的强大气势,一具打刀溯行军在刀下应声而碎,堀川国广持刀站在他身后,为他守卫住背后的防线。

而三把短刀在打击与机动上也是各有所长,加之夜战加成,第一波溯行军很快被收拾干净。

紧随而来的是第二战,敌人似乎已经发现他们的踪迹,竭力阻止着他们继续靠近池田屋,加州清光喊着“例行巡查!”攻破屋门时,迎面便对上了气势汹汹的枪,他猝不及防的受了一击,咬牙忍住痛便要持刀奉还,身侧的小夜已仗着身形灵巧从门边冲了进来,大吼着“受我一刀”便将蛇骨破碎,而后回眸望了他一眼,抿抿嘴没有说话。

此行的目的并非攻破池田屋,而是在时空管理局的回收部队到达之前先行找到(可能已经暗堕的)大和守安定,这一点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因此在战斗的间隙还要分神搜索,推进速度不由慢了些许。

再次将一波溯行军清理干净后,加州清光伸手抵住了面前的最后一扇纸门——在这扇门后,便是他当年折断的地方。

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注视着他,这两把曾随土方岁三赶赴池田屋战场的刀自然也知道这段旧事,沉默着等待他的决定,短刀中唯有爱染不明所以,抹了一把脸颊溅上的血迹,兴奋道,“我们冲进去吧!我已经跃跃欲试啦!”

“⋯⋯嗯。”加州清光应了一声,指尖发力,狠狠拉开了面前的纸门,“你这家伙就是——”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门的背后漆黑一片,没有身缠蛇骨的溯行军,也没有大和守安定,唯有旧时溅落的血迹与侧面被砍坏的木门还多年如一日的保持着原样,角落里站着身披染血羽织的付丧神。

那个付丧神,有着与他如出一辙的一张脸。

披着羽织的「加州清光」目光转向他,发出桀桀冷笑,纸门在加州清光身后砰然合拢,肆意的蛇骨瞬间从对方身上蔓延而出,他听见身后和泉守兼定大声喊着他的名字,然而下一刻天旋地转,猩红血色占据了整个视野,而后便是无边无际的黑。

再次醒来时似乎已经脱离了池田屋战场,加州清光觉得自己陷入了沼泽一般,周围的空气潮湿而沉重,没有丝毫流动,夜色如铁幕般降落下来,筑成一道坚固囚笼。

另一个「加州清光」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他独自一人站在数百年前的京都,冷月清辉静静流淌,他又嗅到清淡的春樱气息,此时却夹杂着奇异的血腥气,闻起来如花腐朽。

身边的鸭川带来些许水腥,他环顾四周,明白自己大约是到了五条大桥附近。

和泉守兼定和其余诸人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加州清光看着面前平静的桥,缓缓将手放在了刀上。

而后他听见夜色中传来的木屐声响。

在桥的对岸,黑衣之人缓步而来,他走的闲庭信步不慌不忙,头上的浪人笠将容貌遮了个干净,只看得到一截苍白尖削的下颌,他的身形清瘦而单薄,却挺拔如同欲出鞘的刀,随着他愈走愈近,加州清光握刀的手猝然攥紧了。

刀在鞘中低低发出低低刀鸣,他的心跳也不由加快,两人错身而过时,对方似是不经意的抬眸望了他一眼,唇角带着森然冷笑。

加州清光猝然被钉在了原地。

良久,他才听到自己的声音,颤抖得如同近秋的蝉,“⋯⋯大和守安定。”

随着他的开口,对方似是被什么触动一般,略微偏头看了他一眼。

只那一眼,加州清光的心就彻底凉下去了——那是一双琥珀色的妖瞳,收紧成一线的瞳孔如同警醒的猫。

曾经浅葱色的羽织似是被夜色狠狠浸透,化作了深沉墨色,唯有雪白的山纹依旧在袖口凛然绽放,而他熟悉的宛如高阔苍穹的湖色眸子也被异化成了摄人心魄的金。

像是后世传说中,在冲田总司身边招摇而过的「黑猫」。

眼前猝然炸裂一道冷光,加州清光一扭身狼狈避过,下一瞬刀光便如影随形的逼到了他的胸口,不得已抽刀回挡,双刃相击是发出一声尖锐的哀鸣。

“安定!”他一边勉力格挡,一边大声喊着对方的名字,打刀刀尖自他眼前划过,如同一道凌厉的风。加州清光终于一咬牙,狠下心反手击出,刀尖破开长风径自挑下了对方头上的浪人笠。

几乎已近溶入夜色的人猝然停了动作,随着滚落在地的浪人笠而露出一张他分外熟悉的脸来。

那人一身墨色站在五条大桥中央,金色妖瞳死死锁定在加州清光身上,百年前的月光落在他的刀上,映了一地的霜。

大和守安定,暗堕。

——待续——

PS:前面厚酱和“宗次郎”那个是我在玩梗「烟。

剧说总司喜欢小孩子,而且跟孩子玩耍的时候会用宗次郎作为化名←嘛⋯⋯其实就是自己本来小时候的名字吧hhhhh

池田屋boss点的那个「加州清光」真的不是加州清光,只能说冲光大人太会玩了⋯⋯捂脸QUQ

放心是个HE,虽然有虐但不要揍我_(:3」∠)_

嗯⋯⋯七夕快乐。

这章好像没写啥,梗什么的下章写完再解释。

评论 ( 6 )
热度 ( 62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