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刀剑短篇】時忘人(章一)

❖ 这就是个刀剑和史同的脑洞,算是薄樱鬼世界观的混合同人⋯⋯然而我又不想写鬼族,基友们看着玩玩吧_(:3」∠)_

❖ 看完薄樱鬼剧场二《士魂苍穹》的时候被虐了狠狠一口玻璃渣,看到总司身死,斋藤一回过头时只看到那把插在地上的刀,然后他拿着总司的刀喝了变若水,以一种义无反顾的姿态冲向敌军的时候简直——卧槽又虐又燃!这个安利我吃了!

❖ 别人写菊一文字我也能看得挺开心,然而我个人绝不写总司和菊一文字的设定,此时加州清光又已在池田屋折断,所以私设总司死后那把与小一冲向敌阵的刀是大和守安定。以及鬼神丸是斋藤一的刀,也经历过池田屋之战,然而损伤很小。

❖ 总而言之应该是个短篇,写到斋藤一身死,看着安定一直在照顾清光,其实偶尔也希望有个人(刀)能宠宠安定。

❖ 我的废话太多了⋯⋯如果以上设定可以,请继续|・ω・`)


【刀剑乱舞同人】时忘人(章一)

cp-鬼神丸国重x大和守安定
by-薪九

十指的伤被人细细缠好时,大和守安定正望着指上的绷带发呆,粗糙的白布上不可避免的透出一点血痕,并且有逐渐向外扩散的趋势。

替他包扎的人也同样不善言辞,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再继续时便更轻了几分,黑衣的刀灵一本正经的板着脸,子夜般的眸子乌黑如凝,他低下头将多余的布条咬断,轻轻碰了碰大和守安定的指尖,“疼么?”

指尖被触碰时,明明并没有用多大力道,大和守安定还是疼的颤了一下,忍不住在对方手中蜷起了手指,他抬头,目光撞进鬼神丸深不见底的眸子,觉得自己脸上那一层单薄的面具简直无所遁形,只好生硬的扯着唇角试图还给对方一个如常的微笑,“⋯⋯我没事。”他说,原本清润的嗓音低哑如同两片生锈的旧铁互相摩擦。

“⋯⋯我只是,醒不过来。”大和守安定顿了顿,这样说。

这两日他总在噩梦的边缘沉浮,一时是池田屋时被人送回的加州清光带着血的手甲,一时是砍入人类胴体时腥热粘稠的血,而现在还加了冲田总司的死。

他很早就做好了等待冲田死亡的准备,毕竟不详的病气早已势无可挽的笼罩了冲田总司的眉宇,死亡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甚至大和守安定精打细算的想过怎么样在对方逝世后最快的陷入沉眠,直到多年后被另一个剑术精妙的少年拔出剑鞘,依旧能让他发挥出最凌厉的斩击——当然,后面这部分是他想来哄自己玩的,这个火炮横行的时代早已不属于他们刀剑,人类的血肉之躯在枪炮面前如被飓风摧毁的树林般不堪一击,再精妙的剑术也挡不住蛮横而霸道的子弹,这些他都清楚的。

那个人终究还是以武士的姿态最后一次奉行了“恶即斩”的道义,以一个武士的身份长眠于战场,相比于缠绵病榻苟延残喘,这或许是个不错的结局。

这样的结局,冲田先生才会不留遗憾。

大和守安定曾经不止一次的这样安慰自己,哪怕是自欺欺人也好,然而梦中那人握刀的手随着最后一丝生命的耗尽在风中化为了一地的沙,森蓝的磷火顺着刀刃烧灼,烫得他几乎要流出泪来,冲田总司指尖最后离开刀柄时的触感足以让他永世不忘。

而之后便是另一人握刀的触感,那是与冲田总司完全不同的一只手,手指修长有力,然而冷的像冰,随后铺天盖地的血铺满了他的记忆,长州人的血像一把钥匙打开了最后能够控制的锁,一面是身为刀之付丧神的自己被满满的血腥气激起的高昂战意,一面是因冲田战死而无比消沉的绝望,大和守安定被这冰与火一般的情绪两边拉锯,觉得自己大概要疯了。

在他出刀挥出一道白虹划破敌人脖颈时,身后一声刺耳的金铁相击,原本安心附身于刀剑的鬼神丸终于显出身形,面沉如水的将袭击大和守安定后背的敌人斩杀,他挥刀的动作迅捷又利落,无丝毫拖泥带水。

“安定。”鬼神丸一矮身避过来着的袭击,左手持刀迅速突刺而出,在喷薄而出的鲜血里平平淡淡道,“别怕,我护着你。”

之后只有重复的砍杀,刀刺入血肉而后斩断筋骨,带着肠肚心肺流淌一地,大和守安定杀红了眼,这些年被冲田总司压制住的嗜杀本性几乎要翻盘而出,刀锋穿透血肉时他忍不住要想,就让我在此折断吧,能和冲田先生葬身同一个战场也是格外幸运的事情啊⋯⋯

而后他被一人死死扣住了手腕,强硬的箍进了怀里,他懒得回头去看,只是抽刀一挽便要刺入对方体内,然而鬼神丸在他耳边怒喊,“够了!停下来!已经没有敌人了!”

大和守安定的刃反本就极浅,为突刺而设计,此刻经历一番砍杀早就有了损伤,他被鬼神丸握住的手早已染满血迹,因脱力而微微颤抖着,之前修剪圆润的指甲劈开了,层层叠叠的细碎伤痕布满了整双手,鬼神丸松开对他的桎梏,将刀从他手中硬生生抽了出来,“安定。”

他正要说什么,却见对面浅葱色羽织的少年眼神涣散了一下,毫不犹豫的载倒在地。

——待续——

PS:我一般一章字数不会这么少的请放心,这就是个开篇交代前情⋯⋯

鬼神丸的全刀铭是「摄州住池田鬼神丸国重 天和二年九月日」,刀工鬼神丸国重是江户时期摄津的刀匠,本名大月长兵卫,所锻的这把鬼神丸二尺三寸一分,黑色刀拵,记录是:天和二年九月の铭,池田屋では小さな刃ぼれ無數。

同一时期新选组内另一把叫做鬼神丸的刀是九番队队长铃木三树三郎的「鬼神丸国重」,这把刀是朱拵,跟斋藤一的并不是同一把。

说安定天性嗜杀,源自一个是对于安定“有虎徹风”的刚硬评价,另外也是说有着五胴凶名的刀←算作私设好了。




虽然脑洞来源是薄樱鬼,然而实际上我最喜欢的总司依旧是PM总司←大概看的早,脑内形象定型了,毕竟初恋永远是最好的。

后期写回忆可能涉及部分冲斋,毕竟薄樱鬼让我觉得实在吃不下土冲⋯⋯然而绝对不多,我要写刀_(:3」∠)_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鞠躬 _| ̄|○

可以的话求个评(๑Ő௰Ő๑)



评论 ( 7 )
热度 ( 30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