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刀剑安清】叛骨(第八章)

cp-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
by-薪九
其他-本章夹带大太刀大和守安定和赤心冲光私设,暗堕设定有,如果可以→请继续|・ω・`)
我的心很干净。我的心很干净。我的心很干净←重要的话说三遍。

第八章
有那么一瞬间,大和守安定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山南敬助——那是他让最后一次染血的人,此后冲田总司的身体每况愈下,已经很少能再继续握刀了。

脑海中混沌一片,他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可是在意识彻底清醒之前身体便已做出了本能反应,大和守安定第一次想在面对另一把刀时夺路而逃。

满地参差的蛇骨绊住了他的脚步,那些带着青紫色不详冷光的蛇骨甚至足够洞穿他的足底,大和守安定咬紧牙关想要把它们砍断,温热的血液在身边涌成一汪玛瑙色,然而当另一只手以极其温柔的力道覆在他腕上时,他颤了一下,忽就放弃了所有抵抗。

“⋯⋯对不起,赤心冲光。”他死死攥着自己的刀,那只手——斩杀过无数敌人的——那只握刀的手却颤抖得不可自抑,对方覆在他腕上的手指轻柔冰冷,仿佛一块柔软的冰,一下子就冻进他的骨头了。



「我吗?是山南先生的佩刀,请多指教。」

「赤心冲光,名字呢,是冲田君的冲,光缘寺的光⋯⋯啊别生气,我开玩笑的。」

「啊啊~偶尔的偷懒也未尝不可嘛,小安定想不想尝尝山南先生这里的新茶?」

「岩城升屋那边好像起了乱子,我出阵去了。」



“啊啊~你还记得我啊,小安定。”男人挑挑眉,唇角勾起,笑着看向大和守安定。

男人穿着赤红的羽织,袖摆上是白色的山纹,他实在有一张太过温文的脸,容色秀气如提笔便能写出锦绣文章的年轻书生,甚至于神色语气都是柔和的,适合娓娓道来的将那些志异物语讲给孩子听,适合春日时分的羽觞和歌,唯独不像一把杀人见血的刀。

他就用那样轻缓温柔模样的对着安定笑起来,“我以为你早就忘记我了⋯⋯毕竟时间已经过去的,太久⋯⋯太久了⋯⋯”

凌乱的银发与森白的蛇骨交织,赤心冲光那张脸却还是他熟悉的模样。

自刃反处一折为二的刀灵曾苟延残喘拖着最后一口气息求他,“照顾好山南先生,安定⋯⋯我快要消失了,替我⋯⋯照顾好山南先生⋯⋯拜托你了⋯⋯”

声声泣血。

脑海中仿佛被刺入一根长针,大和守安定之前一直试图去遗忘的血腥与咳声再次势无可挡的翻卷而来。

在替山南敬助介错之后的那个晚上,他曾披着一身淋漓血迹跪坐在冲田身边守了整晚,白日里山南切腹时连有着“鬼副长”之名的土方岁三都落了泪,唯独与山南素来亲厚的冲田持刀站在介错人的位置上神色冷静,连他挥刀斩下山南首级时握刀的手都稳稳当当没有半分颤抖。

可是他听见了啊⋯⋯夜深人静只有他一人听见了,夹杂在咳声中那一句句沙哑的“对不起”。

“对不起,山南先生。”

“对不起。”

大和守安定从未如此厌恶身为刀的自己,厌恶那些原本会让他激起战意热血沸腾的淋漓血迹,厌恶那一身来自友人的血。

然而次日去见土方岁三,严厉的副长埋在厚重的烟雾中,嗓音低沉,“你觉得我错了么,总司?”

冲田总司伸手拿走了土方岁三的烟斗,被有些刺鼻的烟丝呛得咳了一声,挥袖把身边的烟气扫掉,回答的快速而果断,“⋯⋯并不。土方先生只要坚持自己的道义,毫不犹豫的走下去就好。”

甚至他握住腰间的大和守安定,对着土方岁三弯了眉眼笑起来,似极了还在多摩的试卫馆时举着竹刀追在土方身后的少年模样,他说,“小铁问我为何握刀时,我无法告诉他自己的答案。现在我可以说,我握刀是为了替土方先生斩清前路——我永远,会是您最锋利的那把刀。”

——不是的。

——冲田先生,不是的!

——即便有着“鬼之子”的名号,可你毕竟是人类之躯,又怎能像我这般做一把无血无肉只知斩杀的刀!

然后他听见了一阙和歌,眼前的景象突然散了,他从元治二年的初春被硬生生拉回百年后的夏夜,银发披散的付丧神站在窗边吟着伊东甲子太郎寄予山南敬助的那阙挽歌。

「春风に吹き诱われて山桜

散りてぞ人に惜しまれるかな 」

大和守安定觉得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赤心冲光回首看他,半面斯文俊秀,半面鬼魅妖魔,他拖着参差嶙峋的蛇骨一步步朝大和守安定走来,指尖最终停留在安定下颌的地方,叹息一般道,“⋯⋯为什么你还是没变呢,安定。”

“被世人抛弃,被世人遗忘,刀身腐朽⋯⋯到最后连引以为傲的刀铭都不复存在,为什么⋯⋯不恨呢?”

随着赤心冲光的话,大和守安定觉得那道手入之后早就该痊愈的刀伤在胸口重新翻裂开来,温热的血将身上的羽织浸了一团深色污迹,他颤了一下不敢再退,眼前是一片炸裂的殷红。

像是那年京都祗园祭上艳丽的烟火。

像是神社门前鲜红的鸟居。

更或者,像是某人指尖亮眼的丹蔻。

⋯⋯加州清光?

“清光⋯⋯”大和守安定低声唤了一声某人的名字,脑海中一切都搅成了纷乱的麻线,他退了一步,血顺着衣摆蹭到了地上也浑然不觉,伸出的手碰到冷硬的蛇骨,眼前只余了朦胧血色,手中的刀也再支撑不住,安定踉跄了一步,而后彻底晕了过去。

梦中是车轮辘辘声响,他似乎又被禁锢回那把无能为力的打刀。

在冲田总司去世之后,因为新选组已成为新政府军口中的“逆党”,私留新选组遗物便成了重罪。

或许有意又或者不甚关心,冲田光在办完简陋仓促的葬礼连夜坐马车离开时,带走了所有遗物。

除了大和守安定。

“请带我离开——”这样的无人听闻的呼唤被辘辘车轮掩盖,于是他静静目送着冲田光的背影,抱紧自己的本体刀阖上了眼睛。

那把跟随到冲田总司生命最后的打刀像一件无人问津的垃圾被遗落在马车内,刀上光华皆敛,无声的沉寂了下去。

此后多年,他辗转交替于无数人之手,直到他被一位婆婆送进了佐太神社。

“你是那个人的刀啊。”婆婆这么笑着说,浑浊的泪水却顺着沟壑纵横的脸颊淌下来,粗糙的手抚摸着他已经漫上锈痕的刀拵,她的手带着茧子却十分温暖,她对他说,“你可是宗次郎的刀啊。”

在初到神社的那些时日里,太过虚弱的安定没有足够的力气支撑自己清醒太久,大多数时间都在沉睡,偶尔被寺内钟声惊醒,清醒不到半刻便会继续睡去。

醒来的时候正是隆冬,他看到有人背对着他坐在身前,高大的身影替他挡去了大半风雪,听到身后的响动对方回头看了他一眼,抖了抖肩上的薄雪,低声说,“我以为你快要死了。”

“付丧神也会死么?”大和守安定坐起身来,笑着问他。

付丧神当然是会死的,他已经见了太多付丧神的死亡,赤心冲光,播州住手柄山氏繁,云州住家贞,便连加州清光——

对方沉默片刻,点点头道,“会的。然生死皆无可怖,万物轮回而生。”

他的声音低沉平稳,不带分毫情绪。

那人有着与他相似的眉眼,看着沉稳了许多,黑色流纹的小直衣饰以金色束带,虽似神官的模样,一头漆黑长发却未好好收束,极其散漫的披在身后。

大和守安定直觉自己并不喜欢对方,因为那人有一双太过透彻的眼,漆黑如深硏墨色,似乎他身上的血污与杀业在那样一双眼之前完全无法遁形。

似是注意到他打量的目光,对方主动开口,“吾名大和守安定。”

那是江户时代起就供奉于此的⋯⋯大太刀大和守安定。

安定抿着唇不肯开口,他觉得体内似乎有一道裂缝把他残余的力量悉数吸走,仿佛有什么东西随着冲田总司的逝世而彻底崩塌了,而后势无可挡一泻千里。

他动了动唇,嗓子却吐出不一个音节。

「我叫大和守安定,是冲田总司的爱刀」

他本该这么说的。

他本该⋯⋯

对方似是察觉了他的窘态,将手上的一件厚氅披在了大和守安定的肩上,平平淡淡道,“你昏睡了太久,我已看过你的刀铭。若是为难,唤我佐太安定便可。”他以一种看待后辈的宽容神色说,“放心,我不会跟你抢名字的。”

——不过是一把量产刀。

这句话像根尖刺一下子便戳中了安定,他眸子黯了黯,唇角却还在笑,“⋯⋯不需要你让,你本来就抢不走。”

“我是冲田总司的大和守安定。”

他终于这样说,郑重得仿佛每个字都重愈千钧。

神社的日子太过无聊,祭典过后佐太安定端着茶坐到了大和守安定身边,“讲讲你的故事吧。”他说,“我在神社太久了,早已忘了身为一把刀应有的锐利。”

大和守安定笑了一声,讥讽道,“那可真可怜。”

然而佐太安定并不生气,他似乎总是那样好脾气,一切生动的光影投入那双墨色的眸子都惊不起半点涟漪,配上那样精致却无甚血色的单薄面孔,活像一个毫无生气的人偶。

——这怎么能算是刀呢?

刀么,就要那样风华锐利飞扬洒脱,铸成时要有刀鸣声唳九天,出刀时要能穿云裂石毫不滞涩,便连折断也要来得干脆壮烈——如同绽放的樱花在开至最盛之时猝然坠落。

如同……

“我终究没能与那人一起,等到庆应四年的樱花。”大和守安定端着佐太安定递过来的茶,微热的温度捧在手心,他终究觉得这样轻轻一杯茶也成了自己的负担,于是他把茶杯放下了,留下木托盘上的一声轻响,“⋯⋯我想你是对的,我大概快要死了。”

不再被人需要,也不再被人惦念的付丧神,如同山野中那些信奉者越来越少的神明,终究是要消散的。

可惜,他没能死在战场上。

他想起在近藤先生最后一次来探望时那个失声痛哭的少年,想起尚在京都时他挥剑斩落的那片殷红,想起加州清光口中提过无数次的“多摩的樱花”。

于是他望着佐太安定轻轻笑起来,眸子漂亮而透彻,像一汪湛蓝的湖,“我困了,醒来再给你讲吧。”

佐太安定沉默着看他躺在了自己身边,纤细的身子蜷缩起来,手里紧握着那把二尺五寸的打刀。

他将自己的外氅披在了少年身上,如同第一次见面时做的那样,而后他伸手覆住了少年秀致的眉眼。

“困了么?那就好好睡一觉吧。”他用惯常的平静语气说,“等你醒来的时候,神社的樱花就开了。”

沉静深邃的天幕忽然飘落片片莹白,佐太安定顺着朱漆的门扉望过去。

下雪了。

——待续——

PS:本章私设和历史梗太多。稍等下我来一一释梗。

①出现的暗堕刀剑「赤心冲光」,是山南敬助的佩刀,于吴服屋事件折断,折断时间甚至比加州清光还早一年。(具体的请翻我之前的lof,已经把具体细节和资料补全了←就是血刀图那篇)

②之前就说过,本文的总司人物原型是PM总,就是《新撰组异闻录peace maker·铁》,这是我最喜欢的总司没有之一√而本章中总司与土方的对话改动漫梗。
「握刀的理由吗?说出来的话,一定会被你笑话的吧,土方先生⋯⋯」
「如果你能变强,我就需要你」←总司少年时土方对他说的话。

③关于冲田遗刀(就是大和守安定的丢失),找到的材料并不多而且可信度基本都很感人,总而言之就是大和守安定今已不存于世的意思。有说法是安定后来在战乱中丢失了,还有说是比遗失在马车里,也有说被后人送入神社供奉,还有说是刀狩令之后不存←虽然爬日站有看到刀狩令的说法但本人对此观点持疑,因为刀狩令的年代都对不上,我猜大约的意思应该是美军太平洋战争之后收集刀剑销毁的那次?总之,并不确定。

本章把几种说法揉了一下,就是说安定遗失在战乱中,最后被送入神社遇到了大太刀安定。


【以下资料来自空阶妹纸的纠错:


总司遗刀三种说法,第一种神社说,出自司马辽太郎血风录,非常清楚地指明是说菊一文字则宗(我造是虚构的);后两种遗失在轿子中或者被寄放人家遗失的说法,出自冲田家后裔说法,无论是哪一种,都没有提到过冲田总司的遗刀就是大和守安定。】


←所以关于遗刀是安定和在神社遇到大太安定的剧情全部是私设,不是史实,请区别对待√

④关于那个老婆婆,大概是个捏他,司马辽太郎写书时曾采访过当年曾与冲田玩耍过的小女孩(当然到明治之后当时已经变成老婆婆了),所以本章中出现的就是她没错√

⑤大太刀大和守安定,于1672年纳奉,现在被供奉在大阪府守口市的佐太神社,是大阪府指定文化财产,所以他才说你可以叫我佐太安定←这个人物完全是私设你们别当真,关于大太刀安定的具体情况请翻我之前的lof,同样做了资料整理。

⑥说付丧神也会死那一段安定口中出现的刀名,来自近藤勇家书,仅有小伤的不算,私设是折断重要部位或者彻底折断时,刀剑付丧神才会死。(比如加州清光的鋩子折断,比到付丧神身上就是脖子啊⋯⋯而赤心冲光是彻底没得救的直接从一尺多的地方折断成两截。)

具体细节po出来做个整理:

以下是根据局长近藤勇家书所整理的池田屋刀剑折损情况:
- 一番队 副长助勤 冲田总司 「加贺清光」,「鋩子」折断 ←加贺清光就是加州清光,感觉好心疼QAQ
- 二番队 副长助勤 永仓新八 「播州住手柄山氏繁」, 「鋩子」折断。
- 三番队 副长助勤 斋藤一 「摄州住池田鬼神丸国重」小伤无数。
- 四番队 副长助勤 松原忠司 「加州住藤岛友重」大伤四处,小伤十九处。
- 五番队 副长助勤 武田观柳斋 「越前住常陆守兼植」小伤六处。
- 八番队 副长助勤 藤堂平助 「上总介兼重」小伤十一处,近「锷」大伤四处。
- 十番队 副长助勤原田左之助的「江府住兴友」,「物打」小伤七处,近「锷」大伤两处。
- 队士 浅野藤太郎 「武州重住藤原是一」, 岛田魁 「奥州仙台住源兵卫国包」, 三品仲治 「备州长船住藤原佑平 」和 佐佐木藏之丞 「越中住兼明」出现了弯曲情况。
- 队士 篠冢岸三 「云州住家贞 」「物打」折断。

【最后!依旧卖萌打滚求!评!论!】


❖之前在写《安定与活墓碑》的时候我就说过,在我而言,“大和守安定”这五个字是无意义的,只有前面冠以冲田总司的名号,安定才算是真的活了过来。


所以「我是冲田总司的大和守安定」。

评论 ( 10 )
热度 ( 86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