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刀剑安清】叛骨(第二章)

cp-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
by-薪九
其他-暗堕设定有,流血受伤有,史书演绎有,个人偏好色彩浓重,如果可以,请继续|・ω・`)

本章略带江宗。

第二章

推开纸门时加州清光先被浓重的血腥味呛的退了一步,这才看见小小的手入室内倒是颇为拥挤,陪在小夜身边的宗三自不必说,前日出阵受伤的一期一振基本手入完毕,只在静养,而骨喰包扎完毕睡在他身边,于是粟田口家的几把短刀基本都围在那边边,倒显得手入室一下拥挤了许多,而后他才看到大和守安定。

毕竟曾经一同在新选组共事,和泉守兼定抱臂守在昔日的同僚身侧,见清光站在门口便起身让开,“你来了就行,那我先回去了。大和守没什么事,不过这两日最好别再折腾。”

“多谢。”加州清光侧身避让,而后走入手入室,在大和守安定身边坐下。

“清光⋯⋯”大和守安定神色有些黯淡,不过还是扬唇冲他笑了一下,“我没事,你别皱眉。”

“⋯⋯疼么?”清光隔着衣服抚上对方胸口,他记得之前这里横亘着一道深深的刀伤,不过此刻已经基本看不出什么了。

安定垂下眼微微摇了摇头,“⋯⋯无妨。”

然而坐在一旁的鲶尾心直口快,闻言道,“谁说不疼,手入时疼晕过去两次呢。”

“鲶尾⋯⋯别⋯⋯”一期一振有些无奈的看了鲶尾一眼,少年只好低下头不说话,伸手将骨喰散乱的银发抚顺。

被当场揭穿的安定显然有点尴尬,掩口轻咳了一声,避开了清光的目光。

加州清光看着他,半晌才声开口,“逞什么强,明日我出阵,你安心修养。”

大和守安定一怔,分辨道,“我的伤没事,你去三条大桥⋯⋯”说着他顿住了,眉间紧紧皱起,“清光,你别去⋯⋯”

加州清光笑了一声,“现在说可晚了,主将的命令都下来了,你就好好休息吧。”

大和守安定脸色不安的神色还没褪去,闻言只好低下头,沉默了半天,终究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其实加州清光知道为什么大和守安定不希望他前往三条大桥,毕竟在那里除了土方岁三曾在桥上留下的刀痕外,离其不远的池田屋便是他折断的地方。
他抬手轻轻碰了下自己的围巾,在殷红围巾之下是一条长长的旧伤,环绕了他整个脖颈,如同被人斩首过一般。

⋯⋯不过那些,毕竟已经过去了啊。

他对自己这么说。


次日出阵回来,加州清光来不及手入便先朝坐在庭中的歌仙兼定打听了安定的所在,毕竟曾同在一队,歌仙兼定虽不满正在构思的俳歌被打断,但还是耐着性子回答了一句,“在主将那边。”

“是么,谢了。”加州清光匆匆道了句谢,向着主庭走跑去。

主将前一阵置换了春景,庭院内高大的繁樱常开不败,此时微风拂过便引得一阵落英缤纷,他找的人正孤身坐在檐廊下,估计是刚刚从马当番出来,并没穿着往日常见的浅蓝羽织,倒是一身深蓝浴衣,莫名显得更清瘦了些,白色的幼虎卧在他膝头昏昏欲睡。

加州清光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点心疼,好像猝不及防被敌方的高速枪击中一样,心底某处在撕心裂肺的叫嚣着疼痛。

“安定。”他开口喊了一声。

“嗯?”大和守安定顾着膝上的幼虎不好起身,便只是抬头冲他笑了笑,“出阵回来了么,有没有受伤?”

“我⋯⋯”加州清光走到对方身边,一言不发的将额头靠在了大和守安定的肩上,双手紧紧搂着对方。那个姿势有些别扭,他却固执的保持着那样的姿势不肯动,倒是安定先坐不住,双手捧住他脸颊强迫他抬起头来。

“清光,怎么了?”

加州清光抬眸望进大和守安定眼里,那人眸子一片干净澈蓝,千水无波。

于是加州清光笑了一声,“行了没事,没什么大伤。”他停顿一下,似乎在考虑怎么开口,“⋯⋯嗯,我看到了。”

大和守安定猛然看他。

“那是⋯⋯我在池田屋折断的那部分,你不会连真货和冒牌货都分不清吧!”加州清光忽就有种被人看透的气急败坏,“那只是一个冒牌货!你难道把我和他分不清么?”

“当然不是。”大和守安定好脾气的笑笑,“只不过当时⋯⋯当时⋯⋯”

当时他看着对方挥刀斩来,与加州清光如出一辙的容色,还有那把他熟悉的,红漆金纹断了刀尖的打刀——

然而终归大和守安定摇头笑了笑,“算了不提这个,你快点去手入吧。”

“没事,我去洗个澡,血糊在衣服上真是一点都不可爱了啊⋯⋯”他扯扯洋服胸口敌刀溅上的血迹低声抱怨着。

看着加州清光带着本体刀走远,大和守安定脸上那个生搬硬套一样的笑容终于慢慢褪了下去,他低下头捏了捏幼虎的爪子,被弄醒的小老虎偏头舔了舔他的指尖,拱了拱身子把鼻尖埋在他膝头继续睡了。

“⋯⋯为什么,不是我呢。”他轻声说,然后抬手覆上胸口刀伤的位置,血肉模糊的伤口已经不在了,只剩下隐隐的痛,仿佛被深深刻在骨里。

似乎脑海里还能听到对方声嘶力竭的怒喊,“为什么被折断的不是你呢!我不要再被抛下了⋯⋯你知道一日日数着自己消散的日子是什么感觉么!你知道无能为力的看着刀刃一点点朽坏是什么感觉么!为什么当初折断的不是你!为什么不是你!”

“喵~”

身边传来一声轻轻的猫叫,大和守安定从沉思中猛的回过神来,抬手握住刀柄,眸中一瞬间带了杀气。

“别激动别激动,安定。”审神者抱着只茶色的小奶猫冲他微笑,“我刚从现世回来,这是我家的猫,如何,可爱吗?”

大和守安定稳了下心神,看到那只小奶猫张嘴“喵”了一声,嫩粉的舌尖露了出来,看起来幼小又柔弱。

“⋯⋯嗯。”

审神者抱着猫在他身边坐下来,抬手逗弄了一把他膝头的幼虎,而后沉声开口,“宗三⋯⋯宗三左文字,你见过的吧?”

大和守安定来的比宗三晚一些,然而两人从未一起出阵过,因此他只对那个一身绯色的付丧神只有个惊鸿一瞥的初印象,似乎是极为秀致的模样,眉间总带着些微愁色。

两人绝少交集,再想的话,便只想的起与江雪左文字一同自厚樫山归来时,素来待人冷漠的江雪看着廊下沉睡的宗三轻声叹息,而后解下僧袍披在了对方身上。

——如此说来的话,倒真没见过宗三出阵。

想到这点,大和守安定疑惑的看向审神者,“⋯⋯宗三殿似乎,未曾出阵?”

审神者停顿片刻,摇了摇头,“你来的比较晚,所以之前的事大约不清楚,这并不是我的第一把宗三。之前那把宗三⋯⋯一直在一队。”

“不过⋯⋯在回溯时间到达桶狭间之战时,他选择了改变历史,碎刀自毁。”审神者叹了口气,皱眉道,“带队的江雪告诉我,他最终选择以今川之剑的身份死去,或许对他而言是一种幸福,然而代价⋯⋯罢了。所以后来江雪带回第二把宗三的时候,我再也没敢让他上过战场。这些事江雪是知道的,我也与他长谈过,最终我退了一步,让江雪带着宗三出阵直到他能够特化,这之后,他确实再没上过战场。”

大和守安定不安的蹙了眉,低声反驳了一句,“可是主将,一把不能够出战的刀⋯⋯”

向来温和的审神者难得态度强硬了一次,他抬手比个手势截断了大和守安定的话,“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觉得这是对他的侮辱是么?可是我别无选择,或许概率很小,我总不可能看他第二次选择碎刀!现在他或许会痛苦,但是等他什么时候能够明白即使被打磨刻印,他依旧是一把足够睥睨天下的共主之刀时,我亲自送他出阵!”

“至于你,安定。”审神者顿了顿,“我知道你心中的主人只有冲田总司,这个我不在乎,甚至我可以直白的告诉你,如果我从现世带回药,肺痨根本不是什么不可治愈的恶疾,你确实有机会救他。但我希望你明白,历史是不可更改的,不论那些往事是好是坏,它存在的本身,就是历史。安定⋯⋯你明白么?”

回答他的是长久的沉寂,大和守安定低着头不肯回答,原本放在幼虎头顶的手指无声无息的蜷紧了,露出指节的青白颜色,幼虎被他弄得有些不舒服,睁开眼看了看,跑到了审神者的身边。

“安定。”审神者唤了他一声。

“⋯⋯我明白的。”半晌,大和守安定才轻声答道,他嗓音有些沙哑,抬头时审神者看着对方脸上的泪痕忽就有些哑然了。

然而大和守安定不动声色的抬手抹掉了脸上的泪,勉强扯出一个微笑,“主将您放心,我不会妄图改变冲田君的历史,即使最后两年缠绵病榻不能够随土方先生一同征战,他却依旧能以武士的身份死去。总好过⋯⋯活到后来,政府颁布废刀令,让他连最后属于武士的尊严都不能保持好的多。”

“你这么说小心鬼神丸将来揍你啊。”审神者笑着调侃了一句,将奶猫和幼虎一起抱进了怀里,“行了,我把小家伙给五虎退带过去,你去找清光吧,他伤不重,手入也该完了。”

“⋯⋯是。”

大和守安定看着庭中的樱花,忽然很想叹息。

隔过三千忘川水的彼岸,又有着怎样的繁花,那些属于幽冥的厚重黑暗,又是否能带着那人穿过十万黄泉引领他到一个平安喜乐的来世呢。

他终究没忍住,一个人落了泪。

——待续——

*虽然有写到审神者,但审神者跟刀不带任何cp,只是加入男性审神者角色推动剧情。以及并不是我家本丸,因为我是无原则溺爱安定的婶婶,如果真的代入进去这文简直写不下去了hhhhh
*请放心我家没有恶意碎刀⋯⋯我家宗三虽然等级有点低但是还是愉快的待在本丸赏樱呢,5图之前也会带他出阵的_(:3」∠)_
*请相信刀真的有灵这件事,被我带入刀剑大坑的男审基友,第一天锻刀出三日月,简直欧到飞起。但他刚开始不会玩,推图碎了清光,后来桶狭间碎了宗三,现在他四花就差江雪,我觉得活该这就是脸,谁让你碎宗三╮(╯◇╰)╭

*你猜文中碎了的那把宗三真的是自己选择碎刀的么?


*鬼神丸是斋藤一的刀,而斋藤一不但活过了明治维新还在废刀令之后当了警察√

评论
热度 ( 62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