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安清」魂梦与君同

「安清」魂梦与君同
[ CP/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 ]
[ 文/薪九 ]

被一声压抑的低喊吸引注意时,加州清光正从锻刀室出来,身为近侍刀的他带着新来本丸的一期一振穿过檐廊,还没将对方带到主将早就备下的房间便听到不远处传来的惊呼。

那个声音是大和守安定的,想到早前大和守安定重伤归阵不由心底慌了片刻,撇下一期一振便急匆匆冲回房间。

“⋯⋯呃?你们这算个什么情况?”

事实上证明加州清光的担心是多余的,尤其当他看到五虎退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站在门口,不由想起自己身后的一期一振,瞬间便只觉得头疼了。

大和守安定神色未定,因着重伤未愈的缘故而格外苍白,他紧闭着眼低低喘息,那把身为本体刀的打刀紧握于手中,直指他面前的一只幼虎,而五虎退一脸快哭出来的表情站在门口,身后跟着三只怯怯的幼虎,还有一只正从他帽子里探出头来,睁大眼睛茫然的注视对面雪亮的刀光。

听到加州清光的声音,大和守安定的神色缓和了一些,原本绷得极紧的神经稍一松懈,浑身剧痛便涌了上来让他几乎握不住手中的刀,打刀落地的同时整个人便也脱力般跪在了榻榻米上。

“呜⋯⋯呜哇QAQ老虎⋯⋯老虎它不是故意的,安定君你不要生气QAQ”随即响起来的就是五虎退的呜咽声,加州清光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更加头疼了。

果然身后的一期一振听见五虎退的声音,不由急行几步,抱起了哭泣的短刀轻声安抚,随即向两人招呼一声,抱着五虎退走到了庭中。

加州清光皱眉跨入室内,原本的抱怨却在看到对方颈上未消的血痕时悉数被吞回腹中,他只好叹口气,在大和守安定对面跪坐下来,伸手揽住了对方的肩,“⋯⋯怎么了,安定?”

“我⋯⋯我梦见⋯⋯”大和守安定低声开口,说不了两个字便顿住了,而后喘了喘,接口道,“它舔了我,我以为是那只⋯⋯黑猫。”

加州清光没来由觉得有点心酸,他双手把大和守安定的脸捧起来,额头紧贴着对方的额头,身为刀剑付丧神的体温比人类更低一些,他贴着对方的肌肤却像贴着一块薄薄的冰。

“⋯⋯安定。”加州清光开口喊他名字,大和守安定身上未散的血腥气飘进他呼吸里,“不是的,没事了,你看,那只是五虎退的小老虎。”

大和守安定没有回答,只是迟疑的伸出手回搂了他,然后用力加深了这个拥抱。

那天晚上加州清光没有睡着,本丸资源不够,大和守安定迟迟没有手入,主将将手入的机会给了同去幕末池田屋的堀川国广。加州清光老觉得自己鼻尖全是血味,想起嫌弃几句却不知为何开不了口。

身侧的大和守安定大约又陷入了什么梦魇之中,在他身边辗转反侧,加州清光抱怨着“你很烦啊!”,却还是起身将薄衾拉回到对方胸口。

他忽然听到安定哽咽了一声,“⋯⋯冲田⋯⋯先生⋯⋯”,而后是急促的呼吸,却被魇的太深,迟迟没有醒来,修长的手指挣脱出来,努力做成了握刀的姿势。

然后又颓然松开。

加州清光终于听到了大和守安定的哭声,即使对方在狠狠压抑,却依然不可避免的泄了出来,似乎一瞬间大和守安定平日里的笑颜面具被这两声哽咽扯了个粉碎,加州清光沉默着在对方身边躺下,伸出手揽住了大和守安定削薄的肩。

“⋯⋯别哭啊,我在。”他轻声说。

他想,冲田总司最辉煌的时光都留给了自己,那个英姿勃发刀招凌厉的少年,留给大和守安定的大约只有后来恍若迟暮的泣血咳声,和鼻尖萦绕不去的浓重药味。

肺痨硬生生将锦年风华的少年天剑磨成了千驮谷中离不得汤药片刻的凡人,一日日散发出日薄西山的气息。

身不动,能否隔过黑暗,花与水。

他曾在纸上见大和守安定写过这句俳句,带着一点隐秘的骄傲和得意。

当时大和守安定这样说,“毕竟我可是陪伴他直到最后的,他的离世之言我怎么会不知?”

而当时加州清光是这样回答的,“你也不过能跟我炫耀两句罢了,有什么好得意的。”

而后大和守安定垂首笑了,继续勾勒纸上那半树樱花。

⋯⋯是啊,“那个人”的事,除了能跟他这么炫耀两句,隔了这么多年,谁还会格外记挂。

如今春樱经年不散的本丸,溯洄历史维护其不变性的出阵,还有虽本体为刀剑却可以化为人性的付丧神,归结起来不过四个字的⋯⋯物是人非。

“没事⋯⋯我在的。”他在安定耳边轻声重复了一遍,靠着对方终于阖上眼睛。

——终——


评论 ( 2 )
热度 ( 44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