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艳势番 | 崇花】旧时温柔(上)

旧时温柔

About:崇利明,花九卿
From:薪九
其他:夹带私货,三儿出没(在下不放心,折回来补你一刀),不预警了它就是个BE无误……以及不是很习惯跟别人写联文,《风流慕》那里我就默默放弃了,之前的《点鬓少年老》卡文,大概不会坑←古早的老文翻出来,说不会坑我自己都不信了⋯⋯存个档吧,有时间就补完。


带着药回来的时候,唁三张略低下身伸手探了下膝处,血迹早已干涸,凝固后的布料冷硬紧贴,他皱皱眉啧了一声,扯下墨色长衿遮住,随即抬手扣了扣门。

“卿少,药我带回来了。”

破旧的门扉落下些许尘埃,唁三张嫌恶的捂住鼻子退了一步,而后才推开门侧身闪进去。

那人依旧无知无觉的躺在佛像之后,而他身边那人听到动静抬眼看了下,咳了一声吐出些许乌血,而后以刀鞘撑地站起身来。

“多谢,辛苦了。”

唁三张下意识皱眉。

或许那个厌恶的神色过分明显,金发青年便止住了步子,曾经骄傲到不可一世的小贝勒却只是轻轻叹口气,抬手拍打着自己身上的尘灰,然后探了探花九卿的鼻息。

那气息太微弱,良久才有气流波动的触感,而这样试探的动作太过意味昭然,唁三张眼底压抑的怒色终于没有忍住,差点拿他命换来的药包被他一把甩在地上,惊起飞掠的尘土,而少年手心扣着一把剔骨刀扑身欺上崇利明身边,然而抬膝时一阵剧痛袭来,两人间形势瞬转,反是被崇利明抬腿踹翻在地。

男人眉间戾气聚集,沾着血垢的刀直横到他喉头,唁三张死扣着手里剔骨刀咬紧了唇,而后忍着膝上的痛楚直踢而上,猱身一缩,手中刀尖狠戾的冲着崇利明胸口而去。

他这手下不留情的动作终于耗尽了对方最后一点的耐心,之前焦躁担心的情绪郁结加之此刻暴躁,崇利明横刀一震,直接挑飞了唁三张手中的短刀,而后抬脚踩在了对方胸口,声线压的极低,“老子这条命,算是欠了他卿十二的,却与你无关。”

唁三张抬眼,讥讽深重到完全不屑收敛,他变指为爪,两指砰然弹过崇利明刃间,而后竟是不顾对方刀势直取咽喉。

而崇利明最后一分念着交情的耐心早被彻底耗尽,此刻抬臂一格,随即转了刀背重重击上唁三张胸口。

那一声惨呼压抑得再狠,终究还是没忍住,唁三张摔落在地,伸手捂住触地的膝盖,觉得一瞬间眼前便黑了,生理性的泪水因受到刺激而飞快涌出,他咬牙嘶了一声,疼到浑身颤抖。

然而下一刻,他瞪大眼睛目不交睫的盯着大佛之下那个静静的身影,而崇利明也立刻转身奔到大佛身边,看到那人睁眼的时候当真觉得卸掉一座山般松下口气。

花九卿不知何时睁了眼睛,他没多少力气开口,因此方才只是提高声音咳了一声,倒是被两个人注意到了。

“卿……”唁三张试图开口,然而嗓子一哑,出口的便只剩呛咳,咽喉间腥甜的味道挥之不去,他却丝毫不在意,只是无声攥紧了指尖看着大佛之下的那人。

崇利明沉默着扶花九卿半坐起身,单手拍了拍对方后背替他顺气,分明想说什么的,却在开口前咽回腹中,只是笑笑,还以对方一句平平淡淡的问候,“醒了?”

——待续——

评论
热度 ( 8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