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孤刀饮锋 (章一·初遇)

孤刀饮锋 章一·初遇

by薪九

cp-顾喑,唐饮锋

 

瘴烟长暖无霜雪,槿艳繁花满树红。这说的是朱槿,每至花开时节,极艳极妍的赤色花朵便能开如云霞,又如美人指尖蔻丹,带着娇柔张扬的艳色,转瞬便开满了长街。


然而槿花巷的出名,非是因这艳丽的朱槿,而是这僻陋污浊的水巷中,当年出过一位名冠京华的美人。槿花娘子苏婉婉,当年霓裳一舞曾得贵人青眼,离开槿花巷时琵琶半遮,垂颈露一段玉肌如雪的模样至今还为人称道。


有人说京城来的富商为槿花娘子赎了身,从此尽享荣华去了。也有人说是宫中贵人看上了槿花娘子,于是带回去藏于深闺。


然而不论真相如何,那也都算前朝的事了,几十年匆匆而过,没了槿花娘子的槿花巷还是当年那个贫穷粗陋的水巷,凋零的木槿被风卷进水中,化作一场流水落花。


与顾喑初遇时,是赤槿开得极盛的仲夏,夜晚依旧闷热得令人烦躁,潮湿的水汽与小巷中泔水的酸臭交织得难解难分,在一片喧嚷着“抓住那个狗杂种”的混乱中,衣不蔽体的少年没头苍蝇般慌不择路的自小巷中窜出,带起一片狼奔豕突的烟尘,他口中叼着从狗嘴里抢来的半拉粗粮馒头,一边跑一边拼命往嘴里塞,他另一手死死攥着什么东西,在狼狈的跑动中只露出一截肮脏得看不出本色的下绪。


追他的人也是四五个半大少年,同样的一身脏衣,像是滚进泥潭里还待了挺多年,脏得十分油亮,大约戳到地上能硬得立起来。少年毕竟人小腿短,被为首一人追赶上来,狠狠一棍抽在他腿上,顿时一个踉跄扑倒在地。


为首那人眼白多于眼仁,很有点斗鸡眼,这位斗鸡兄大马金刀的一立,厉声道,“你个兔崽子,还不把东西交出来!”周围几人也哄然笑起来,


少年抬手狠狠抹了下脸上的泥渣,那一摔让他嘴角见了血,在苍白的脸上艳丽得惊人,凌乱的黑发下是一双锐利如刀的眼,他啐了声不屑道,“凭你也配肖想暗河令。”


“什么暗河令明河令,只要是块玉,就能给爷们换几餐好的。”斗鸡兄招呼一声,“甭听这狗崽子瞎叨叨,哥儿几个上啊!”


顿时几人手持棍棒围了上来,那黑发少年身姿虽然灵活,耐不得人小力微又无武器,渐渐落了下风,棍棒呼啸下他蜷成一团,紧紧护着藏入怀中的东西。


却忽听一声刀鸣,尖厉得能穿透人的耳膜,少年茫然睁眼时被滚烫的热血洒了一脸,有一刃银光擦着他的脸收了回去,一个低柔的声音平平淡淡道,“欺负个孩子,有什么意思。”


在人群作鸟兽散之后,他听到坐在墙头的人轻哼了一声,带着点冷漠而蔑视的意味,“杀了你们,却还脏了我顾喑的刀。”


其实要论初见,顾喑的名头还抵不上热腾腾的一碗汤,或者唐饮锋狼吞虎咽下去的那半个脏馒头。然而有些事,并不是能不能抵上可一言论之的。


多年后的唐饮锋独坐小楼,有长风吹彻,能听见饮锋刀戾戾金铁之声,他将浊酒饮尽,带着余温的薄胎杯掷地而碎,缁衣青年一声轻叹,仍记得那年深夜的槿花巷,少年坐在青瓦墙头,手中拎着一壶千金不换的醉花娆,黑衣白发,带着满身沥血而来的杀伐气,偏生有一双太过动人的眼睛。


那是一双仿佛能盛三千月色的眼。


此刻,那双眼眸的主人带着些微醉意,他指尖挂着条晶莹的银链,链子尽头是那把刚刚饮了血的刀,盛着醉花娆的酒壶呛啷落地,僻陋的水巷立刻便溢满昂贵的酒香。他说别人是个孩子,自己却也看来不过弱冠年纪,容貌秀气得简直像个姑娘。


顾喑微眯起眼轻笑道,“小子,要不要做我的徒弟?”他轻巧地从墙头跃下来,极轻极轻的说,“我给你个名字,唤作饮锋。”


少年这才注意到原来他脸上带着泪,于是月光碎在他眼里,起了粼粼的波。

 

——————

PS:是个原耽,以前写过大纲的,但是写的时候其实推翻了很多设定,不知道什么时候完,随便写着玩_(:зゝ∠)_


 


评论
热度 ( 3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