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U社填词,网配√刀剑√全职√剑三√古剑√盗墓√弹丸论破√,冲田迷妹,都督痴汉,杂食仓鼠一只欢迎投喂。文勿转载谢谢。

【融松】君子之泽 01- 重修版

君子之泽

CP- 祝融x赤松子

BY-薪九                   

其他- 这是一个细水长流的故事,从还是上仙左圣的三皇帝师赤松子到日后海底之下的雨师,从颛顼之孙火神之尊的重黎到日后海底之下的祝融,坎坷漫长,向天争命,却携手同行。神话体系含私设,部分参考上古神话和山海经,与祝融赤松子为主线,大鱼众打酱油。


我流世界观,并且(十分)夹带私货。


——主线没有太大变化,但是补充了细节,情节有部分删改,伏笔线提前了,估计要出本——


【其之一】


那是许久之前的事了,貔貅崖云雾缭绕一如多年,漫天的霞光卷着重云,在云朵柔软的边缘勾勒一层温柔而朦胧的金边。鹿神广袖长襟站在云雾深处,微微仰起脸来。他的双眸如琥珀,如玉,映着天空色彩瑰丽的光影,眸底如水波般漾着细碎的光。他长久的望着天空,像是在等一场在他记忆中依旧清晰如昨的凛冽大雪,那雪如昆山高寒,裹挟碧桃花的清香,转瞬便能铺就天地苍茫。


可是,那样的雪,他已经许久没有见过,亦或此间再也不会有那样纷纷扬扬一夜不息的大雪了。


赤松子孤身前来那日,傍晚时分难得落了雨,往日云霞不见,潮湿而微凉的空气中传来轻而稳的足音,鹿神双耳微耸,站在放下竹帘的酒柜后,垂眼漫不经心的擦着一只瓷盏。那瓷盏色作豆青,釉质润泽,便如盏底凝着一汪清水。杯壁上斜绘着一枝桃花,有零星花瓣绘在盏底,如桃花映清潭,自有一番意境。


竹帘轻声作响,被一只手缓缓掀开,鹿神杏眼微挑,看到身披青衣的少年迈步而入。赤松子脸色苍白,一双青玉眸子却是极沉郁的颜色。他本是司雨之神,往日便裹挟一身水汽,今日更胜,柔软生寒的水汽瞬间沁满酒肆,湿润的气息中更有一丝血腥气缓缓逸散开来。


鹿神放下酒盏,秀气的眉微微蹙起,压下心底的不安,低声相询道,“雨神大人,今日祝融未与您一道前来么?”他这般说着,抬眼去觑赤松子神色,却也并不多问,只如往日般端起一只白瓷坛,倒了一盏水玉与他。冷泉与玉屑盛在白瓷盏中,润泽有光,正是仙人的星露玉屑饮。


赤松子未答他的问题,只是驻步于酒柜前,沉吟良久,终道,“鹿神,我想讨杯酒喝。”


那盏水玉被他放在酒柜上,冒着微微寒气,被一旁的烛火映出点点晶莹。


“酒未必解忧。”鹿神温声道,却也并不多劝,他转手收了水玉,递出一只深色酒坛。


赤松子今日给他的酒资是一枝被折断的琅玕,琅玕的残枝上还挂着质如金玉的叶,枝头一点昆仑残雪盈盈欲坠,鹿神一怔,小心翼翼的接过琅玕枝,低头嗅了嗅雪的残香,他想说这琅玕枝我收不起,话未出口,却见赤松子已抬手拍开封泥,昂首便灌下一口。


那是往日祝融最喜的烈酒,酒性虽烈,却有个温柔的名字,唤作胭脂烧。酒色如美人颊畔一抹嫣红,酒气香冽催人欲醉。那一口酒滚过舌尖,自喉头一路突突撞撞燃到肺腑,似是有人点了一把不息火,在脏腑内烈烈烧灼起来,便是水火不侵的赤松子也觉出几分滚烫的灼意。


他掩口轻咳了两声,眉心皱起,似是并不喜欢这般激烈的味道。赤松子的眼尾因酒意悄然染上一层艳色,“我要启程,去寻昆仑君。”他顿了顿,目光悠远,“若他日有幸回来,再向你讨杯洗尘酒罢。”


鹿神悚然一惊,一股无言的惶恐笼罩了他,四蹄焦躁的抬起,却只是在原地踏了踏,发出杂乱的足音,他伸手扯住了赤松子衣角,断然阻止道,“西王母久不理事,或已神寂,而昆仑君自不周天陷后便杳无声息。你我避居已久,雨神大人,你当真还认得大荒四境么!”


他素来温柔,难得有此尖锐言辞,赤松子闻言抬起眸子,静静地注视着他,那双眸子干净如青玉,被烈酒烧出一层氤氲水汽,片刻后,赤松子轻笑道,“大荒四境,我一一寻过便是。”笑未已,便转成了一声无奈的叹息,“若非如此,我怕是再也见不到阿黎了……”


那两个字在他舌尖轻轻转过,像是无可追的缅怀。赤松子躬身一礼,如同最郑重的告别,随即转身飘然而去。


鹿神的指尖突然滑过最后的衣角,他站在一室湿润的血气中,觉得那味道似乎浓到了极处,像是某种颓败的花香。回想起赤松子临别前最后一个笑容,那里面决绝惨然的意味太重,令人难以平静,如同风雨欲来,引得他心底惊涛骇浪。


……


彼尚不曾有椿,亦不曾有湫,丿刚刚学会幻形,在貔貅崖旁笑吟吟折一枝未绽的海棠递与一身绯红翎羽招展的凤凰,正是韶华极盛的少年光景,他身后金红云海翻涌,如同浩瀚江海,联通着云烟深处遥远未知的彼岸。


那亦是赤松子最骄傲轻狂的年岁,金华山一朝得证大道,自此得金仙之身不落六道,辅神农而得帝师之名,时人以左圣称之。


浮名如烟,何须挂碍。赤松子避居大海之下,只道是为道心清静。除却此端,或也因不愿再涉战事,毕竟炎黄一战后,旧交故友或神隐于仙山,或神陨于大战,更有沾染凡尘,不能复归天上者,已是散落凋零。他身居北冥之下,承接天地清气,上可接昆仑天阙,中可沟通人间,其下冥土黄泉鬼气森然。自此,赤松子非布雨不出,非水玉不食,闲闲散散自得其乐,一盘棋与赤须子下得沉舟烂柯也未必下完,不过寻些乐子聊以度日罢了。


而初见那人时,对方尚还年少,亦未得祝融之名。那日他与赤须子对坐手谈,百岁老根为棋盘,点水为白,泼墨为黑,待棋至中盘,黑白布局已成,赤须子初露败相,正凝神思索间,却听一声巨响在竹舍外轰然炸开,烈焰冲天而起,赤须子指尖点向棋盘,投子认输道,“这业火来的颇是莫名,你我同去看看。”


赤松子挽袖抬手,虚按住赤须子正欲点落的棋子,笑道,“莫要这般无趣。我自去探看,兄长不妨再开一局。”


说着他推开竹舍的门,烈焰是火神真火,裹挟一声尖锐唳鸣,火焰如同金鹏展翅向赤松子袭来。然而青衣仙人不慌不忙,信手一挥,水流自他指尖蜿蜒而出,巨龙张口咆哮着穿过金鹏散落的火焰,自金红烈焰之中开辟出一条清净之路。


他这才看到,在烈焰的正中心蜷缩着一个伤痕累累的少年,那人发色赤红,随火而动,身上有烈焰纹样,他周身龙气未散,浓郁的血腥气息在火焰中愈发明显。


赤松子向火焰中心缓步靠近,金红的火苗鲜活的跃动着,温柔的攀上他的青色袍角,墨黑的发梢在烈焰中飘摇。


他当年以火焚而证道,得金仙之体,又服食水玉以涤浊气,早已不惧烈火,能燃尽三界的真火红莲在他指尖温柔的燃烧,乖巧又驯顺。


原本人事不知的少年猛的呛咳一声,一口污血冲出,人倒清醒了些,刺破脏器的断骨让他的喘息中带出了力竭的意味,少年咬着满口血腥忍痛躬身而起,抬手一道冲天烈焰便冲赤松子而去。


烈焰扑面而来,掀得他衣袂翩飞,赤松子神色不动,只信手捏个指诀,身后水龙咆哮冲天,龙尾如山压般拍来,毫不留情的击散了迎面而来的烈焰,而后化水雾,散漫的浮在赤松子周围。


那少年被水一激,勉强撑出几分精神,他掌中托着一团跃动火焰,神色戒备而警惕的望向来人。只见那人雪肤鸦鬓,素衣垂地,微扬下颌的姿态让他想起帝君豢养的那些白鹤,优雅而骄矜,漂亮得不可一世。只是眼下着实不是看美人的时候,少年看着对方身后无风而动的飘带,那浑然清净的气息与追杀他的森森寒甲全然不同,心中戒备已是去了八九,他口中全是腥涩的血气,仍强提一口气冷声喝道,“吾名重黎,你是何人?”


分明是强弩之末,却还要端着天神架势,赤松子不由一笑,平淡道,“赤松子。”这句话说的闲散而笃定,似乎这区区三字已经足够说明。


果然,赤松子三字一出,少年神色一怔,带着不可置信的语气喟叹道,“竟是你。”他大约还想说些什么,只是没了戒备,心气一松,之前强提的一口气再撑不住,踉跄了一步便颓然而倒。最后的视线中,看到对方踏着轻捷的步伐向他走来,白净的脚踝上系着翠色的玉镯,在太阳下闪烁着晶莹的光。


竹舍内的赤须子挽起袍袖,伸指在棋盘上照例先点下六子,重开新局。虽也得道成仙,大约是并不像其弟赤松子那般天生仙骨,仅以水玉为食,赤须子始终不能免了口腹之欲,倒也不再强求,此刻自己拿了一只厚瓷碗,倒满一汪青碧酒液正待细品,便见赤松子推门而入,肩上还扛了一人,扑面而来的灼热气息让他狠狠皱眉,手中拂尘一摇,将自己罩在清凉水汽之中,方开口探问道,“暴虐之气甚矣,松子所救何人?”


待把人在竹榻上安置好,赤松子伸手抵住他灵台代行大周天,助那少年平息体内翻涌不休的气血与灼意,等重黎周身神息渐归平缓,真火灼意渐弱,才向赤须子道,“此乃天生火神,不知何故坠落于此。”


赤须子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少年俊秀的轮廓,似是联想到什么大事,放下酒碗厉声道,“哪位火神?可是卷章之后?”


随着他的质问,赤松子站起身,原本攀缘于指尖的烈焰如凋零的星火,顺着他的动作纷纷而落,化作一地苍白灰烬。他看着兄长严肃的神色,像是已经预知对方要开口说什么,平淡道,“他说他唤作重黎,想来也只有祝融部的那一位了。”


“难怪好大的凶煞之气。欸,松子!我说你……怎地连他的事也敢管?颛顼子穷蝉欲诛魍魉争权,魍魉逃入雷泽,而卷章同为颛顼之子,未必不受其祸。他既重伤逃到此处,怕是难逃干系!”赤须子咬牙道,“自古帝心不可测,炎黄之事未远,你若还想安居此地,便早日把这等麻烦送走罢!”


赤松子安坐回棋盘边,托着一盏清水轻抿一口,盏底玉屑粼粼,带着不属于人间的寒意。他抬首注视着怒气冲冲的兄长,水青色的瞳子平静无波,两人僵持半晌,终归是赤松子服了软,“虽知兄长是为我好,但他毕竟受了伤,暂且盘桓几日也无妨。”


“你!”赤须子抬手指着他,气得手都在抖,最后却是一声冷哼,讥讽道,“你避居于此,哪知世间纷争,而今天帝颛顼主政,重黎既为其孙,你当还有谁敢伤他若此?今日言尽于此,告辞。”


赤松子看着对方拂袖而去,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又将目光转回竹榻上,细细打量起那少年的眉目,只觉他眉目浓丽,带着一种骄阳般的傲气,轮廓极深,似刀砍斧刻一般,甚至有些逼人的锐气。


毕竟是颛顼之孙啊。


他在心底无声的叹了口气,垂首看着之前赤须子先摆下的六子。


——待续——

 

文后小注:所有资料随文章递进逐步补充。

1.赤松子。

并不是简简单单的雨神,赤松子属于上古高真,在真灵位业图上列于玉晨大道君左边,承炎黄接尧舜,是货真价实的三皇帝师。辅佐过神农,轩辕和帝喾,教过炎帝的小女儿,据传教习张良兵法的黄石公也是赤松子化身。

一种说法说说赤松子在金华山赤松涧自焚升天,服食水玉(水晶/冰玉散)而不惧烈火,后来成为人间雨师。

另一种说法就是关于张良的“欲从赤仙游”中,当年传授兵法的黄石公就是赤松子。

也有说黄初平就是赤松子(出自《神仙传》),本文不取这种说法。


2.祝融

祝融并不单指某个神或者某个人,它是一个氏族。

火神祝融本名「重黎」,是颛顼之孙,司火正之职,有弟名为吴回。

*重黎是颛顼之孙,而颛顼有二十四子,穷蝉,魍魉,老童(卷章)皆为其子。


3.赤须子

按照如果赤松子是黄初平的传说,他的兄长黄初起为了寻找弟弟也入山修仙,食用松蜡茯苓,成仙后号为「赤须子」。而「烂柯人」的故事中,有下棋仙人就是赤松子的说法。

*但是本文只用了赤松子有个兄长赤须子的说法,赤松子并不是黄初平,而是浴火金仙修成之身。(因为在黄初平的故事里据说引他入金华修炼的就是赤松子的幻相,且赤松子在神农时期就是雨师,总不至于在晋朝才得道成仙。)


评论 ( 12 )
热度 ( 68 )

© 薪九_补刀狂魔仓鼠九 | Powered by LOFTER