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刀剑」尘前事 cp-安清

【刀剑】尘前事
[CP/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
[文/薪九]
[刀剑乱舞冲田组,安清tag,安定黑化注意。]

大和守安定出阵重伤的消息传回时,加州清光身居本丸,审神者大约是看他神色太过慌乱,让备受宠爱的今剑暂代其职,加州清光这才匆匆忙忙往手入室跑,却被门口的和泉守兼定拦下。

身着羽织的男人双手撑在他肩上,沉声说着安慰的话,“不必担心,虽然大和守安定不如我这般美丽而强大,但毕竟是那个人的刀,手入之后就没事的。”

……这真的算是安慰么,兼桑。

加州清光勉强给了个对方一句敷衍的回应,他低垂着视线,触目所及都是夺目的赤色,现在已经略微氧化,而变成污浊的深褐色。他深吸了一口气,把脑中回想的画面努力甩掉,然而那股寒意简直是从心底深处涌起来的,在本丸一室春樱的景色中依旧让他浑身发凉。

他下意识抬手,却在碰到围巾时惊觉般停住,怔怔看着手入室的门。

——他自己在池田屋折断过一次,绝不希望大和守安定连同这样绝望的痛楚都要如镜像一般与他感同身受。

手入室的门终于被推开,他看到大和守安定披着破破烂烂的羽织注视着自己的本体刀出神,那把锋利的打刀被他反手架在自己脖子上,大和守安定垂眼看着自己握到的手,加州清光突然有种错觉……似乎总在微笑的大和守安定,那一瞬间的表情阴郁而哀伤,像是带着某种怀念,同时又在憎恶着什么。
“安定?”加州清光压下心底的不安拉门进去,“主上说让我看看你。”

他话音未落,大和守安定的神色似乎更加阴郁,然而下一刻便恢复了正常,他看到对方就这那宛如自刎的姿势低低笑起来,语音非常柔和,“……我没事,差一点碎刀而已。”

大和守安定看着他,深蓝的眸中一片沉寂,唇角却带着极其温柔的笑,“其实有的时候我也会想,断刀到底是个什么感觉。很可惜,我陪伴冲田先生的时间太短了,以至于……身为一把刀的本职,我都不够优秀。加州清光,我曾经非常羡慕你。羡慕你在他最辉煌的时刻能够陪伴身侧。”

那把出自京都的名刀在他眼前熠熠生辉,刀锋雪亮如同水洗,一线血痕正顺着刀尖的位置缓缓流下大和守安定的脖颈。

大和守安定和冲田总司太像,即使池田屋一役之后加州清光再未曾跟随对方斩杀敌人,但曾经那种温柔而坚韧的感觉却如出一辙,或许是过的太久,加州清光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要忘记冲田总司的模样了……

却总是被大和守安定一次次提醒起来。

像一块活着的墓碑,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他冲田总司的存在。

“身为一把刀,斩杀敌人,然而折断于战场……那是一种荣耀。”大和守安定继续说,他声音极轻,或是因为重伤初愈的缘故,带着些许平日不曾有的空茫神色,他看了眼加州清光,目光停留在对方深红色的围巾上,而后低低的笑了起来,“可是我啊……连一只猫都斩不动。连一只猫……呵……”

心底泛起一股心酸来,加州清光不耐烦的皱起眉头,几乎是尖刻道,“不过是些前尘旧事,你提那些做什么,很烦啊!”

然而心底的感觉骗不了人,心室仿佛被刀尖戳中,鲜血汩汩流出。

大和守安定淡淡道,“其实我很想试一下,断刀究竟是什么样……究竟是什么样的经历,才能让你把过往统统抛弃,安心把审神者叫做主上。”

“那你想要怎样?跟历史溯行军做一样的事么?回到那个时代,去找冲田总司,然后呢——?”加州清光冷笑一声反驳,他有些悲哀的看着大和守安定,“我们只是刀的付丧神,斩断得了来敌,却无法斩断病魔啊……”

“安定,你这样很难看啊。”他说着伸手去夺对方手上的刀,大和守安定的动作却比他更快。

他吻了加州清光。

那是一个带着咸涩味道的吻,加州清光被对方压倒在榻榻米上,唇齿间感受到对方眼泪的味道,他突然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半晌唇分,大和守安定静静把脸埋在他颈窝,“清光……重伤手入的时候,我做了好长的一个梦,那只黑猫站在我眼前,然而不论我怎么努力,也无法将它斩杀……”

加州清光默默收紧了抱住对方的手,本体刀被他夺下放在一边,只能感受到比人类略低的体温,他忍住眼眶的酸涩,难得放软了语气,“……可是那些,都过去了。”

不论是新选组,冲田总司,还是那只该死的黑猫……那些都……过去了。

他近乎仓皇的发现,原来自己当真连冲田总司的容貌都想不起来了,所有的记忆像隔着一层水,模糊而混沌。

然而那又如何?

只要有大和守安定,不论前方是多么荆棘满布,他们也能一起走下来的。

PS:
1.黑猫梗非常出名,就是据说总司死前看到的那只徘徊不去的黑猫。

2.清光折断过一次,是刀尖,因此有部分失忆设定。【想想骨喰和鲶尾……

3.个人觉得安定是黑化会很黑的一个角色,所谓的“自刎”不过是他对于加州清光毫无障碍就能管审神者叫主上的一种不满——跟加州清光受一样的伤,甚至碎刀。

评论
热度 ( 40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