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刀剑安清】叛骨(第六章)

cp-安清
by-薪九
其他-之前说过的不再复述,本章带江宗。关于宗三暗堕可能有不适描述⋯⋯若无法接受请右上角,不接受谈人生~

第六章

次日出征的时候,审神者站在时之门旁边打开通往三条大桥的通路,依旧是堀川国广带队,身后跟着让一期一振颇为担心的弟弟们,他又检查了一遍身上的刀装,笑着朝和泉守兼定告别,“兼先生,我走了哟。”

和泉守兼定欲言又止,然而他身边便是审神者,最终只好点点头,“哦哦!武运昌隆!”

时之门随着出阵队伍的离开而关闭,审神者沉默片刻,转身对着廊下的人开口,“回去吧,我不同意你的出阵要求。”

他的目光在接触加州清光的瞬间便移开了,对方那身黑红相间的洋服已被换下,取而代之的是大和守安定平日所穿的羽织,如出一辙的浅蓝底白色山字纹,两人又是同是出自冲田的刀,加州清光安静下来的时候审神者恍然有一种错觉⋯⋯觉得那两人连眉眼都隐约有相似之处。

可是⋯⋯毕竟是不同的。

他朝着加州清光走了两步,抬手想去摸摸对方的头权作安慰,然而一直跟他撒娇邀宠的打刀默不作声退开一步,于是他的手只好尴尬的停在半空。

“⋯⋯好吧。”审神者叹口气,把手收了回来,又重复了一遍,“好吧。”

男人皱着眉,放弃般看着他,然而加州清光只是低头紧紧攥着自己的本体刀,护手下只看得到紧绷的线条。

“今天内番名单去长谷部那里看,远征照旧——宗三代替清光的队长位前往奥州合战,麻烦你了。”随后他宣布道。

“⋯⋯把我这样的笼中鸟放出去真的可以么?”绯衣的打刀自嘲的轻笑起来,然而对上自家兄长注视的目光便只好摇摇头,淡淡道,“我开玩笑的。”

加州清光冷笑一声,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他走得很急,到最后几乎飞跑起来。

审神者站在原地,最终抬手揉了揉眉心,“江雪随我来一下。”

“我么⋯⋯没办法呢⋯⋯”被点到名字的太刀沉沉叹了口气,迈步跟上了审神者。



室内点了清淡的菡萏香,泡茶的水已沸腾了半晌,然而彼此相对而坐的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它的意思,于是小火炉上的水便兀自咕嘟咕嘟的沸腾着,逸出小团氤氲水汽。

而在审神者问出那句话之后,江雪左文字便保持着跪坐的姿势,他垂眼盯着审神者身前的卷宗,神色冷凝如入定。

——“我只问你,宗三是自己选择碎刃的么?”

于是审神者把之前的问题单刀直入的又重复了一遍,他清晰的看到在问题的出口的刹那,对面那把太刀骤然绷紧了身子,原本就极其挺拔的身姿几乎有种僵硬感,他缓缓对着审神者伏下身去,宛如天鹅弯曲了自己优美的脖颈。

男人突然觉得眼眶有些烫,那把宗三左文字是他锻刀出的第一把刀,自然是带着偏爱的,甚至于他还记得终于攒够了小判要置换春景的那日,宗三在桥边回首轻笑,绯衣的付丧神眉梢挑起,用一贯的嘲讽语气说,主上喜欢春景么?那种华丽又易逝的东西⋯⋯果然呢。

然而次日出阵归来的队伍带回来的却是宗三左文字于桶狭间碎刃的消息。

带队的江雪左文字亦是重伤,素色僧袍溅满血迹的江雪用素来平板无波的口吻说,宗三左文字选择以今川之剑的身份死去,碎刃自毁。

也是那次之后他开始下令,只要碎了刀装便要全队立即返回本丸,不论离王点有多近,杜绝一切带伤进击。

审神者沉默的看着伏跪着的江雪,然后他终于没忍住愤然而起,将身前的卷轴劈头盖脸砸了过去,他胸口剧烈的起伏,最后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还要瞒我多久呢,江雪左文字。”

“前一阵我接到政府发来的资料时不是没怀疑过,在我任期期间唯一碎刀的宗三左文字真的是自己选择碎刀的么?可是我想⋯⋯”审神者顿了顿,他的神色无可避免的笼上了黯然之色,一字字道,“你是他的,兄长啊⋯⋯”

回答他的依旧是江雪的沉默,水色长发的太刀伏跪在地,似乎下了决心把自己融入背景的阴影中,依旧不发一言。

于是审神者叹了口气重新坐下来,他终于肯施舍一点注意分给旁边沸腾半晌的泥炉,伸手自炉上提了水,将一汪沸水注进提梁壶中,茶香瞬间在房中满溢。

审神者也不催他,只是轻声道,“你出阵⋯⋯嗯,我想想⋯⋯应该是墨俣的时候,自检非违使手中带回了第二把宗三左文字。诚然,因为桶狭间的事我有些因噎废食,拒绝他再次出阵,那次你跟我谈了一下午,我第一次知道寡言的江雪为了自家弟弟也能舌灿莲花。”

江雪的指尖微微颤了一下。

“当然,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自己何德何能让一把曾经的‘天下人之刀’奉自己为主,我并不要求宗三完全顺从于我,但我会尽我所能的给他尊重⋯⋯在宗三碎刃之后我甚至向政府递交了辞呈,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能力来带领你们⋯⋯”他嘲讽的笑了一下,缓缓道,“⋯⋯可是政府回复我的,是宗三左文字自身暗堕,已堕落为历史溯行者,被刀剑男士正常清除,并不算我的失误。你不该给我解释一下么——江雪!”

他看着自己对面的那把太刀,过分素净的衣物让江雪显得颜色黯淡,然而那头长发极其漂亮,因着跪资而在榻榻米上铺展开来,如同浅青的缎子,甚至还有粼粼的光。

七宝琉璃树上的蜡烛一声轻响燃到了尽头,浸在烛泪中熄灭,只余一缕青烟袅袅而散。

而后江雪左文字终于缓缓起身,嗓音沙哑低沉,如同被砂纸磨损过一般,尾音沉郁。

“⋯⋯宗三左文字⋯⋯于桶狭间暗堕,被我⋯⋯亲手斩杀。”

他皱起眉,恍然回想起那一日的出阵,随着烛台切光忠的一声惊呼,他在队首听到宗三近乎凄厉的低笑,转头去看时只看到不详的青紫色冷光已将宗三笼罩,森白的蛇骨自肩胛迅速增长,以一种匪夷所思的姿态包围了宗三左文字的整个身子,而那把漂亮到恍若横截月光的打刀亦被污迹侵染,刀身上露出斑驳的伤痕和锈迹。

他色泽艳丽的衣摆被风掀起,如同绽放的花⋯⋯或者张开双翅的蝶,以一种美到妖艳不详的姿态持刀而来,厚重死白的蛇骨缠绕于他周身,如同一件坚不可摧的护甲。

离宗三最近的鹤丸国永猝不及防挥刀应战,殷红血迹飞溅到雪白的战衣上便如红梅绽于雪中。“啊呀⋯⋯宗三,这可真是让我惊讶呢。”身姿轻盈如鹤的太刀只迎刀一击便抽身而退,清喝道,“太慢了!”

⋯⋯而后他再记得的,便只有刀刃透体而过时,宗三唇边带着血的笑容。

「终于能⋯⋯自由⋯⋯」

「⋯⋯兄⋯⋯长。」

审神者沉默着将茶自壶中倾入惯用的天耀目茶盏,良久开口道,“我终究不明白他。”

江雪回以缄默。

于是他将另一只茶盏推向江雪,慢慢说出了另一句话,“⋯⋯我告诉清光,安定碎刃了。”

“可事实是⋯⋯大和守安定,暗堕。”

在江雪无言的惊讶中,审神者攥着手中的茶杯,终于下定决心般缓缓道,

“⋯⋯我会派人前往池田屋,消除他的存在,而过两日我希望你能率队前往安土,把‘安定’带回来。”

幛子门“唰啦”一声被粗暴的打开,身披浅青羽织太刀脸色苍白,眸中却如蕴藏着一簇火焰,和泉守兼定一字字道,“我要出战⋯⋯池田屋。”

相比于加州清光请战时的为难,这次审神者只沉默了三秒便果断道,“⋯⋯我拒绝,别忘了你是把不适夜战的太刀。”

——待续——

PS:我觉得宗三出阵的时候真的特别惊艳,他的日常立绘显得有点病态,但是出刀时那种飞扬姿态简直不能更美,以及我家宗三没碎请不要担心√

审神者无cp,他跟宗三没什么关系,对宗三歉疚是因为觉得自己失误让刀暗堕⋯⋯而关于这点,我个人一直认为宗三虽然看着似乎有点病态,但是宗三的心理很健康,并没有PTSD,甚至某种意义上宗三是特别骄傲的一把刀,他可能嘴巴毒一点,但是让他出阵的时候感觉宗三还是蛮开心的。

而审神者对第一把宗三的失误是他太小心翼翼了,反倒感觉时刻在提醒宗三被磨短再刃过的事实,结果造成了反作用,跟宗三相处只要平常心就好⋯⋯越平淡对宗三而言才是越平等的。

插一句⋯⋯关于二刀开眼,各位婶婶成功让家里的堀川和兼桑合体成功么了?我为了试二刀开眼,带了三脇三打,但是只有堀川和宗三合体成功,每次开眼都是他俩⋯⋯堀川你看到兼桑要黄脸了么!青江和虎徹合过一次,但是堀川和兼桑真的是⋯⋯每次都轮不到QAQ

因为文是6-3之前写的,那时候的兼桑还是太刀没有错,但是后面会涉及打刀兼桑情节,我提前预警一下。

真的是HE你们信我⋯⋯虽然我是古风BE狂魔但是这次你们信我啊「尔康手——」

以及我家清光和安定都没有PTSD!

继续卖萌打滚求评论٩(๑ᵒ̴̶̷͈᷄ᗨᵒ̴̶̷͈᷅)و

评论 ( 7 )
热度 ( 55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