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刀剑」身隔繁花(章一)

【刀剑】身隔繁花

[关于/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

 [文/薪九] 

大和守安定醒过来的时候已是夜半时分,他阖眼定了定神,身旁已是无人,与他同房的加州清光不知何时离开,唯有伸手触碰时勉强还能感受到枕席中稀薄的温度。

前庭隐约传来喧嚣声响,安定怔愣片刻才意识到,是远征的队伍回来了,那么清光大约是前去协助整理物资了。


梦中的景象依然残留在脑海,鼻端仿佛还有挥之不去的药味与血腥气,大和守安定披衣而起,拉开纸幛看到院中那树不败的春樱时,兀自叹了口气,“……樱吹雪啊,真想邀您一起同赏呢,冲田先生。”


坐在檐廊下的人闻声回首看他,目光在他胸口仍在渗血的绷带上逡巡了一圈,沉默片刻才轻声开口,“……小夜今日无事,多谢你了。”


宗三左文字的声音很轻,尾音飘忽带着醉意,安定的目光落到对方身旁的酒罐上,不赞同的略微皱眉,“不必言谢。”


想到为了同样的事,刚从手入室出来时一期一振也找他道过谢,不由缓和了表情轻声笑起来,“今日出阵我是队长,不光是令弟,还有藤四郎们,总要护他们平安的。那么……我先去前庭找清光了,暂别。”


他从宗三左文字身边行过,忍不住多嘴了一句,“江雪殿也该回来了,阁下莫让他担心。”
宗三左文字仰脸看他,并无半句回答,他静静注视着大和守安定离开的背影,半晌自嘲般笑笑,“……我已经很久没有出阵了,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呢。主将跟他们又有什么区别,不过是为了这个可笑的象征罢了……一旦得到了,便束之高阁。可我是刀啊……一把无力杀敌的刀,呵……”


后面的自语混沌不清,或是醉意上来了,宗三左文字没再说话,朦胧间有人在他面前轻轻叹息,对方俯下身抱起他时,宗三嗅到对方身上冷冽的香气,昆山雪一般,在满庭不散的春樱之中依旧明晰。宗三含混的笑了一声,轻声唤道,“……兄长。”


江雪左文字没有说话,抱着宗三转身离开。


——而第二天次郎收到由江雪亲自还回来的酒罐时忍不住“啊哈哈不好意思我去远征了”的迅速跑走了。


而当安定走到前庭时,物资已基本整理完毕,今剑拉着岩融欢乐的说着远征途中的见闻,长谷部和山姥切都已离开,只有向来严谨的药砚药研藤四郎还在帮着加州清光一起登记物资。
于是安定没再前去,站在一旁等着最后的归仓完成,倒是加州清光抬眼看见了他,毫不客气的冷哼了一声,“……一骑打,你可真是有出息了。”


“毕竟我也算是‘那个人’的刀啊……”安定话音未落,就见清光二话不说将账册塞进药研手中,几步走过来扯住他的羽织,压低声怒道,“难道你觉得我真的在夸你吗!敌人可是检非违使,你知不知道今天小夜他们带着重伤的你回来的时候我快……我……”


加州清光说不下去,脑中嗡嗡作响,他深深吸了口气,勉强平复了一下情绪,松开扯住安定羽织的手,垂眼看着对方胸口的血迹,“……我很害怕。”


之前大和守安定重伤被带回来时,加州清光正要带队远征,而等他回来急匆匆赶往手入室时,主将安抚他说大和守安定无事,已经回去了。然后他便跑回房间,看到大和守安定带着伤已经熟睡,只能把所有憋回腹中若无其事的在对方身边躺下,直到他去迎接第二队远征后看到大和守安定,突然之前所有的担心和恐惧猝不及防都爆发了出来。


“清光君,整理完毕。”药研挥了挥账册,“我去把账册交给大将,你们早些休息吧。”


——————
文撸了一点,并没有撸完,CP是安清√话说我真的觉得一骑打好帅啊!「以及其实我家安定并没有重伤过⋯⋯我家宗三也一直在出阵才没让他当笼中鸟⋯⋯」

评论
热度 ( 25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