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刀剑安清】叛骨(第七章)

cp-大和守安定x加州清光
by-薪九
其他-其他前言不再重复,有暗堕设定注意,本章有一期相关,若引起不适请选择右上,如果可以请继续|・ω・`)

第七章

加州清光已经不是第一次坐在廊下目送队伍出阵了,确切而言这半个多月主将拒绝了他一切的出阵请求,甚至包括远征和内番也再与他无关,像是一把仅作赏玩的摆设驻留在本丸之中。

新的地域开启了,然而审神者依然执着于三条大桥的日常行军,“并不是为了明石国行”,审神者这样说,然而他再问,男人便不开口了。

加州清光又一次目送堀川国广带队出阵,原本的失落已在数十日中变得平淡,他将目光投向庭院中的春樱,无声的叹了口气。

视线忽然一暗,一件羽织披在了他的身上,却因为过分宽大让他连带视线都被遮去一半。

“⋯⋯兼先生这是做什么,一点都不可爱啊。”他低低的抱怨了一句。

站在他身边的和泉守兼定没有反驳,只是将手搭在他的肩头安慰的拍了拍,迟疑道,“⋯⋯你看起来很冷。”

“开什么玩笑,本丸现在可是暮春啊。”加州清光下意识说,可他并没有把和泉守的羽织掀掉,反而畏冷般将羽织裹的更紧,“要是在多摩的话⋯⋯现在也该是樱吹雪的季节了吧。”

春樱纷纷扬扬从庭中的樱树上飘落下来,一路如蹁跹的蝶,他恍然想起百年前为了种梅树还是种樱花跟土方先生争吵的总司,不由有些想笑。

然而一转眼物是人非,那些人早就不在了。

加州清光攥着对方的羽织缓缓收紧了手指,轻飘飘问,“兼先生仍要瞒着我么?我已经猜的差不多了⋯⋯关于安定的事。”

“⋯⋯清光。”和泉守兼定双手撑在他肩上俯下身来,凝视着加州清光赤红的眼,“你有几分把握?”

“在向一期殿询问过答案之后,九成。”加州清光将本体刀抽出来,锻自非人清光的打刀线条流畅锐利,金筋与刀纹都看得分明,“鲶尾君说安定手入时疼晕过去两次,于是我夜间去看了他的刀,在刃反处有一道轻微裂痕。”

“⋯⋯裂痕?”和泉守兼定诧异道,“怎么会,大和守安定是有五胴记录的刀,就算在战场上稍有损失,经过手入也不会让刃身有什么裂痕吧?”

“然而我确实找到了裂痕,虽然并不明显。”加州清光抬手按了按自己胸口的位置,有了人类的形体,有了人类的心跳,是否也能够一同拥有人类的感情呢,他摇摇头继续说,“我当时只觉得他重伤归阵,约是本体刀修复缓慢没有放在心上。那天晚上他睡的不安稳,我陪他折腾了大半夜,而主将给我的那枚御守被我悄悄放在了他贴身的地方。”

“清光,你有没有想过——”和泉守兼定试探着说,然而他的话被对方猝然截断了,加州清光以一种让他心惊的了然神色说,“⋯⋯我知道,那是暗堕。”

加州清光抱紧了怀里的羽织,分明是暮春时节,他却觉得彻骨的冷。

“主将告诉我安定碎刀的时候,我什么也想不了,只觉得安定碎了⋯⋯我⋯⋯”他明显的哽了一下,于是加州清光顿了顿,有些狼狈的抬手抹了一把眼泪,“⋯⋯后来我突然想起安定本体上的那道裂痕,像极了演练时我曾看到过的⋯⋯另一个本丸的,一期一振。”

在他提起“一期一振”的时候和泉守兼定猛的一怔,随即松开清光站了起来,焦躁的跺了两步,“那位一期⋯⋯”

“⋯⋯是。”

加州清光记得演练那日审神者惯常坐在廊下摆了团子和羊羹招待今日对手,对方的审神者依照规矩以面具遮了眉眼,捧着新泡的麦茶,看也不看自己的刀,只道,“一期一振出阵。”

“诶?是单骑么⋯⋯好吧,我们也单骑好了。”审神者以小刀划开羊羹,随手插了一块喂给身边的今剑,转头在自己身后看了一圈,笑道,“那就江雪出阵,可以么?”

站在他身后的太刀轻叹一声,“是,如果只是演练的话⋯⋯”

与此相对的是对方的一期一振,听到出阵的指令只是起身一言不发的走到庭中,就势拔出了刀。

随着日光在对方刀锋上落下一道流利银芒,江雪本已出鞘一半的刀被他推回鞘内,他皱眉看着对方的刀,不赞同道,“比起演练⋯⋯或许阁下更需要的是手入。”

那把二尺七寸七分的太刀虽然还有出自名匠粟田口吉光的华美风骨,即使经历再刃依然有着美丽的刃纹,然而浑身细碎伤痕不断,甚至切先部位都有一道龟裂痕迹。

加州清光默默抬手扯了扯围巾,不自在的把垫子向审神者身边挪动了一些,审神者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发,递了串团子过来。

而在全本丸刀剑的注视下,属于另一个本丸的一期一振面无表情的垂下眼,摆出了出刀的起手势,“请不必介意,我已经习惯了⋯⋯请出招吧,江雪殿。”

那双颜色澄澈的浅金色眸子像一块美丽但再无生命感的琥珀,被不知名的情绪死死凝固住,再无一丝光泽。

那是一场出刀便能决定胜负的演练,刀光如雪锋刃直抵一期一振咽喉的时候,江雪左文字果断收刀,毫不掩饰的直言,“这样的输赢,我并不高兴——一期一振吉光殿下。”

一期一振并未对输赢做出任何反应,只是迈步时微微踉跄了一步,而后便不动声色的调整好,站回了他的主将身边。

“那么叨扰了。”对方的审神者站起来,掸了掸衣摆,他的目光似是不经意扫过本丸内抱着茶杯不发一言的三日月宗近,唇角勾了个有些生硬的笑,“青柳君运气真好,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阁下果然是不逊其名的华丽啊。”

审神者有些无言的看着对方,然而那把一期一振并不是他的刀,他只好尽量以平和的语气笑了笑,“过奖了,我不过是运气好一点⋯⋯比起这个,一期君的伤势才更重要吧。”

“哦,这个么?”对方的审神者不在意的笑了笑,“那么,我们告辞了。”

他隐约听到对方推开时之门时淡淡说了一句,“那么这次,是秋田了吧,或者药研?”

加州清光将最后一口团子咽下,皱起眉抱怨道,“⋯⋯主将,他的笑容真让人觉得不舒服。”

审神者抱着茶杯呷了口茶,点点头感慨道,“这一点啊,同感同感。”

再后来,据说那把一期一振暗堕弑主,被政府强行回收刀解了。

消息随着本丸邸报传回来的时候,短刀们带着不可置信的口吻说“一期尼是那么温柔的人,弑主这种事怎么可能!”,然而审神者只是沉着脸让长谷部去把这份邸报烧了便拂袖而去,清光离他近了些,听到男人用近乎愤懑的语气说,“⋯⋯人渣!那可都是他的弟弟们啊⋯⋯”

那是加州清光第一次清楚的知道“暗堕”的含义,也是头一次如此清晰的觉得,世间会有什么事让身为刀剑的他也心生恐惧。

如今繁樱如旧,连中庭景色也与演练那日无甚不同。

他抬头看着身前的和泉守兼定,微微苦笑了一声,以极其温柔的口吻,“⋯⋯可是即使暗堕了,那也是安定。”

和泉守兼定怔了片刻,他定定的望着加州清光,虽然不忍,终究无可避免的泼了一盆冷水,“可你有没有想过,暗堕之后的大和守——”

他的话被加州清光截断了,曾属于冲田总司的打刀神色安然而冷静,“明日我会再秉明主将,如果我不能将安定好好带回来,那么暗堕的大和守安定——将由我,亲自斩杀。”

加州清光唇角残存了酷似大和守安定的微笑痕迹。
一瞬间和泉守兼定恍然觉得在加州清光身上看到了复生的“鬼之子”,戊辰战争的炮火在他脑中炸响,鞘中的刀被激得嗡嗡作响,他合了下眼,缓缓吐了一口气,“这样的事怎么少得了我?”

和泉守兼定扶着刀展露出飞扬恣意的笑容,“我可是你们的副长啊!才不会有什么意外,我们一起去把安定完完好好带回来!”

加州清光站起身,抬手与和泉守兼定碰了拳,温热的温度自拳锋传来,似乎连被冰冻住的心脏也复苏起来。

前庭忽然传来一阵喧哗,有人大声喊着“住手!”,那声音尖锐刺耳,并非是他们熟悉的嗓音。
而后是审神者的声音,“堀川国广!”,他喊得很急,几乎破了音,但那并不带丝毫责备意味,更像是试图挽回什么一样。

和泉守兼定的神色瞬间就变了,他与加州清光对视了一眼,匆忙朝前庭跑去。



待两人跑到前庭的时候,以堀川国广为分界线,两边已是对峙之势,一边以戴着金边眼镜西装革履的政府时空管理者为首,而另一边是神色冷峻的审神者。

短刀们被一期一振护在身后,身材高大的两把大太刀以战斗预备姿态站在审神者旁边,而属于新选组的两把刀——长曾祢虎徹被陆奥守吉行及时拉住,堀川国广却已拔刀出鞘直指为首的西装男,一尺九寸五分的脇差笔直的对着陌生来者的项上人头。

除此以外,属于伊达政宗的三把太刀也被审神者死死挡在身后,男人攥紧了拳,深吸一口气,尽量心平气和的试图开口,“这件事我并不同意,相信不止我一人,所有的审神者之前都没接到任何通知。还有⋯⋯国广你给我回来。”

西装男抬手推了推眼镜,以公事公办的平板语气道,“我并不是来征求你意见的,我只是来通知,很遗憾,你并没有拒绝的余地。”他抬眼轻蔑的扫了一眼刚刚赶来的加州清光与和泉守兼定,闲闲挑了挑眉,“作为你的同僚,鄙人给你一个真诚建议——刀就是刀,作为维护时空稳定的工具而使用,不需要你倾注任何感情。包括你的初始刀。”

审神者站在原地没动,他看着加州清光,少年的脸色有点苍白,但那双眸子赤红而安静,正平静的回视着他,于是他轻笑一声,“关于刀的看法,从上学时我们就大相径庭,所以你进了时空管理局,而我选择成为审神者,至于如何处置本丸的刀,那就是我的问题了,加纳前辈。”

西装男——加纳幸也——皱眉摘下眼镜,从西装衣袋中拿出眼镜布擦拭着镜片,他看着身前的后辈,慢悠悠把眼镜又戴了回去,“你大概忘了我说的话,我不是来征求你意见的,只是来通知的。那么,我再重复一遍好了。”

他的目光如毒蛇般扫过审神者身后的刀,以高高在上的口吻宣布道,“原太刀和泉守兼定,大俱利伽罗,同田贯正国今日后磨短改为打刀,其余具体通知随邸报后续通知。”

——待续——

PS:前文提到的多摩是近藤土方他们的故乡,而演练时清光觉得不舒服是因为暗堕一期折断的部分“切先”就是刀尖侧面那个地方,也就是加州清光在池田屋折断的地方,虽然可以再刃但是就没法实战了←所以我个人觉得加州清光所谓的修不好应该是指这个,无法“修复如初”?

终于把从第一章埋到现在的重伤线揭开了,而这个也才是之前清光去找岩融和本丸一期问“你们重伤时会不会很痛”的原因。

暗堕会在本体刀上有裂痕是个人设定,写文惯例私设如山,再次说一下人物属于dmm刀剑乱舞和他们彼此,私设和OOC属于我。

审神者绝对不是恶审设定,后续跟安清相关提到时继续解释。其实个人不太喜欢恶审设定,毕竟我觉得尊重和爱护在刀与审之间应该是相互的。

好⋯⋯然后说一下本章最蛋疼的问题,对面审。对面审我自己写的时候都不怎么舒服,简单解释一下就是一个5-4捞爷总捞不到把火气泄到带队的一期上的粪审,对于一期的惩罚就是把已经具现化的短刀们当着一期的面让无刀装的短刀单骑刷5图直到碎刀,毕竟不让人舒服所以写的比较隐晦。

这个梗改自挺早前在微博上看到粪审,大概是一个妹子说自己五千战无爷出了一堆四花,觉得一期好废捞不出好刀,后来再出四花只好拿来刷碎刀语音——当时我只想说操/你/妈/个/蛋_(:3」∠)_

后来写的时候去搜关键词的时候没找到,估计原po删了,对于这种审我只想说要真有刀剑暗堕被自家本丸的刀弑主那大概只能是——你活该,怪我咯?

以及最后说一下出现的时空管理局的人,嗯没错就是三把太刀改打刀的事。文撸大纲是在6-3之前,于是把原定的兼桑受伤的情节去掉了加了改打刀这段,对后文影响不大。

打滚求评啊不要光点赞啊美人们QAQ

评论 ( 8 )
热度 ( 65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